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超大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8|回复: 0
收起左侧

[你来我往] 儒道的传承与发展

[复制链接]
CDer:001088037
发表于 2020-09-25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
儒道的传承与发展

cnzgt 于 2020/9/24 22:57: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儒道的传承与发展
张国堂
2020年9月19日

约2005年前后,我在某大学的论坛上发表我的文章,有人在我的帖子上发评论说:“做学问应该有师承,我们应该师承熊十力,牟宗三等大师。”
我当时没有回复他,但他的意见,我却一直记得,由于我有更重要的问题要研究,也就放下了,今天我就此回答他。
我虽然没有拜任何人为师,但我读书是很认真的。我认真读过《三字经》,对《弟子规》我更是下过苦功。我年轻时就读过《增广贤文》。我读过李言敏、许宗元编著的《四书导读》,读过徐志刚译注的《论语通译》,读过杨伯峻、杨逢彬注译的《孟子》,读过梁海明译注的《大学》、《中庸》。我也读过陈戍囯标点、校对的朱熹撰《四书集注》。等等。徐志刚先生推崇清代大儒刘宝楠的《论语正義》。因此,我的师承应该是正确的。
我居住在宜昌市,无法读到熊十力、牟宗三等民国新儒学家的著作,这是我的大幸。我现在对他们的了解,只限于百度上的有关介绍。
清朝已经拒绝了王阳明的学说,只继承朱程的理学。以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为科举考试的内容。但新儒学家大都宗奉王阳明而冷落朱熹。这是极为错误的。
宋代大儒程子早已宣布:“佛经是异端。”熊十力违背程子的告诫,是大错特错。熊十力在孔孟之道中参入佛教的内容,以佛经异端污染孔孟聖教,其罪极大。牟宗三也受熊十力的影响,也违背了程子的告诫。
熊十力、牟宗三也受西方哲学的影响,使儒学有哲学化的错误倾向。哲学不过都是夸夸其谈,高谈阔论,对治国安民毫无作用。
儒学是治国理政的实用学说,是研究人、人群及其活动(社会现象)的科学——社会科学。儒学主要是人学,儒学的研究对象是人、团体、国家及其活动,也涉及上帝(天)。
民国新儒学家都受法国“启蒙”运动以来的新思想的污染。因此我张国堂宣布民国以来的新儒学是异端。就是宣布熊十力、牟宗三、蒋庆、余樟法、秋风、余英时等人的新儒学是异端。
熊十力的哲学都是虚无缥缈的空谈,对治国安民毫无用处。对领导人和官员处理政务毫无指导作用。熊十力是无用之人,他的徒弟也都是无用之人。
人要想尊贵荣耀,就必须对国家和民众有用。因此,人要用《聖经》和《四书》的教导把自己造就成对国家和民众有用的人。道教徒、佛教徒都是无用的人,他们只会哄骗下层民众和无知妇女的钱财糊口。
辛亥革命以来,中国人普遍仇视皇帝。但皇帝对人民是有益的。人民一直面临两大危险:其一是外国的侵略。其二是本国的某些恶人小人纠合起来抢劫、谋害、欺凌善良的百姓。
皇帝的责任是保土安民。古代皇帝保护善良的百姓不受外敌的侵害,也不受恶人的祸害。皇帝为了保土安民,就需要人民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并且服从自己,忠于自己。孔孟之道的作用有二:其一是使精英人士服从皇帝,忠于皇帝;其二是指导精英人士处理事情,办理政务。
历史证明:只有朱程理学能把精英人士团结在皇帝周围,并能指导皇帝和官员处理事情,办理政务。
从个人说:人人都想自己富贵、尊荣,因此读书当官是个人很好的出路。读书人应当立志当官掌权,以保护善良的百姓。大丈夫就当立志报效国家,惠泽民众;男人就当立志光宗耀祖,青史留名。儒教徒的人生是:始于孝悌,成于忠君愛国护民,终于从心所欲不踰矩。
保土安民是政府永恒的责任和任务。政府永远都需要服从、忠于国家元首并且能干的官员。因此未来的中国政府必将以朱程理学为儒学正宗。公务员的考试必将把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作为必考的内容。当然朱熹等人也不是完人,对他们少许的错误也要纠正,朱熹的书也要翻译为白话文。
汉代大儒董仲舒说:“天不变,道亦不变。”人的本性本能永远不变,国家的共性永远不变。未来的中国政府与清王朝必有共性。清王朝选择朱熹,抛弃王阳明,未来中国政府也必将选择朱熹,抛弃王阳明。
