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超大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19|回复: 5
收起左侧

《野性之口》 [日] 小松左京

[复制链接]
CDer:000033745
发表于 2007-06-25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
  野性之口

  [日]小松左京 著

    赵 海 虹 译

  完全没有理由。
  为什么需要一个理由呢?人们总想要为每一件事都找出理由,可真理是永远无法解释的。所有的存在为什么是现存的样态?为什么是以这样的方式而不是别的方式存在?
  那个理由,还灭有任何人可以解答。
  他望着窗外磨牙,胸中怒火熊熊。有时候,这种愤怒突然之间就把他淹没了,在他躯体的中心弥漫着一种剧烈的无理性得宠动,一种无法对任何人解释的毁灭的冲动。他猛地拉上窗帘,用力吸气,收紧肩膀,然后回到里屋。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毫无价值、荒谬可笑的。活着是一件荒唐无益的事情。首先,这个毫无价值的玩意儿--我自己--就荒谬得让人无法忍受。
  为什么这样荒谬?
  “为什么?”——还是这个问题。
  毫无价值,荒谬可笑,仅仅因为它就是这样。每件事--财产、科学、爱情、性、生活,老于世故的人--自然、地球、宇宙--所有令人作呕的污秽,让人沮丧的愚蠢。所以——
  不。根本不是所以,而是无论如何,我真的要去做那件事。
  我要去做。他无声地喊:我确实要。
  当然,这将和别的事一样愚蠢--事实上,在一切各式各样的蠢事中间,也许是最愚蠢的?但至少这件事有那么一点刺激--一种锐利的感觉。也许这个详细周全的计划的核心就是一种疯狂的尝试?也许是这样,但至少——
  我就要开始做的这件事是任何人在头脑正常的时候从未尝试过的。
  毁灭世界?历史上有千千万万人有过这样的狂想,而他这个想法不是那么陈旧的。不可能有更荒谬的想法了,只有它才能扑灭他心头的怒火。我内心的火眼被一种高贵的绝望扇起来了。。。。。。

  进入内室,他锁上门,打开灯。现在--这想法使他两眼放光--现在开始了。
  清冷的光线照亮了房间。一个角落里摆着一台家用烤箱、一组煤气灶、一部切片机、大大小小的平底锅、一套刀具、一个装满各种调味料和蔬菜的壁橱。旁边是一个自动工作台,设置了全套长呢工序,可以进行人类有史以来对身体进行过的任何外科手术--不管是难度多大、多么复杂的手术,即使是最大的医院里才能做的,这里也都能完成。手术台旁边,是一些假肢:手、脚,任何一种最先进的人造器官。
万事具备。他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去策划细节,又花了一个月时间准备工具。据他推算,作好全部准备至少又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
  好,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他脱下裤子,爬上手术台,把控制器的许多电极接在身上,扭开摄象机。
  开始了——
  他用一种戏剧化的姿势拿起手术台支架上的注射器,检查压力刻度,调整设置--调高了一点,因为这是第一次注射——然后把禁用的麻醉剂注射进他右大腿。
  大约过了五分钟,这条腿完全失去了知觉,他扭开了自动手术机。机器运作时吱吱呜呜的声音,自动指示灯熄熄亮亮,他的身体不由自主被向后猛拉,同时黑色的机械手延伸出多个分支。
  桌上突出的夹子固定住腿的胫部和足踝,一只钢爪握着一个消毒纱布包往下滑到大腿和骨盆的连接处。
  电子解剖刀如丝一般细细地切过皮肤,所过之处非常炽热,几乎没有鲜血流出。切开肌肉组织。。。。。。露出大动脉。。。。。。用钳子把肉夹下来。。。。。。包扎。。。。。。切除并处理感染的肌肉表面。。。。。。嗡嗡叫着的轮转机锯条旋转着切向股骨。锯条切中了骨头,那一刹那他闭上了眼睛。
  几乎没有什么震动感。当内置钻石头的超高速锯条切过骨头时,只发出了请的摩擦声,同时给骨头切面敷上混合的强力酵素。在精确的6分钟内,他的右腿干净利落地同躯干分离了开来。

