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超大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76|回复: 11
收起左侧

下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拜登?

[复制链接]
CDer:000055888
发表于 2020-09-27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
作者:二月乌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4306068/answer/1419172442


特朗普连任概率不大,拜登更大概率会上台。除非美国人真的脑残到不可救药了。万一善于营销自己但治国是灾难的特朗普连任,美国将进入急转直下的历史拐点。

美国当前形势与1857年极为相似。当时,支持奴隶制的民主党再次连任。四年后的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特朗普如果再连任一届,美国内部分裂将加速扩大到无可救药,共和、民主两党将失去共识,内乱不可避免。美国与东西方的“盟友”的结盟基础也将不复存在,退回到美洲大陆成为地区霸主。这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局面,但我相信,美国作为精英汇萃的世界第一强国,明白人仍然是足够多的,纠错能力仍然是足够强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本次美国大选非同寻常,原因在于美国的社会分裂非同寻常,这是一次决定美国国运的选举。

若要理解本次大选,我们必须回溯历史,在根源上理解两党制。

一.两党制的起源、内战,与美国特色政治的形成美国目前的两党制是1854年形成的。当时,美国因为废奴和保留奴隶制的巨大分歧,形成水火不容的两股社会力量。美国当时的政党政治,已经不能适应针尖对麦芒的社会分裂现实。美国当时的两大政党——民主党和辉格党,均发生严重的分化。因为民主党对奴隶制的坚决支持,南方的辉格党人转入了支持奴隶制的民主党,而痛恨奴隶制的北方民主党人则脱离了民主党。1854年7月6日,民主党、辉格党的“叛党分子”们在威斯康星州的一座教堂集会,宣布联合成立了共和党。开启了延续166年至今的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对峙局面。共和党创立后提出了“普世价值”作为纲领:“言论自由、土地自由、劳动自由和人身自由”(Free Soil, Free Labor, Free Speech, Free Men)。共和党在南北战争中的胜利,令民主党势力大损。从1861-1933年的72年中,民主党仅有4位总统断续执政20年,而共和党执政52年,并且有过连续执政25年、16年、12年的超长记录,令其纲领上升为美国的永久国策。美国打断了向民族国家发展的自然进程,成为地球上第一个主要依靠政治意识形态维系的国家。然而,“美利坚民族”的发育并没有被消灭,它在俗称的WASP(白人、盎格鲁-撒克逊后裔、新教徒,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土壤中顽强生长着。这些人的祖先主要来自于最初移民美国的英国清教徒后裔,因为普遍拥有大量土地,生活富裕,在17-19世纪期间,保持了7.0以上的超高生育率。WASP后裔至今总计1.3亿人,他们自认为是真正的“美国人”,实际上也的确是,他们作为主体民族确保了美国的特性。WASP们在建国两百年里,维持了坚决的白人移民政策,主要从德国、爱尔兰等欧洲国家吸纳白人移民,且通过法令坚决遏制其聚居和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天然倾向,将其打散到各个州的WASP社区之中,“同化”了这些白人移民,使他们融入了WASP,使美国能够长久保持其特性。由此,形成了两个“美国”。一个是普世主义的“美国”。以普世价值为大旗,去宗教、民族、种族、国家,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志在将全世界精英汇聚美国,形成一个以自由主义政治意识形态为纽带的多元化“小世界”。这个“美国”,就是全世界“公知”们心中的“圣地”——“灯塔国”。这是个理想主义、世俗化、全球化的美国。另一个是民族主义的“美国”,以新教伦理为大旗。这是个认为WASP才是美国人的国家,这是个本质上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国家。这个美国,是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提到的“世界上言论最不自由的国家”:理论上你想说什么都可以,然而,实际上你只能发表符合WASP价值理念的言论,否则轻则遭白眼,重则遭排挤,很少有人能够顶得住被主体民族排挤的压力,通常只有服从主体民族价值观的唯一选择。这是个保守主义、宗教化、民族化的美国。在WASP眼中,这两个“美国”融为一体,是平等自由的天堂,是“美国梦”的伊甸园。然而,在非WASP移民及其后裔眼中,这是另一个“美国”,一个等级森严的专制炼狱: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充斥着歧视,随时面临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人身迫害,重要的资产、重要的职位均被WASP们占据,非裔、拉丁裔陷入永久的阶层固化,亚裔也仅能依靠勤奋和知识维持“体面”生活但不可能掌握真正的权力。这是个看脸的美国,也是个看“文化基因”的美国,正如《格调》一书道出的美国社会阶层现实:我知道你是谁。共和党还在南北战争胜利后,不仅是解放了黑奴,还给予了黑人公民权,黑人成年男性拥有了投票权,国会中开始有黑人议员。共和党成为“自由”、“普世价值”的旗帜,崇尚对外推广“普世价值”。解放黑奴还不够,还还要把“苦难”的外国人民从“邪恶”独裁者魔掌中解救出来,先后“解放”了古巴、巴拿马、菲律宾等地,把美洲变成了美国人的美洲。民主党则在1864-1933年的大半个世纪里,一直是WASP美国人的政党,南方几个核心蓄奴州一直是民主党的铁票仓。民主党相对更爱好和平,更倾向于孤立。即使威尔逊在1917年顶不住压力参加了一战,也没有参与战利品瓜分,而是提出了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十四点和平计划”以及令中国等殖民地、半殖民地空欢喜一场的“民族自决”原则。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民主党人罗斯福连任四届,加上杜鲁门的一届,连续执政20年。民主党人带领美国打赢二战成为世界霸主,“普世美国”显然比“民族美国”获益更大,更有搞头。于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一样走向普世美国,美国的“普世价值”取得了对“民族主义”的压倒性优势。1964年,两党发生了戏剧性的“换家”。1960年代,黑人平权运动兴起,并得到大量秉承“普世价值”的白人支持。1963年,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演讲的掌声响彻美国大地。民主党看到了普世价值扩大化的趋势,总统约翰逊签署“民权法案”,宣布黑人与白人平权,抛弃了走向式微的民族主义美国。支持了民主党一百年的南方老蓄奴州,从此与其分道扬镳。从此以后,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的纲领开始走向趋同,共同维护“普世价值”。而两党也不再能够重现历史上连续执政20年的高度稳定。选民觉得两党都无所谓或都不满意。哪怕登记在册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党员中,也只有大约5%的人是该党的坚定支持者(见《当代美国政治》社科文献出版社)。导致了美国选情的“钟摆效应”,以及“国会与总统不兼容定律”。即两党都不可能连任8年以上,而且得到总统职位的政党必失去国会多数席位。