蒋庆先生在大陆首倡儒学,又提倡读经,其功劳是巨大的。但他的学术研究毫无成果。他固步自封、夜郎自大,他搞政治儒学抵制西方正宗政治学,他搞生命儒学抵制基督教的《聖经》,这都是错误的。
我们必须接受基督教的《聖经》,但必须拒绝西方人对《聖经》的讲解。西方人凭字句解经,构造三位一体的神学,是极其错误的。因为使徒保罗告诫“字句是叫人死”。
我张国堂认为:儒学与自然科学的思维方式是一致的。因此,儒家学者必须学习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也要学习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和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等科学哲学的著作。这对儒学的研究是有益的。其他哲学都是无用的。
科学注重实验、观测,儒学注重实践、见闻。有人说社会科学无法像物理学那样做实验,但他却是瞎子。因为他没有看到:人们在政治家的带领下进行一次次的社会实践,这社会实践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有的社会实践给民众造成祸害,有些社会实践给民众带来幸福。见闻就是观察。孔子、孟子等聖贤在上帝赐灵感时凭见闻发现社会运动的规律。孔孟的话语就是规律。后辈儒教徒也凭见闻验证孔孟之道的正确。君王和官员在孔孟之道的指导下凭见闻处理事情,办理政务,制定政纲政策,制订法律法规,发号施令,等等。
熊十力离开见闻,脱离实际,凭空胡思乱想,是极其错误的。人有眼、有耳。人的眼耳离大脑最近。因此,人的思维不能脱离他的所见所闻。人脱离自己见闻的思想必是无用的空想。儒学家必须关注国家大事,更要关注民生的需要。
宇宙人生的根本问题,不是人的哲学所能解决的,熊十力能让人永远不死,永远活着吗?只有上帝耶和华才能解决宇宙人生的根本问题。不读基督教的《聖经》的人就是愚蠢。
格物致知的认识论是正确的,我们要研究如何具体地格物致知。朱熹的论述太笼统,难以具体操作。
在孔子、孟子的时代,中国面临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他们面对的局面是周天子日益衰微,列国诸侯为扩张国土,战争越来越激烈。如何安定中华大地,消除诸侯为兼并土地所导致的战争,就是他们要解决的重大课题。
孔子孟子等聖贤在理论上基本上解决了这一课题。
清代大臣李鸿章说:“我们而今面临几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不仅中国面临几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整个世界也面临几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而今世界的大局面与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华大地的局面很类似。只是现在的规模范围更大,战争的武器的杀伤力更大。
《大学》曰:“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但从孔子以来,中国的现实却是以武力消灭敌手的胜利者得国。虽然“道得众则得国”与“内战的胜者得国”在逻辑上并无矛盾。因为“道得众者”的武力必然强大。但“内战的胜者得国”的模式难以避免周期性的大动乱、大内战。孔孟之道不能避免中国历史上周期性的大内战,这是孔孟之道的重大缺憾。
为了缔造中国国内的永恒和平,我们必须引进西方正宗政治学,就是亚里士多德、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托克维尔的政治学说;同时必须拒绝拜伦等人的自由主义,也必须拒绝卢梭等人的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争人权的思想也必须拒绝。
我们要对美国政体进行“格物致知”。在华盛顿时代,美国人几乎都是基督徒。基督徒是主耶稣的臣仆和子民,从而美国总统、国会议员和最高法官都是主耶稣的大臣,而美国政府的官员也都是主耶稣的臣仆,也在总统、国会和最高法官的领导之下。美国政体实质上是以主耶稣为永恒国王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因此美国政体也符合孔孟之道的“君为臣纲”的原则。