  机器用纱布擦拭他浸透汗水的脸,然后递给他一杯药水。他把药水一口饮尽,深吸了口气。他的脉搏在飞快地上升,更多汗水如雨般涌出,但几乎没有失血,也没有什么近似疼痛的感觉。神经治疗很管用,不需要输血。他吸了一些氧气,以缓解头昏眼花的症状。
  他那条和身体分离的右腿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透过透明塑料的绷带,可以看到一圈外围包着黄色脂肪的收缩的粉红色肌肉组织,白色的骨骼中心可见黑红色的骨髓,几乎没有流血。他望着这条膝盖骨突出的毛茸茸的玩意,几乎忍不住要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但是此刻没有笑的时间,还有更多的事需要做。
  他休息了片刻以恢复体力,然后发出下一步工作的指令。
  机器伸出一条机械手,抓起一条人造腿,把它安在刚才的切割面上。没有扎绷带的肌肉上药以后已经恢复了,人工突出中心的信息终端被与从切割处拉出来的神经叶鞘连在一起。终于,躯干的义肢被用呆子和特殊医疗器械牢牢安在参与的大腿骨上,完成了。他试着小心地弯曲这条新腿。
  到现在为止一切顺利。他极其小心地站起来,变化使他头昏,摇摇晃晃,但不管怎么说他可以战栗也能慢慢走路了。假腿是用某种运动时声音很席位的轻金属制成的。没问题--够好的了--反正大部分时间他都会坐轮椅的。
  他举起自己的右腿从桌子上放下去。腿太沉,几乎使他蹒跚了一下。他又一次在心里爆发了一阵野蛮的狂笑。我整个一生中一直拖着这些分量来来去去,切下这个肢体使他减轻了多少公斤的体重呢?
  “好吧,”他咕哝着说,还在咯咯笑,“够了。现在该把血排干净了。”
  他把这一大块肉扛上操作台,剥掉塑料包装,系住脚踝倒吊在天花板上,用他的双手挤压,从切口处放血。

  后来,在洗涤槽里冲洗它的时候,上面的毛被水濡湿了,在所有动物的肢体中,它看上去最像一只巨大的蛙腿。他瞪着以古怪的姿势伸出不锈钢洗涤槽里的那只脚的脚底心。
  我的腿。凸出的膝盖,很难找到合脚鞋子的高脚背,一只运动员的脚上生的脚趾--这是我的腿!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爆发出一阵恶毒的狂笑,在笑声中痉挛地折起腰。最后,这只见鬼的坚韧的运动员的脚终于完蛋了。。。。。。

  是准备烹调的时候了。
  他用大切片刀把这条腿从膝部切成两截,然后开始用一把锋利的猪肉刀剥皮。大腿骨裹着看上去很可口的肉,很是粗壮。当然,这是火腿。筋腱很有韧性,他用硬切片刀切得大汗淋漓,很跨再审边垒起了厚厚的带着肌肉膜的肉块。他把大块胫骨处的肉放进装满滚水的大罐子,加上桂皮、丁香、芹菜、洋葱、茴香、藏红花、胡椒粒和其他辛辣的调料与蔬菜一起炖。脚被他丢掉了,只从足踝处刮了些肉下来。他把腿肉中用来做肉排的都切了片,擦了盐和胡椒,并拍打肉片使它们变软。
  我会有勇气吃它吗?他突然问自己。结实的肉团总会梗在他咽喉的某处,他真的能够把它咽下去吗?
  他咬紧牙关,油一般的汗水流了下来。我会吃的。这和人类一直以来烹制并享用其它有智慧的晡乳动物没有什么不同:母牛和绵羊,那些温和的,无辜的,有着悲伤眼睛的食草动物。原始人甚至吃自己的同类,有些种族直到现代还延续着吃人的习俗。为了吃而杀掉动物--也许这中间有正当的理由。其它食肉动物也不得不靠杀戮生存,但是人类。。。。。。
  从他们存在的那一天起,贯穿人类历史,有多少亿万人被杀掉而连吃也没有吃?和那个相比,这样绝对是清白无罪的。我将不屈杀任何别的人,也不会去屠杀可怜的动物。通过这种方法,我自己吃的是我自己的肉,还有哪种别的肉能像这种一样毫无罪过?
  煎锅里的油开始劈啪作响。他用颤抖的手抓起一大块肉排,犹豫片刻,把它丢进锅里。劈啪作响的脂肪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喷喷的味道。他仍在发抖,他把轮椅把手握得太金,几乎要把它折断了。
  好吧。我是一只猪。或者,人类比猪要糟糕得多:卑鄙,污秽。早我体内有个部分比猪还不如,还有个“高贵”的部分为比猪还不如感到无尽的愤怒,那个高贵的部分将把那比猪还不如的部分吃掉。这件事里有什么让人害怕的东西么?