二.美利坚民族意识的觉醒。普世价值”和民族主义的对立,“两个美国”分裂的根源,从美国建国之初就埋下了。““马上可得天下,但马上不可治天下”,这是历代中国知识分子深知的道理。国家是个“想象共同体”,必须有坚强的思想纽带,才能维系一个国家。近代以前,维系国家的可行思想纽带有宗教、法统等。19世纪以后,则只有两种可行纽带:政治思想、民族主义。对中国、法国、俄罗斯等拥有历史的传统国家而言,选用人类历史上被证明是凝聚力最强的纽带——民族主义,顺理成章。中国自近代以来,思想和政治变化巨大,然而中国人永远是中国人。美国从建国起,就面临着维持国家的想象纽带难题。美利坚只是英国人称呼美洲大陆的地理名词,美国独立时,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英国人。建国时,不存在“美利坚民族”,只有为了反抗“暴政”而汇聚的“义士”。因此,美国的国家纽带中,与“暴政”对立的“自由主义”的政治思想是核心纽带,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政治国家,也是唯一能够延续至今的政治国家。与此同时,宗教是另一个核心纽带,美国是双纽带维系的国家。美国的政体建立在宗教基础之上,它以上帝的存在为前提。开国前辈制定宪法时就指出,只有当人民充满宗教信仰和道德时,他们创立的共和政体才能持久。后来历代的美国领导人都对此表示赞同和加以重申。艾森豪威尔总统说:“承认上帝的存在是美国精神的第一个也是最基本的一个表现。没有上帝就不会有美国式的政体,也不会有美国的生活方式。”新教伦理相信美国人是上帝“挑选的”,相信美国是“新以色列”,担负着神授的在世界上行善的使命。总统宣誓就职时总是手抚圣经,宣誓末尾总说“愿上帝助我”。除了华盛顿第二次就职时的两段简短演说以外,所有的总统就职演说中都谈到了上帝。其他重大演说亦大抵如是。美国的钱币,包括纸币和硬币,除了印有“美利坚合众国”以外,再有的唯一一句就是“我们信仰上帝”。新教宗教信仰与盎格鲁撒克逊白人身份的结合,以及独特的美国英语、平民文化,让一个新兴民族“美利坚”逐渐浮出水面。二战后,“灯塔”的光辉照耀全世界,却照不到“灯下黑”。二战胜利70年后,特别是冷战胜利成为单极霸主25年后,WASP们突然发现这个国家自己已经不认识了。2004年,美国政治学泰斗亨廷顿出版了其生前最后一本巨著——《谁是美国人:美国国民特性面临的挑战》,道出了WASP们心中的疑虑和恐惧。世俗化的教育,冲击了新教伦理,新一代美国人已不再具备坚定的宗教责任。1960年代后解除对非白人移民美国的限制后,特别是几乎放弃了对墨西哥非法移民的限制导致数千万非法移民涌入后,以及不再坚决打击族群聚居、不再坚决打击非英语教育后,美国在向一个多元的“小世界”方向发展。但“小世界”会让国家不成为国家。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提到:民族观念的形成,实际上是在互相交往中发现彼此巨大的差异而强化的。在过去WASP们主导的世界中,他们如同鱼在水里察觉不到水、人在空气中察觉不到空气一样,感觉不到自己有多么特殊。到了少数族裔遍地走的2016年,WASP们深刻体会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同,自己才是真正的“美国人”。“美利坚”民族意识再次觉醒。特别是随着多元化、全球化伴随的科技革命带来的财富重新分配,WASP们胸中的愤懑与日剧增。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巨额财富,主要被华尔街的金融巨鳄占据。在超发美元收割全世界的同时,美国的工薪阶层也没有幸免于难。美国中产阶级比例则从七十年代的70%下降到50%。部分白人中产阶层不再能够靠工资维持体面生活,落入被自己不齿的下层社会。信息和知识成为最有价值的财富,农场不再值钱,拥有土地的保守白人成了几乎和“土包子”同义的“红脖子”。随着美国本土制造业向全球价值洼地转移,“铁锈地带”的白人工薪阶层也不再能够维持体面的中产生活。与此同时,亚裔、拉丁裔、非裔,这些过去用来体现WASP们同情心的“奴隶”“难民”后裔们,却获得了更多的上升通道,有的成为体育明星、艺术明星,有的成为IT高管和创业精英,有的则成为网红。眼红的WASP失意者们发现:在伟大祖先传给他们的国土上,外来租客成为堂而皇之的新主人,而他们作为房东则沦为门外汉。他们胸中渴望发泄,然而,美国的“言论自由”禁忌已经由托克维尔时代的新教伦理变为普世价值的“政治正确”。他们想说的话都政治不正确,都会被贴上“种族主义”的标签。2016年,一个“疯子”、屡次被首个黑人总统奥巴马公开羞辱的开发商——特朗普,终于说出来了几十年来被压抑的心声:“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修墙”、“打击非法移民”。熟悉“狗哨政治”的WASP们恍如听到天籁之音,“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中的“美国”,指的不是普世价值的“美国”,而是WASP心中那个民族主义的“真美国”。普世价值的美国不仅没有衰落,反而随着全球化浪潮如日中天。衰落的是WASP“真美国”,它需要再次伟大起来,这是不懂美国政治的外人听不懂的“狗哨”(狗哨政治指的是政客们以隐晦的方式掩盖容易引起争议的信息,支持者明白是什么意思,反对者从字面挑不出毛病,就像狗哨因为频率高只能被狗听到一样)。于是,“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他们悄悄投票给了说出他们心声的“疯子”特朗普。2016年,特朗普黑马逆袭,登上总统宝座,开始对美国“政治正确”下刀。美国半个世纪“掩耳盗铃”的政治禁忌被打破,“普世”美国与“民族”美国的割裂被摆上台面。然而,在杂居了两个多世纪后,WASP与其他族群不能实现地域上的分治,并且信奉“普世价值”的白人仍然比例甚高。觉醒的美利坚民族主义只能造成内乱,而无法真正建立民族国家。


