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超大军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56|回复: 6
收起左侧

转一篇关于211高地作战的文章

[复制链接]
CDer:001161278
发表于 2020-1-10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超大军事

x
“6.11”作战失败的实情原来如此——《211高地作战从失败走向胜利的启示》概述篇8https://mp.weixin.qq.com/s/an-Xh3YbiL5uKWpWQknoZw

       “6.11”作战失败的标志是211高地的1、2号哨位的得而复失,也就是第二次失守。
        两个哨位第二次失守的具体情况,至今扑朔迷离。
        当年在战场上,对于两个哨位的第二次失守曾经进行过两次调查。第一次:6月18日至22日,因为发现两个哨位有敌人,总部工作组与六十七军共同进行的调查;第二次:10月21日至27日,因为战场以外的议论,六十七军内部进行的调查。
       时任六十七军作训处长冯育军,在《我的战地日记》中比较具体的记载了这两次调查。详见《211高地作战基本过程考证之二(“6.11”作战)》。
       从冯育军处长关于两次调查的十多篇日记看,当时调查的问题先后有5个:
       1、两个哨位上是否有敌人?
       2、“6.11”作战中是否真的占领过两个哨位?
       3、我们什么时间放弃了两个哨位?
       4、敌人什么时间占领了两个哨位?
       5、放弃两个哨位的事情,军、师是否知道?
       这些问题,在冯育军处长的日记里,结论并不是很明确。起初,我想梳理出一个比较明确的结论,但是,在我梳理那些具体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我感到,严重的并不是那些细节问题,严重的问题也是不用查证的问题,那就是:在“6.11”作战中,211高地1、2号哨位的得而复失,是我们自己偷偷的、主动的放弃的。也就是说,越军再次占领两个哨位,并不是打下来的,而是在我们放弃了一定时间后悄悄进入的。
这个真相让我震惊!
       由于这个颠覆性的真相,我对“6.11”作战失败的原因、责任及其教训的认识,也发生了一些颠覆性的变化。

       第一,“6.11”作战失败的真相竟然并非战败!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两个哨位的得而复失,是因为我们防守不力被越军再次夺去的。因为,此前看到的官方资料都是这么说的。我们再看看过去看到的官方资料中有关“6.11”作战失败原因的记述:
       在成都军区《老山、者阴山地区对越作战基本总结》中写的是“因步炮协同不够密切,反击战斗未达预期目的。”
       在《陆军第六十七军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总结》“存在问题”部分写的是“未能有效地组织防御没能达到反击的目的”。
       在六十七军1985年11月8日的《老山地区雨季作战基本总结》中写的是“未有效地组织防御,致使战斗“未能完全奏效”。”
       这些官方资料虽然在语言叙述上有所不同,但基本意思都是一样的:“6.11”作战中,211高地的得而复失,是因为没有组织好防御而被动丢失,就是说,是打不过敌人而被敌人夺去的。
       在《粟戎生谈1985年67军211高地作战》中,也说到两个哨位第二次失守的问题:
       “直到6月18日我们军指挥所才了解到,211高地1号哨位有敌人。我们觉得11日反击部队报告夺占1、2号哨位,应该是真实的,绝不相信部队会造假!但是何时又被敌人占据,如何占据的?我们想不明白,部队也讲不清楚。从战场情况分析来看,应该是在我无人守卫1、2号哨位的情况下,敌人乘虚而入的结果。因为这几天没有发生再次争夺的作战行动。为什么没有人守卫?只能分析是:对防守作战行动,团指挥所有明确命令,但在当时的条件下,现场指挥员无法具体组织落实,即使当时能够指派人员进洞防御,但对于接下来的协同和支援保障,是不可能组织落实的。因此当坚守1、2号哨位人员牺牲或负伤后离开,就会出现无人守卫的情况。”
       重新阅读粟参谋长访谈,我想,粟参谋长在访谈中已经明确的告诉我们:两个哨位是在“几天没有发生再次争夺的作战行动”、“我无人守卫1、2号哨位的情况下”,越军“乘虚而入的”。那么,过去阅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察觉到两个哨位是主动放弃的呢?
       这是因为,一方面,粟参谋长没有明确的说五九五团放弃两个哨位,而且说“对防守作战行动,团指挥所有明确命令”;另一方面,粟参谋长对两个哨位得而复失的原因说的是:“现场指挥员无法具体组织落实”团的防守命令,“即使当时能够指派人员进洞防御,但对于接下来的协同和支援保障,是不可能组织落实的。”也就是说,想守也是守不住的,得而复失是被迫的,是能力受限,而不是能守不守。
反复看了冯育军的日记才明白,两个哨位第二次失守,并不是战败,而是主动放弃。
       “(6月18日)今天,总部工作组对211高地的情况提出疑义,主要是由陈光辉引起的,这个情况引起了我们的重视。下午有一名从211高地下来的战士讲,1、2 号哨位有敌人,并向他投了手雷……初步查明,一团占了211高地后,没有组织防御就只守了 3号哨位。
       (6月22日)就211高地的问题开会统一认识,由于到目前为止,还找不到一个人进1、2哨位或者看到一个人进洞,所以对于总部工作组的意见只有承认。
       (6月23日)对于重大事件结局的评价往往是当事人比较难以转变原有看法。但是,证据却使你无法选择第二种否定的办法。
211高地已经使人伤尽了脑筋。不过今天在统一两位师的领导同志认识时还是顺当的。几名证明人仍在医院中寻找,至于他们的证明如何,现在还很难说。不管怎么说,当日没有占领1、2号哨位或者说一度占了,后来未继续坚守,都可以理解为未凑效……”
      