  被烤得金黄松脆的肉排在盘子上滋滋作响,他往上面抹了芥末,配上柠檬和奶油,浇上肉汁。他拿起餐刀的时候,手在打颤,餐刀敲在盘子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汗如雨下,用尽全力握住餐刀,切割,用叉子戳起来,然后提心吊胆地把它送进嘴里。

  第三天,他截下了左腿。这一只,胫骨和全部表面都被抹上了大量的奶油,用烤肉叉叉起来,架在旋转型烤肉架上烤了。至此他已不再恐惧。他发现自己惊人的可口:这个发现使一种混合着愤怒和疯狂的情绪在他心底牢牢扎下了根。
  第一周以后,事情越来越艰难了,他不得不切断了自己的下半身。
  在轮椅的方便马桶上,他最后一次享受了排泄的乐趣。当他喷射的时候,他大笑了。
  看看这肮脏的货色!我排泄的是我自己,在我自己的内脏中储存然后变成粪便!也许这是自我蔑视的最高形式了--或者是自我颂扬的最高形式?

  当他失掉了髋骨以下的部分,两条假腿就基本没用了,但他还让它们留在老地方。现在是换下内部器官的时候了,他向机器的电脑咨询:“当我把肠子吃掉之后,还会有食欲么?”
  “它不会受什么影响。”这就是回答。
  他抛掉了大肠,把小肠和蔬菜一起炖,把十二指肠做成腊肠。他用人造器官换西安乐肝脏和肾脏,然后把这两个器官做了小炒。肚子他先放在一边,放在装着营养液的塑料容器中保存。
  在第三周末尾,他换下了他的心和肺,最后,他把自己跳动的心切成细丝油煎:这是连阿兹塔克(16世纪--西班牙人入侵时期--生活在墨西哥中部的印第安人)主持献祭的祭师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当他开始把自己的腹部做成餐点时,他开始清醒地意识到:人类是可以在毫无食欲的情况下机械进食的。腹部用酱油浸泡着,加上了大蒜和红辣椒。
  在无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被当作食物的产品中,有多少完全与饥饿无关,纯粹是由于好奇而被开发的?即使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人类还是会吃最不可思议的东西,如果他感到饥饿。吃自己同类的肉时,那种愤怒的感觉就像是用牙齿咬碎玻璃杯一样。
  食欲的源泉来自于原始的侵略冲动:杀戮和吃食,践踏和粉碎,吞咽和吸收--那就是野性之口。

  到现在,他的咽喉只能用一根管子相连。直接输送到血液的营养来自一个装满营养液的容器。内分泌活动由人造器官完成。在这张嘴的尽头,双臂都被吃完;惟一保留的是颈部以上的部分,而在第五十天头上,面部所有的肌肉几乎都被吃光了;剩下两片嘴唇在安装的弹簧支持下咀嚼;眼球只剩一只,另一只被吞进嘴里嚼掉了。
  现在坐在轮椅上的,是和错综复杂的大大小小的管子堆在一块儿的一副骨架,在这副骨架上,惟一留存的是大脑和一张嘴巴。
  不。。。。。。
  即使是现在,一只机械手臂正在剥去头皮,用锯条把头盖骨的顶部干净利落地切了下来。
  在暴露的小脑上撒上盐巴、胡椒粉和柠檬汁,舀起满满一大勺--我的脑子,想到这是我的小脑,我怎么能尝这个东西呢?难道一个活人能够品尝自己脑浆的滋味嘛?
  勺子毁坏了灰色的大脑,没有痛苦--大脑皮层没有感觉。但到了这时,机械手舀出一勺勺灰色糊状的东西放到骷髅的嘴里,嘴巴贪婪地吞咽下去时,:“味道”已经无法辨别了。