《聖经》教导妻子在主里要顺服自己的丈夫。子女在主里要凡事听从父母。因此,基督教也主张夫为妻纲,父为子纲。主耶稣教导要爱人如己,说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就要怎样待人。这是仁。《聖经》教人行事要公義,这是義。《聖经》中的律法就是礼。用《聖经》的教导造就自己,这就是智。《聖经》也教导人要重承诺,守信用。主耶稣说:“【太5:37】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是从恶里出来的”)。”这也是要人信实。
因此,三纲五常与西方宪政是相容的。
中国古代的下层民众的叛乱的规模巨大、频繁。儒教是君子之学,是当官的学问,下层民众和无知妇女对孔孟之道的兴趣不大。道教和佛教在下层民众和无知妇女中影响巨大,但道教和佛教也没有能力安定下层民众。
西方各国几乎没有下层民众的叛乱。因此耶稣的福音安定下层民众的能力巨大。为了避免下层民众叛乱,中国必须引进主耶稣的福音。
孔子是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孔子是人不是神。我们不能苛求孔子,也不能神化孔子。孔子知道过去,但并不知道未来。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孔子知道吗?孔子只知道中华大地上的事情,不知中国之外的事情,例如希腊古代的政体,孔子并不知道。
只有我主耶稣是生而知之者,祂无所不知,祂知道过去,也知道未来。因为祂是人也是神。祂在《聖经》中所说的预言极其精准。
朱程理学是基本正确的,我们传承儒道时,要以朱程理学为基础。但朱熹和程子也有错误。朱熹补充《大学》的释“格物致知”章的说辞是错误的,他应该研究孔子、孟子等聖贤具体是如何格物致知的,也要研究国君和官员在处理政务时是如何具体地格物致知的。如果他能在形式逻辑上有开创性的工作,那他的功劳就不小了,就可以够上聖贤的资格了。可惜他没有这样作。朱熹笼统的格物致知论毫无操作性。是无用的废话。
程子过分神化孔子,说孔子无所不知。孔子无所不知论和朱熹笼统的格物致知论合起来之后,就导致了儒学成了完备的理论体系。完备的理论体系就是封闭的理论体系。封闭的理论体系就没有发展的余地。
儒学不能解决中国历史上周期性大动乱的问题,就表明儒学的不完备。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古人不可能穷尽一切真理。
朱熹和程子的这一错误,导致其后的儒家学者的固步自封、夜郎自大。
朱熹的另一错误就是以阴阳五行之说解释《中庸》的“天命之谓性”。阴阳五行之说与自然科学不相容。中国古人之所以在自然科学上的贡献可以忽略不计,就是因为阴阳五行之说误导了中国古人。
以《聖经》的道理:人是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这就是“人之初性本善”的根据)。上帝耶和华在造人时,把上帝的律法写在人的里面。这就是“天命之谓性”。上帝的律法当然是天命。上帝写在人里面的上帝的律法就叫做人的本性。尧、舜、禹、汤、文、武等聖王和聖臣伊尹、周公等顺循人的本性的言行,这就是率性,这就叫做道。
孔子学《史》,总结聖王、聖臣成功的经验,也吸取夏桀、商纣王等失败的教训;孔子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历史上人的成败也体现上帝的律法。故考察历史上人物的成败,国家的兴衰存亡,民众的祸福,政府的分裂和动荡及战乱是民众最大的祸害,政府的统一和安定是民众最大的幸福。孔子学《书》,以知晓聖王、聖臣的言行。孔子学《礼》,以知晓聖王、聖臣对人们言行的品节。孔子学《诗》,以了解历史上的民众喜欢谁,恨恶谁,喜好什么样的政治,厌恶什么样的政治;又了解历史上民众为什么忧愁,为什么欢乐;还了解民众的思想感情。等等。孔子在学《史》、《书》、《礼》和《诗》的过程中,上帝耶和华赐给他灵感,使他知晓道德。道是客观的存在,德是人在学习中所领悟到的道,德是人已知的道。并以道德来规范、品节、约束精英人士的言行思想,这就是修道,这就叫做教。这就是“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的解释。我的解释符合孔孟之道形成过程的实际情形。
我们不仅要缔造中国国内的永恒和平,也要缔造世界的永恒和平。我们不仅要永远消除国内的内战,也要永远消除国际间的战争。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课题。由于难以避免核武器的扩散,如果不永远消除国际间的战争,人类就有灭亡的危险。我们必须在理论上先解决这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学习孔孟之道、基督教的《聖经》和西方正宗政治学。
