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超大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64|回复: 2
收起左侧

《旁观者》(英国):美国人的“叶利钦时刻”

[复制链接]
CDer:001197501
发表于 2021-01-14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
冷战的结束震惊了美国政治,也震惊了苏联。苏联政权瓦解,到2021年底距瓦解已有30年。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试图通过改革挽救苏联体系。相反,热心的共产主义者在1991年夏天短暂推翻了他,试图让他们退缩。但是,没有任何帮助——他们所站在的政权,政党和意识形态不可避免地失去了合法性。

苏联解体后在美国举行的第一次总统选举对华盛顿政权做出了几乎相同的判决。在1992年的选举中,乔治·W·布什总统受到本党内部民粹主义挑战的挑战。帕特·布坎南(Pat Buchanan)没有赢得任何一届初选,但从他在竞选初期的讲话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多达三分之一的共和党对现任总统失去了信心。布坎南不仅亲自攻击了布什,而且还批评了他的政策:外国干预主义在一年前的海湾战争中表现得如此出色,而在前一年则是破坏美国制造业工作的贸易政策;就像布坎南所说,与思想左派的一场“文化大战”过分缓慢。

布什和布什主义在与布坎南的冲突中幸存下来,但在大选中已经面临新的民粹主义起义。亿万富翁H.罗斯·佩罗,像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一样意外地成为1992年总统大选的参与者。佩罗最终失败了,但布什也输了。获胜者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自称是民主党的新一代,现年46岁,是历史上第三年轻的总统。当然,1992年的选举并没有像一年前苏联解体那样令人震惊。但是在美国和苏联,以前的政策都失去了合法性。公众要求重新开始,有些甚至要求新宪法。在1994年的中期选举中,当众议院42年的民主党多数党垮台时,这仅突显了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本质。时代结束了。

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在俄罗斯开始的新时代很快带来了令人失望的变化。这个国家被寡头和土匪掠夺。小型战争无法取胜,大国政策使人们陷入尴尬境地。预期寿命下降了。有了已知的修正,请告诉我,您所熟悉的情况是什么?

叶利钦是一个自由主义者-至少与那些追随他的人相比。冷战结束后,美国完全由自由主义者统治-无论他们是左派自由主义者,新自由主义者,还是某些共和党宣传人士喜欢介绍自己的“古典自由主义者”,但无论如何,都是以自由主义者为核心。甚至特朗普都不是这个规则的例外:毕竟,他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自由贸易协议——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之间的协议。他没有发动新的战争,但是阿富汗的老战争已经进行了二十年,在这场老战争中不可能获胜。


特朗普也许是纠正冷战后自由主义错误的最良性方式,后者的垄断持续了四分之一世纪。然而,媒体和知识分子中的自由主义者在他身上几乎看到了威权主义的化身-当然,还有一个真正的威权主义政权——莫斯科。如果美国自由主义者以这种方式对民粹主义改革做出一点反应,那么就不能指望我们的统治阶级,就像叶利钦一样,承认自己的错误,更不用说为他们犯错了。
特朗普从未对美国构成威胁。相反,他是唯一可以干预并阻止系统吞噬自己的人:他就像自动控制棒,可以防止反应堆内部发生不受控制的核反应。特朗普的憎恶不应转移过去30年中真正的政治丑闻。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的警察-尽管事实上在国内左派人士要求解散守卫我们城市的警察。从坎大哈到芝加哥,美国的自由主义从来没有建立过一个自治的,自我维持的秩序。但与此同时,他创建了寡头集团,即使在最糟糕的时期,寡头集团在国民财富中所占的份额一直在增​​长。

连同华尔街和硅谷寡头,现代自由主义将知识分子带入社交媒体审查员,使他们有权决定您应该看到,听到或说的内容。在冷战结束时,网络空间是一个开放的边界。如今,它已经关闭,传统媒体已完全成为基层员工情感的人质-经过四年的人道主义教育,年轻的毕业生风靡一时,但毫无头脑。美国叶利钦主义对自己的后代非常厌恶,以至于他们寻求社会主义的救赎。暴力的上升,不平等的鸿沟和阶级仇恨以及种族问题构成了美洲大陆其他国家都非常熟悉的公式。这是自由主义的回报,它拒绝改变其寡头的全球主义观点。

从乔·拜登到尼古拉斯·马杜罗的旅程很长。但是,从我们漫长的“叶利钦时刻”到威权主义反应的道路也是。美国不是俄罗斯:我们更加富裕,可以在雷声大爆发之前放任统治阶级的虐待更长的时间。是的,我们还有更多选择:由于安全和繁荣,我们能够负担得起这种奢侈,这是在美国参与下赢得冷战和其他冲突的后代为我们节省的。

仍有时间找到该国需要的领导人,这些领导人可以在30年的漂移之后纠正其路线。但是,这种机会每年都在减少。拜登,卡玛拉·哈里斯,南希·佩洛西和查尔斯·苏梅尔领导的民主党人都处于创造性的昏迷状态。他们没有一个新主意-没有希望,没有改变。从原则上讲,共和党人可以走得更远,但是这不仅要汲取特朗普的教训,而且还要吸取两个超级大国从自由走向灾难的1990年代初的教训。

作者丹尼尔·麦卡锡(Daniel McCarthy)是美国研究基金会新闻记者罗伯特·诺瓦克奖学金的主任,同时也是《现代:保守评论》杂志的编辑。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20277
发表于 2021-01-14 08:28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30年前一个大国解体了,30年后一个大国岌岌可危,中国人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嘿嘿。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82171
发表于 2021-01-14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旁观者》(英国):美国人的“叶利钦时刻”

ybcpp1 发表于 2021-01-14 08:28
30年前一个大国解体了,30年后一个大国岌岌可危,中国人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嘿嘿。

这条河有点宽啊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超大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1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1-01-17 05:19 , Processed in 0.017051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