  “是杀人案。”警官从屋里走出来时,面对挤满出口处的记者们说,“此外,这是一起残忍、野蛮得难以想象的罪行。罪犯无疑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看上去像是某种变态的实验--身体被一块块卸下来,然后装上人工器官。。。。。。”
  警官处理好每体方面的问题,进了屋,擦去脸上疲惫的汗水。
  从焚化炉过来的侦探疑问地看着他。“录象带已经烧毁了,”他说,“但是,你为什么要说这是一次谋杀呢?”
  “为了维持社会的美好与和平。”警官做了个深呼吸,“把它宣布为谋杀--指挥一次官方的调查--然后让它成为我的秘密。这次案件--抹去案件中的证据--它们完全是不合常理的。你不能让一个正常的市民看到在一些人心灵深处的疯狂和自我毁灭的欲望。如果我们做了这样一件事情,如果我们不小心让人们看到了内心积聚的原始的野兽——好吧,你可以肯定会有人学这个人的样。这一种人--你没办法知道他们能够做出什么。。。。。。
  “如果广大民众突然了解了这样的东西,人们将对自己的行为失去自信——他们会开始钻入自己灵魂深处的黑暗中。他们会彻底无法理解自己--完全失去控制!
  “你看,人类存在的根源是疯狂——所有动物心底的那种盲目的侵略性的冲动。如果人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有大批人用存在解放或自己管自己之类的口号来表达这种疯狂——那就是人类文明的终结。不管我们用什么样的法律、武力或规章来约束,一切将完全失控!”
  “人们把别的人撕碎,互相残杀,破坏,毁灭,这些征兆已经开始显现--这个人吞下融化的炸药自杀--那个人倒上汽油自焚而死+另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在城市中心性交。当再没有什么理智的行为可以作为攻击对象,笼中的野兽就开始毁灭自己的心智--”
  “啊呀——”
  年轻的侦探从正字腐烂的骨架旁跳开。刚才,正当他想把仍然塞在骷髅嘴里的恶臭的勺子取出来时,那骷髅的牙齿扣下来,咬住了他的食指,咬掉了指尖的一小块肉。
  “小心呀,”警官疲惫地说,“一切动物生命的根基就是那张带着如饥似渴的吞噬欲望的嘴巴,巨大的野性之口。。。。。。”

  在那具裸露着大脑的骷髅上,残留的一只眼球开始变松,有力的弹簧替代了消失的肌肉,正在用肿胀的舌头和坚硬的牙齿咯吱咯吱地咀嚼着那块小小的肉屑。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33745
 楼主| 发表于 2007-06-25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我承认这是我在SFW上看过的所有小说里让我看了以后最崩溃的作品之一……

  当发现作者是写《日本沉没》的小松时,我就更加崩溃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80044
发表于 2007-06-25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日式科幻的这种风格是由谁兴起又由睡发扬的:L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22430
发表于 2008-10-22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说明生活的太拥挤是会变态的!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10-08 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跟我一起相处五年的男友就因为一个软件,和我分手了。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之间的结局会因为一个软件而终结,但事情就是这样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我跟男友认识五年了,他长相很一般,家里也没什么钱。大学我们就认识了,还相处过一年的时间,我的第一次也献给了他,当时还天真的要和他结婚过一辈子。

后来他退学,离开了校园,说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不得不退学去外面找份工作供弟弟上学,女人最容易被感情冲昏头脑,我曾经一度要闹着退学跟他一起,一起工作。家里死活都是不同意,妈妈还放出话要和他小子在一起就等她死,同学也劝我仔细想想,是啊我的自身条件也不差父母都在国企有稳定工作,我168,长相也还算对得起观众,找什么男人不好,非要找一个缀学的穷光蛋。

我又在学校待了1年,我们分开后他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忍不住拨通了他的号码,那熟悉的一串数字却传来了对方已停机的叫声,好长一段时间我情绪很是失落,他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后来我交了好几个男朋友,想要自己忘记,多到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当然还有一些Z爱的事情,也只有那个时候心情才会完全放松。大学就这样堕落的结束了。