为了缔造国内的永恒和平,永远消除英雄豪杰为争夺政权而引发的内战,中国必须建立以我张国堂为永恒皇帝的君主立宪制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我张国堂作为永恒天子、永恒皇帝,只享有崇高的道義权威,不掌政府的实权。政府实权由民选的总统和国会执掌。选举总统和国会议员的选民资格必须是大学本科毕业生。等等。
孔孟之道是真理。但我们也不能认为西方古人毫无真理。真理都是相容的,而不是相互排斥的。真理是不变的。真理需要历史的长期检验。拜伦等人的自由主义、卢梭等人的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被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所拒绝。我们也必须拒绝拜伦、卢梭等过分追求民主、平等、自由的邪说。法国大革命后搞的“人权宣言”,我们也不能接受。我们不能让华盛顿拒绝的极端思想继续祸害中国。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等人的宪政学说,我们要吸收,华盛顿所拒绝的极端思想,如伏尔泰、卢梭等人的极端民主、极端平等、极端自由及争人权的极端思想,我们必须拒绝。这些思想只能导致动乱。
我们必须在孔孟之道的指导下读懂整本《聖经》,纠正西方神学的错误,消除基督教与犹太教在教义上的分歧。也要消除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教义上的分歧。
我们要推广联邦共和的理念,改革联合国,构造世界和平的秩序。
我们也要在《聖经》指导下读懂《四书》。《中庸》第二十二章是对主耶稣的预言,第二十三章是对再来的耶稣的预言;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等也都是对再来的耶稣的预言。“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俟,意为等待。这里的“聖人”就是末期的弥赛亚,即再来的耶稣。
“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这明显是弥赛亚的预言。
孔子不肯承认自己是聖人。程子和朱熹等大儒都认为孔子谦虚,恐怕孔子另有深意。孔子是要人们期待未来必将出现的至诚至聖的聖王。中国古人称之为聖人,犹太人称之为弥赛亚,基督徒称之为再临之基督。
我认真地比较了《聖经》与《四书》中的重要话语,我断定《聖经》和《四书》没有逻辑矛盾。上帝之道与人伦之道如合符节。耶稣之道是上帝之道,孔孟之道是人伦之道。《聖经》与《四书》可以相互印证,相互补充。
作为治国理政的学说,孔孟之道是最高明的。但设计政府体制,是孔孟之道的短板。孔孟之道在安定民众上,这也是孔孟之道的缺憾。中国需要耶稣的福音安定下层民众,免得下层民众叛乱。《聖经》中虽然也有治国理政的道理,但以色列国是一个小国。而中国一直就是大国。因此,孔孟之道在治国理政上是最高明的。
孔孟之道主张等级秩序,佛教主张众生平等。因此儒教与佛教在逻辑上是不相容的。
耶稣之道也主张等级秩序。《聖经》明确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因此《聖经》与《四书》在逻辑上是相容的。
虽然等级与秩序是不同的概念,但没有等级就没有秩序,这也是定律。因此等级制是合理的,是必需的。
人与人在智力、德性、兴趣、特长等等方面存在差别;人与人在智慧、德行、对国家和民众的贡献上差别更大。因此等级制也是公平的。如果君子与小人平等,何来公平?!仁者就该居高位。对国家和民众贡献大的人就该富贵尊荣。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超大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0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0-10-30 03:48 , Processed in 0.019678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