三.特朗普治下美国的加剧分裂人类历史上有过两个主要依靠政治思想维系的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联。苏联已经崩溃,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受够了“政治正确”,俄罗斯人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来迁就乌克兰人、哈萨克斯坦人、立陶宛人等被征服者的利益?在叶利钦带领下,俄罗斯于1990年6月发表《国家主权宣言》,随即引发脱离苏联的雪崩效应,苏联随即解体。苏联解体证明了一点:政治纽带敌不过民族纽带,民族主义仍然是当今世界维系国家的最强纽带。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只存在民族主义思想,也不可能只存在政治思想。但若两种思想缺一不可,但水火不容,那就危险了。在民族主义冲击面前,“普世美国”也摇摇欲坠。如果说特朗普“建墙”、遣返非法移民仍然是在装作维护法律的话,弗洛伊德事件中特朗普的表现,如维护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威胁出动军队镇压、言辞充满挑衅意味等,可谓是对WASP统治美国赤裸裸的宣传。而暴力驱赶示威者后走进教堂展示圣经的举动,可谓是WASP美利坚民族主义的直观展示。民族本来就是近代欧洲殖民者侵略全世界后的产物,越是出现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的集体威胁,民族意识觉醒越快。美国拉丁裔、非裔同样出现民族意识觉醒的迹象。并且令人震惊地首次在媒体中出现全副武装示威的有组织黑人武装力量。随着杰斐逊、李将军等美国历史英雄的雕像被一个个推到,随着华盛顿、林肯被质疑,宣告同一个美国的共识已不再。此举又引发了WASP们“保卫美国”的情绪。美国不再能够装作团结在“自由”的旗帜下,不同民族将基于身份纽带形成保护自己的“国中之国”。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本应发挥政党的作用,和衷共济维护美国团结。然而,为了拉拢“铁票”,两党非但不合作,反而各自支持一方,各自煽动支持者,加剧了两个“美国”的对抗。特朗普后,美国不可调和的内部分裂已成事实。而若特朗普连任,很有可能出现共和党员大范围出走的情况,两党或许重组,或许再次形成1860年式的敌我分明、你死我活。在政党领导下,美国内乱的规模和烈度将不是2020年可比。实际上,目前共和党分裂的征兆已现:2020年的共和党大会,几乎没有重量级共和党大佬出席,大量共和党州长、议员都回避这场大会,特朗普只能搞家庭秀和个人秀。更严重的是,卡西奇、鲍威尔公然支持拜登投向了民主党,小布什、罗姆尼这样的党内定海神针则公然表示不支持特朗普连任。特朗普若连任,共和党这个辉煌的“老旧党”很可能分崩离析。特朗普会带美国走向末日。美国的精英应该都能看明白这一点,特朗普将失去几乎整个精英阶层的支持。而靠底层草根和裙带、马屁精,只能当山大王,玩不了政治,更治不了国家。拜登似乎是为弥合美国社会分裂量身定制的“补锅匠”。作为1972年就当上参议员,混迹于美国政坛48年的“老炮”,且长期保持温和、无野心形象的“老好人”。他若当选,美国或许还能继续维持表面的团结,两党或许还能保持最低程度的合作。拜登选择哈里斯作为副总统,可以视作民主党表面上维护“普世价值”,实际上已向“身份政治”,也就是非WASP民族主义妥协的象征。作为非裔精神象征的马丁路德金在《我有有一个梦想》演讲中说: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人人都知道拜登的副总统绝非通常的“吉祥物”,必将分担大量总统职责,且极有可能中途接班。民主党选择哈里斯是基于马丁路德金反对的“肤色”标准,还是他梦想的“品格优劣”标准?我们看到荒诞的一幕:民主党不得不依靠破坏“普世价值”来裱糊普世价值。由此可见,“普世美国”已经是纸糊的破窗。也再次印证了苏联经验:当政治纽带与民族纽带冲突时,民族纽带更加强大!也就是说,美国的分裂不是总统可以修复的,是历史的趋势。


