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超大军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44|回复: 5
收起左侧

李文亮之死,谁在假悲痛,真狂欢?

[复制链接]
CDer:000928033
发表于 2020-2-12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超大军事

x
李文亮医生去世了,我们都很难过。

但是让我感到非常愤怒的是,在李医生过世后,外网内网都有一群妖魔鬼怪跳出来,消费过世的李医生,把他的死亡当成一杆枪,当成一个政治符号,拿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比如这个最早从外网开始流行的:“哈佛医学院为李文亮医生降半旗致敬”的谣言。



实际上,哈佛医学院降半旗,是为了悼念哈佛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的教授Stephen P. Dretler的去世。





比如网传的那张李医生妻子付雪洁的求助信,实际上并非本人所写。



最诡异的是,这封信的内容是编出来的,但是留的联系方式是真的。

这就导致付雪洁不得不出来辟谣,不然就会被电话烦死。

今天,又有人假冒了付雪洁写了李文亮的书信,付雪洁在今天下午无奈又发了一则声明,再次强调自己没有发布过任何捐助信息,希望大家不要传播,以免给家人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李医生去世以后,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中,有谁在这个时候会有闲工夫,还花心思打造如此精致的谣言?

这两波谣言,已经给李医生的家属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而更多的妖魔鬼怪,还在利用李医生的死亡做文章,他们假惺惺地为李医生的过世哭嚎,最后却每每在关键处图穷匕见。

香港废青迅速讨论是否要趁着李医生过世的时间搞事,准备向内地“输出革命”。

他们毫无人性地说:“别管李文亮是不是好人,该不该死,这同他有没有利用价值是两回事。”

“就看看怎么样能利用来攻击中国政府就行”,“不要有吃人血馒头的包袱。”



有人说,李文亮是一张好牌,要打就使劲打,不要管有没有效果,我们一直都是先试了再说,麻烦大家都上点心,别袖手旁观。



马上就有网友发现,香港废青组织了文宣团队,在微博上带节奏。





(图片来自微博网友及微信公众号“黔线曝光”)

有人已经贴出了类似废青在墙上写字的照片。



有人已经发起了在口罩上写字的活动,还拉上几个人拍了照片。

我不知道图中的人是内地人还是香港人假扮的,看看他们这个样子,不是和香港废青如出一辙吗?





各种宣传图已经画好了,经历过香港事件的大家肯定都不陌生。



我很愤怒,李医生已经过世了,有人却只想借他的名义兴风作浪?这是悼念李医生吗?这是对李医生的侮辱!

国外国内的公知竭尽全力,想把李医生打造成“反体制”的“英雄”。

可是他们忘了,李文亮医生自己就是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

在李文亮生前的自拍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胸前的党徽,在医院号召党员上前线的时候,当时已身在医院的李医生也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从疫情发生开始,截止到现在,已经有40多位在防疫一线工作的人牺牲了,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党员。

张辉,共产党员,湖南省卫生计生综合监督局党委书记、局长。



从疫情开始后,他就连续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连轴转了半个月,因过度劳累突发心梗,抢救无效,不幸因公殉职,终年56岁。



孙士贞,共产党员,山东省临沂市费县薛庄镇城阳村党支部书记,在当地当了十几年的干部。

城阳村交通便利,7个路口延伸到周边各村,收到防疫的通报后,孙士贞加班加点进行工作,一天时间就把村里900多户村民排查完毕。

排查完之后还要检查春节的过往车辆,人手紧张,他就24小时站在路口检查,确保不漏过一辆车。用他的话说就是:“疫情形势再严峻,我们城阳村不能出乱子!”

2月1日早上,连续奋战6个昼夜的孙士贞因过度劳累突发疾病,不幸去世,终年59岁。



何建华,共产党员,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民警,平时就是负责任的民警,拿过一次三等功,“先进个人”等称号多次,在大型安保工作中从未下过火线。

2020年1月26日,当天本来轮到何建华休息,但由于疫情严重,何建华主动请缨要求继续执勤。

不幸的是,下午1点,在突泉县汽车客运站工作时,何建华突感身体不适送医抢救,当晚21时许,因小脑出血抢救无效殉职,时年52岁。



在全国,类似的例子太多太多了,还有更多的基层共产党员们,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到现在还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在全国无数大大小小的村口、镇口、高速路旁、卫生防疫站,不分白天黑夜,风里雨里雪里,永远都有他们伫立的身影。









他们和李医生一样,都是勇敢的共产党员,他们都对得起自己胸口的党徽!

正是这些千千万万的基层工作人员,我们才得以把疫情控制到现在的程度。

因为湖北省某些官员的问题,我们在应对疫情时,一开始的对应的确没有做到最好。

但后续的措施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力量。

湖北省有难,我们调动了足够多的资源,短短十几天就建好了火神山雷神山。

有记者去采访建医院的工人艾时春,她说:“国家有难,这里需要你。谁都不敢上,事情谁做?”