       第二,严重的作风纪律问题竟然接二连三!
       从6月11日夺占211高地两个哨位的当晚,到6月22日总部和军调查认定“当日没有占领1、2号哨位”,五九五团及一九九师有严重的作风纪律问题,而且是接二连三的。
       一、6月11日,“没有占领1、2号哨位”,擅自改变了事关国家战略利益的战役、战略决策。
       6月4日,最晚6月6日军召开师长政委会议以后,军师团各级应当都明确了此次作战的目标是夺回并坚守两个哨位,而且,应当明确这个任务的战略意义以及总部的坚定决心。但是,他们在攻占目标以后,竟然敢于擅自改变原定坚守的计划。
       二、6月13日下午,在军否定了一九九师“用火力控制1、2号哨位”的报告以后,师竟然敢于继续违抗命令!
       在《粟戎生谈1985年67军211高地作战》中说到:
       “13日将近下午5时,40师(乙)向军请示,提出对211高地的防守部署:人员坚守3号哨位,用火力控制1、2号哨位。军未批准。”
       冯育军处长6月13日的日记记载的更加具体:
      “ 这一日,211高地逐步平静。下午,军的首长除吴副军长外均去前指听军委扩大会议精神传达。16时45分,A师(乙)参谋长请示:“对211高地情况做了分析判断:①我夺取哨位后,敌对我运输线封锁非常厉害,兵力增援非常困难,粮、弹、水送不上去,非常不利于长期坚守。②原我1、2、3号哨位全部被炸塌,部队坚守无处藏身,当时洞口进不去人,部队无法生存。③3个哨位孤立不能支援,不成体系,比较被动。为了利于长期坚守,人员坚守3号哨位,因为3号有洞子,用火力控制1、2号哨位。用255高地高机、无坐力炮和85炮控制”,并报了实现这个决心的四条措施。
      我当即答复:“军长政委不在,在研究决定此事之前,不能采取任何退守行动”, 并向吴副军长做了报告,吴找师长指示:“这事事关重大,不能随意撤出,总部、军区都十分重视,先采取措施,制止敌人,火力封锁。”
19时4分军研究该师请示,军长接着给师长打电话:“211高地不能放弃,放的决心是不能下的。这是总部、军区的权限,放弃了将来不好收拾。要组织166、146等阵地火力支援,我们现在是每个阵地独立作战,徐副总长讲过几次,要想积极措施,一个是组织阵地火力支援,一个是各哨位架电话联络,一个是防炮击。” 经研究,军参谋长对师参谋长做了下列指示:“第一,1、2号哨位必须坚守,不得撤离;第二,要组织166、111、146等周围阵地对211高地进行火力支援;第三, 抓紧组织工兵构筑255至211阵地之间的运输线。”
       军里的批复,不能不说是非常明白的,是非常坚决的!是三令五申的!也是苦口婆心的!
       但是,后来的事实是,一九九师竟然敢于持续违抗命令,而且一直违抗到总部工作组查出来的时候。
       三、五九五团及一九九师一直在隐瞒实情。
       在两个哨位第二次失守的全过程中,五九五团及一九九师都存在隐瞒实情的问题。
       可以分三个段落:
       第一个段落:6月11日、12日所报防守部署不实。
       冯育军处长在6月11日的日记中记到:
       “17时38分师作训科长报告:“我全部占领211高地,连长在1号哨位2人,2 号哨位3人,3号哨位仅有1名伤员坚守。准备机动一个排到211高地。三团3连 1排从147阵地出发支援211高地。”
       冯育军处长在6月12日的日记中记到:
       “12时9分,我们从一团得知的情况是:①在211高地的兵力,目前已初步查清的有16人,其中三团3连1排11人,在1号哨位;刘海军、陈光辉军在3号哨位;王召栋、宋可和和1名报话员在2号哨位,各哨位周围小洞还有我们的人,但有些还没有联络上,尚待查清。②单位番号:一团1连、3连、9连、三团3连。③哨位工事:1号哨位部分被毁,2号哨位大部被毁,3号工事基本毁坏。④占领哨位时间:7时20分占领 1、2号哨位附近表面阵地,1号哨位15时30分占领,2号哨位17时占领。”
       两天两次部署报告,都是很具体的,但是,我们再看看冯育军处长6月22日的日记:
       “就211高地的问题开会统一认识,由于到目前为止,还找不到一个人进1、2哨位或者看到一个人进洞,所以对于总部工作组的意见只有承认。……”
       既然始终“找不到一个人进1、2哨位或者看到一个人进洞”,那么,6月11日和12日,一九九师及五九五团那么具体的防守部署报告是哪里来的?除了选择“谎报军情”这个词还能是什么呢?
       第二个段落:13日下午军否决了一九九师的报告后,他们违抗命令的行动也是偷偷的,一直隐情未报的。
       第三个段落:从18日总部发现两个哨位失守,到22日军里承认总部工作组的调查结论,一九九师都没有承认两个哨位放弃未守的事实。
       我们再看看冯处长6月23日的日记:
       “今天在统一两位师的领导同志认识时还是顺当的。几名证明人仍在医院中寻找,至于他们的证明如何,现在还很难说。不管怎么说,当日没有占领1、2号哨位或者说一度占了,后来未继续坚守,都可以理解为未凑效……”
       从冯育军处长日记分析:
       六十七军首长机关是无可奈何的接受“总部工作组的意见”的,而且,他们还在继续寻找推翻“总部工作组的意见”的证据。这说明,一九九师一直对军首长机关隐瞒实情。如果一九九师一开始就承认“当日没有占领1、2号哨位”的真实情况,六十七军首长机关就不可能下那么大的功夫去坚持做反证调查。
       冯处长说“统一两位师的领导同志认识时还是顺当的”,这个情况告诉我们两点,一是一九九师领导这个时候才被动接受“总部工作组的意见”的,而不是提前坦白的;二是一九九师领导接受“总部工作组的意见”时没有再抵赖,这说明他们心里对自己的隐情不报是明明白白的。
       我曾经想,是不是一九九师也和军部一样被蒙在鼓里呢?
       但是,看一下冯育军处长10月27日的日记就明白了。
       “对211高地问题继续组织调查……师里讲:此状师未向军里报过,团也未正式向师里报过……”
       怎么理解“团也未正式向师里报过”?
       没有向师里正式报过,等于勉强承认非正式的报过!
       我们看看,一九九师到最后承认错误仍然吞吞吐吐。
       他们所谓的“未正式”报告,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但是,不管报告的形式和对象是不是正式与规范,总是报告了,你总是知道了啊。再想想当时在战场情况,许多命令和报告都是口头传递的,但是,从来没有人说那些报告是非正式的、是不算数的。况且,明知道是严重的违抗命令的事情,谁能正式起草文件呢!
有一点还不够明白的是,五九五团是哪一天才给师里非正式报告的。
       但是,师里给军里始终连一个非正式的报告也没有!
       这样分析,从6月11日到23日接受总部工作组的调查结论,五九五团及一九九师一直在隐瞒实情。
       按照六十七军一直积极反击的决心与态度分析,当时如果及时报告了放弃两个哨位的实情,也许还有可能再次夺回来。遗憾的是,一九九师没有给六十七军这个机会。