毕业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和几个朋友对钱在A城刚了一个小贸易公司,我是学网络营销的,想让我去帮帮忙。我一口就答应了,毕竟我还是最放不下他的。

见面那天他说现在资金紧缺就不请我在外面吃饭了,他在家做给我吃,顺便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我到了他家,他一把抱住我说他还是爱我的,这一年他每天都在想我,却不敢给我打电话,觉得自己配不上我。他一直在算着我毕业的时间,毕业尝试着拨通我的号码,没想到竟然接通了。我一下子就哭了,这些年我的号码一直舍不得换,也不很少关机,就算没钱也要借钱把电话欠费交了。我们那天聊得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对方什么也没有说。然后我们脱掉对方的衣服,做了那个事情,我很顺从,感觉这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一样。但这次他那家伙变得更长、更粗、更有力量了。

第二天我去他公司看了看,真的很小的一个公司,整个公司只有三张桌子几个电话,其他什么都没有。我了解到他公司的困境后,虽然我也只是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但还是坚信我一定能帮到他的。我利用学校里学的,竭尽所能的工作着,公司网络营销的全部都是我来做的。我为他公司制作了网站,在论坛发帖子、把供应信息发送到供求等网站。没想到的是网络竟让成了他公司客户的主要来源。

一年后,他的业务慢慢好了起来,但还不至于说赚到大钱,而我每天的工作依然是发发帖子、发布一些信息、在维护维护公司的网站。他曾经开玩笑的跟我说:原来营销这么简单啊,每天上网发发信息就可以了,人人都会。

后来公司有招聘了两个员工,和我的工作一样,就是在网上发布信息。他整天忙着在外面拜访客户、请客户吃饭,我整天呆在公司。一天也只有早上半个小时也晚上能够在一起,他晚上回家很晚经常在十点以后,回家后倒床就睡,有时候甚至整夜都不回家,问他在干什么,他就说陪客户玩了一晚上。我问他有没有跟客户去找小姐,他说工作需要有时候为了做成生意要请客户去那地方消费,但自己绝对不碰小姐的。

虽然我相信他,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我有时候晚上想他了给他打电话,他总是匆忙说两句就挂电话,说是正在和客户谈生意不方便。

生意越做越大,员工也越来越多,公司也搬迁换更大的地方了。我每天的工作还是发帖、发信息,重复、乏味,让人心烦。

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一个叫“推广小助手”的[email=http://www.tgxzs.com/product/class-1-7.html]群发软件可以自动[/email]在网上发帖、发布供应信息,心想这下好了,有了这个论坛群发软件,再也不用做哪些让人头疼的发帖工作了。我把软件拿给他看,他很快就决定购买一套,说是送给我的礼物。

谁知道这就是我们分手的导火索,我越来越清闲,每天打开那个软件就什么也不用管了,而且发送的数量远远比之前手工发送的多太多了。没天能发送几万个帖子。那段时间他生意好的不得了。我整天上班还可以看看新闻、看看电影什么的。

几个月后,公司再次搬迁,搬到了一个非常豪华的办公楼,面积也很大,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而我则和其他员工一样坐在大厅里,我和他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

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但他重来不跟我谈结婚的事情,我又一次小心翼翼的问他说我们结婚吧,他却笑道,这么早啊,他还小,还要闯事业,他的意思是30岁以后再结婚。但我等不了了,等他30岁我不就高龄产妇了,他根本就不考虑我的感受。

都说男人一有钱了就会学坏,他还是那样天天回家很晚,甚至连续几天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忍不住去想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我偷偷拿到他的手机,发现里面和一个叫青青的女孩的短信都很恶心,短信里还说他现在女朋友(也就是说我)整天闲着没事,吃白饭,老是缠着他,很烦,那女孩叫他老公别烦我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一下子就傻了,头都大了,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整整一个星期我心痛如刀割一样,脑子里不断回响着“整天闲着没事,吃白饭,老是缠着他”这句话。有时候躲在公司的卫生间里偷偷的哭。晚上睡不好觉。

他冷冷的问我怎么了,这几天脸色这么难看,我也只好说昨天失眠没睡好。他要离开我了怎么办,难道就是因为那个推广小助手的破软件,让他觉得我已经不重要了吗?