四.新形势下的两党外交政策。在“普世价值”美国占据统治地位的多半个世纪里,美国政治家为了保卫欧洲人,居然甘愿把全体美国人的生命作为核战争的赌注。与此同时,美国人民居然没有意见。可谓是“灯塔国”巅峰期“圣光普照”的生动写照。而特朗普上台后,民族主义美国则走向“美国优先”。莫说付出生命保卫“盟国”,连钱都不想出。“民族美国”代表者特朗普眼中,美国驻军收保护费理所应当。若不能赚钱,作为民族国家的军队付出生命去保卫他国,的确匪夷所思。站在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立场,向欧日韩等盟国收取高额保护费理直气壮。而美国保卫所谓“自由世界”的使命则荒唐可笑。然而,此举粗暴地破坏了美国依靠“自由主义”大旗维护了几十年的同盟基础。随着苏联解体和俄罗斯走向衰落,共同的外部威胁已消除,美国与盟友的合作基础本来就已极为脆弱。当下,北大西洋公约的存续岌岌可危,能否经得住特朗普再折腾4年,十分可疑。可以想见,特朗普万一开启第二个任期,美国的外交政策一定是继续向“民族美国”的方向狂飙,美国将按照成本、收益核算,而不是基于“保卫自由”来决定是否保留对外驻军。因此,美国将继续大批撤走“不划算”的海外美军。对欧、日、韩等国而言,天快要塌下来了,只能自己顶。对中国则是好事,意味着美国可能会退出没有油水,或者油水不足以弥补与中国对抗成本的国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空间将更加开阔。虽然特朗普简单粗暴对待中国,然而,中国人现在已经看穿了他的底牌。特朗普不过是“三板斧”而已。他四年来对中国的贸易战、科技制裁等,实质上已经失败,因为完全没有达到他想要压迫中国达成一个“BIG DEAL”大合同的目的,也没能遏制中国的发展,反而使得中国内部更加铁板一块。特朗普,匹夫之勇而已。如果拜登上台,则“普世美国”“国王归来”。拜登不是一个人,而是美国的普世派政治势力。作为1975年就参加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先后为克里、奥巴马提供外交顾问服务的资深外交专家,可谓朋友遍天下。拜登政府将在外交领域有所作为。拜登政府将会修复被特朗普破坏的盟友关系,继续高举“自由”大旗团结盟友,遏制美国眼中自由世界的新威胁——中国。拜登作为外交专家,不会像特朗普一样用无关大局的小动作和敌视言论刺激中国。他会保持美国的外交风度,然而,他的外交遏制必延续奥巴马TPP的阴狠作风。TPP有可能被重拾。另外,拜登政府一定会意识到“第一岛链”已锁不住中国,遏制中国的棋子将会升级。印度一定会被大幅加强。而俄罗斯,有可能被美国“去妖魔化”,逐步修复关系,直至拉拢,形成对中国的“背刺”。然而,拜登作为老辣的政治家,必然会同时选择向“美国优先”妥协,决不可能再像六十年代以后那样旗帜鲜明。特别是对大国而言,内政永远是决定胜负的第一要素。拜登政府要战胜国内疫情、重整美国经济、安定国内秩序,又要维持全球帝国,美国的资源将捉襟见肘。因此,更理智的拜登政府遏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很可能像奥巴马的“重返亚太”一样停留在纸面上。相反,美国将不得不寻求中国在防疫、经济领域的合作。这对中国也有利,因为中国快胜利了,只需要再给10年的和平发展时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不可遏制了。拜登上台,同时也是美国国运的生动写照:美国,就像这个78岁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体已虚弱不堪,但必须维持活力四射的光鲜形象;神志已不清醒,却不得不强打精神应对高强度的竞争挑战;精力只够把四处窟窿的美国补到表面光鲜,人民却不切实际地幻想“再次伟大”。