火神山干一天工资有一千块,但当记者问工人杜海桥知不知道工资多少时,他说:“不是为这个来的。”

这样想的还不只是他一个人,因为附近的民警执勤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火神山建设者,这个工人领到7000块工资后,把钱全拿来买了牛奶,送给了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湖北省有难,国家卫健委采用了“一省包一市”的方式,让全国一对一帮助湖北省快点好起来。



这次的病毒感染性极强,有的感染者十几秒就被感染了,这样的疫情发生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但是中国发现并分享冠状病毒基因组的速度是创纪录的快,后续的封城、排查等行动都非常迅速。

中国14亿人在这个春节放弃了以往年年都有的集体活动,自愿待在家里,团结一心,等待病毒的消退。

此前的任何一个国家,在面对类似的事件时,都没有这样全民一心的强大执行力,国际社会都称赞中国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动员”。



如果大家的期望是100分的话,武汉政府是不及格的,让我们这些爱国者心寒,但中央政府做到了90分。

中国人民在疫情中的表现在我心中是满分,不接受反驳。如果按照2009年美国对抗H1N1的散漫态度,早就把病毒传到全世界了。

整个过程中,的确暴露出了各地方政府存在的很多问题,需要改正,但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做得很差”。

如果这样的体制都叫做失败,那什么样的才叫成功呢?像美国那样不负责任地任由H1N1传到两百多个国家的体制吗?



2月4日,《纽约时报》刊登文章说“新冠病毒危机暴露中国治理体系的‘失败’”。

新加坡的李显龙夫人何晶公开回呛道:

“那么美国乙型流感死亡案例又暴露了什么呢?”



对于李文亮医生头上那个“造谣者”的名号,我和大家一样都感到不满。

武汉市政府迟迟没有拨乱反正,这是他们的失职,但中央得知此事之后,已经派了人去武汉彻查此事,相信很快就能有一个公正的结果。

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会犯错误,关键在于犯了错误之后,能不能自我反省,能不能及时纠错。

如果这样的纠错速度叫做“体制之恶”,那被追杀了7年之久的斯诺登,现在还身陷囹圄的阿桑奇应该算什么呢,美国灯塔之光?



这些费尽心思制造谣言,带节奏的人,他们真的像我们一样关心李医生吗?真的像我们一样把李医生当成一个可敬的普通人吗?

不,他们不关心。

他们只想把李医生变成阿拉伯之春里突尼斯的小贩,变成一杆他们手里的枪,变成一个攻击体制的工具,希望能利用李医生的去世,点燃一把熊熊大火,看着中国燃烧。

我举一个例子,朋友圈里某些人疯狂转发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的名言,俨然自己就是争取自由的斗士。



但殊不知,索尔仁尼琴虽然反对极权主义,但绝不是什么追求自由的斗士。

他在苏联的时候写书骂苏联,追捧沙俄和东正教,生活在20世纪,却一直向往着19世纪的沙俄帝国。

这就好比一个中国作家享受着新中国工业化带来的好处时,却天天幻想着回到满清,觉得满清版图更大,强无敌。

西方给他发诺贝尔奖,让他上时代周刊,不遗余力地想要把他打造成一个反苏斗士,让老百姓相信他的建议是为了国家好。

他笔下的古拉格监狱,被西方媒体无数次地拿出来做文章。

苏联在的时候,他们就用古拉格拿来攻击苏联的劳改营,说劳改营惨无人道;苏联没有了,他们就用古拉格来攻击中国在新疆办的学校,口气都如出一辙。

可是,被苏联开除国籍以后,到了西方,索尔仁尼琴发现自己被西方用完就扔了,就又开始骂资本主义,骂自由主义,闹得美国的宣传机构灰头土脸,只能把他送回去。



回到俄罗斯以后,索尔仁尼琴亲眼目睹了实现了“民主”和“自由”后的祖国满目疮痍,他的立场发生了重大转变,他又开始骂戈尔巴乔夫,骂叶利钦。

可是,强大的国家已经没有了,再怎么骂也回不来了。

欧美媒体把他称为“俄罗斯的良心”,俄罗斯政府给索尔仁尼琴在海参崴立了雕像,但俄罗斯人民可不这么认为。

他们反对给索尔仁尼琴在海参崴立雕像,雕像立好之后,马上就有民众去给他的雕像上挂牌子,在牌子上写“犹大”,讽刺他是一个叛徒。

挂牌子的人还在youtube上发视频,引用民调调查说,75%的民众更希望看到斯大林的雕像,而不是这个叛徒的。

那些利用李医生炒作的人,不过是又一个索尔仁尼琴罢了。



疫情才是眼下最大的敌人,战役已经来到了关键时刻,而某些人却不遗余力地想要在这个时候摧毁我们的信心。

试问,在这个时候,不是我们的敌人,谁会希望现在的秩序崩坍?谁会希望我们绝望?

我们批评湖北政府的问题,是希望国家能解决问题。

而有些人“批评”问题,是希望借着问题解决国家。

等到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纪念疫情中包括李医生在内的众多一线的英雄们,为他们树碑立传。

但我绝不想顺着那些别有目的,想要兴风作浪的人的思路和口吻走,把李医生的不幸离世,变成一群苍蝇的盛宴,一群豺狼的狂欢。

他们不配悼念李医生。

本文转载自“乌鸦校尉”,仅代表作者观点,仅供读者阅读参考,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408417
发表于 2020-2-13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谁一手拿着人血馒头,一手拿着搅屎棍?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392708
发表于 2020-2-13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有极少数人是“假悲痛”。但是大多数网友是真悲痛,希望改变一下官僚主义作风和“不担当”。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490806
发表于 2020-2-13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不如说谁给人家弹药机会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898624
发表于 2020-2-13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调查组给出一个结论,让李医生能够卸下重担,也让宵小之徒闭嘴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122875
发表于 2020-2-15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亮是共产党员,没有受过任何党纪处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超大军事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0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0-2-17 21:38 , Processed in 0.024921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