我决心一定要向他问明白,我问他手机里的短信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却火了,说我没事儿翻他手机干什么。知道什么叫隐私吗。我又问他那个叫青青的女孩是谁,他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后面的事情我真的写不下去了,我的心在滴血,他把我赶出家门…………

最终我们还是分手了,虽然我极力想要去挽留,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缕青烟,当你本能的伸手想要去抓住,挥动手臂带来的气流却把这缕纤细的烟雾完全冲散。

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会这样,他永远都不知道我在他手机上看到了什么内容,而那些内容又多么伤人。就是那个推广小助手软件惹的祸,要不他也不会说我整天闲着没事儿,吃白饭,那个软件的网址http://www.tgxzs.com 有没有黑客能把它给黑掉,不要让他再害人了。








2009年如何推广网站?如何群发群发软件好用吗论坛群发有效吗网站推广的技巧又将如何发展?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泽立月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10-16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部分“煤老板”在初涉非煤产业中尝到了甜头,但是“煤老板”转型路程并非一帆风顺。在曾被誉为孝义市煤焦行业转型的“明星企业”田源阳光农副产品有限公司,记者看到的是一副破败景象。公司董事长郭连生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煤老板”,前几年进入高科技农业。“田源阳光”占地2000余亩,固定资产5800多万元。如今,“田源阳光”已经是一副废弃厂房的景象。除了农业加工,“田园阳光”在餐饮娱乐、旅游度假等多个领域的扩张遇到困难。
<a href="http://www.lyg800.com">消声器</a>
<a href="http://www.myxsq.com">消声器</a>
<a href="http://www.lygzhfj.com.cn">消音器</a>
<a href="http://www.fjxyq.cn">风机消声器</a>
<a href="http://www.lygyumei.cn/xiaoshengqi.htm">排气消声器</a>
<a href="http://www.bxdlfj.cn">滤水器</a>
<a href="http://www.lyg400.com/lsq004.htm">电动滤水器</a>
<a href="http://www.lyg888.cn/lsq3.htm">手动滤水器</a>
<a href="http://www.lyg888.cn/lsq1.htm">全自动滤水器</a>
<a href="http://www.lygzero.cn">取样器</a>
<a href="http://www.lyg888.cn/qyq1.htm">取样冷却器</a>
<a href="http://www.lygyumei.cn/products40.htm">煤粉取样器</a>
<a href="http://www.lyg400.cn/qyq006.htm">飞灰取样器</a>
<a href="http://www.lygyumei.cn/products42.htm">滤油机</a>
<a href="http://www.lyg888.cn/lyj.htm">真空滤油机</a>
<a href="http://www.lyg888.cn/lyq2.htm">冷油器</a>
<a href="http://www.lyg400.com/lyq001.htm">管式冷油器</a>
<a href="http://www.lyg166.cn/quyangqi3.htm">飞灰取样器</a>
<a href="http://www.lyg888.cn/lsq1.htm">滤水器</a>
<a href="http://www.fjxyq.cn/page/cp_3.htm">蒸汽消声器</a>
<a href="http://www.lygyumei.cn/products9.htm">真空泵消音器</a>
<a href="http://www.fjxyq.cn">排汽消声器</a>山西省利用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产业洗牌机遇,断然终结“小煤矿”时代,大步推进“大煤炭经济”。目前,煤炭资源整合和煤矿兼并重组工作有序推进。到2010年底,山西省原有的2600座煤矿将只保留1000座煤矿,兼并重组整合后的煤炭企业规模原则上不低于年产300万吨,单井生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90万吨。这意味着,山西数千名“煤老板”将从煤炭经营前台隐退,成为幕后的股东,或者从煤炭产业退出,进入新的投资和产业领域。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山西省经济学会副秘书长焦斌龙认为,山西煤老板转型分为两个阶段:2008年以前,在煤焦产业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部分人考虑到资源的不可再生性,主动转向“可持续发展”之路;2008年以后,是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市场倒逼机制,大量煤老板被迫集体转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超大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1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1-07-30 23:07 , Processed in 0.02198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