2020年,美国历史上最高龄总统竞选,无论如何都将诞生美国历史上最高龄的总统。这正是美国时代走向谢幕的直观象征。我仿佛看到: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拄着星条旗的老人蹒跚在天涯。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77581
发表于 2020-09-28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需要再给10年的和平发展时间”,美国是傻子还是憨包?楼主太天真了吧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14032
发表于 2020-09-28 08:43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特宝宝形势不妙,昨天爆出来挪用疾控中心的资金给自己在十一月前打广告,这事太反常了,手段太低级,要么是真急了,要么是被人套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79973
发表于 2020-09-28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特朗普断了很多人的财路,估计本文作者也在列。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818160
发表于 2020-09-28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操那份闲心干嘛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22077
发表于 2020-09-28 12:36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义务名掉是特朗普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22917
发表于 2020-09-28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一定要帮特没谱连任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229577
发表于 2020-09-28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特朗普连任概率非常大,除了疫情丢分外,经济、外交都弄得不错。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168708
发表于 2020-09-28 13:38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党不得不依靠破坏“普世价值”来裱糊普世价值。由此可见,“普世美国”已经是纸糊的破窗。也再次印证了苏联经验:当政治纽带与民族纽带冲突时,民族纽带更加强大!也就是说,美国的分裂不是总统可以修复的,是历史的趋势。摸着鹰酱过河的兔子怎么办。。。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09913
发表于 2020-09-28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下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拜登?

智动铅笔 发表于 2020-09-28 11:37
特朗普断了很多人的财路,估计本文作者也在列。

一针见血的评论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274811
发表于 2020-09-28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还是特朗普赢,民主党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158001
发表于 2020-09-28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怼王特和痴呆登,大义乌指数据说可能也许还是金毛懂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超大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1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1-01-15 23:31 , Processed in 0.018764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