       第三,五九五团及一九九师在作战指导思想上竟然一直消极!
       弄清了主动放弃两个哨位的真相和严重性之后,我曾经分析,五九五团和一九九师怎么能有那么大的胆子,会不会是一线指战员打不过越军被迫撤下来?会不会是一线指挥员擅自做主撤下来的?会不会是一线指挥员偷偷撤下来后对团隐瞒实情?
       在找不到这一方面的文字资料的时候,我听说,前一段时间,一位原六十七军首长和几个五九五团的战友见面的时候,听他们说:“我们从1、2号洞撤离是接到了撤离的命令。”
我曾经说过,口头的回忆不能轻信。我还想寻找有关的文字资料。但是,进一步分析当时的情况,正常的指挥大都是通过电话或者电台的,是没有书面形式的指挥文书的,而这样明显的、严重的违背上级意图的命令,是不可能留下文字资料的。
       在我进一步阅读、梳理冯育军处长的日记时,我对那个“撤离命令”持相信态度,因为,我发现,五九五团和一九九师对坚守两个哨位的意义的认识一直不高,他们一直缺乏坚守两个哨位的信心和决心!就是说,他们有主动撤离的思想基础和动机。
       从冯处长6月13日的日记看,一九九师上报“用火力控制1、2号哨位”的报告时,六十七军的态度是非常严厉的,道理也讲的很明白的。此后,六十七军领导以及总部工作组还先后对他们进行过当面教育。
冯育军处长在6月17日的日记中记到:
       “下午,总参作战部李部长到军,军长汇报了接防和作战情况。
       对于我军的作战,第一仗打得很好,但也出了一些漏洞。 211高地1、2号哨位的失守,造成4人被俘是政治上很严重的一个问题,惊动了外交部。所以夺取211 高地是有重大意义的,必须守住。
       师团对于211高地至今仍有不同的看法,李部长前去讲了一下特别起作用。因为他们那里总认为是军里压他们打的,实质上他们并不晓得上级的总意图…… ”   
       在总部工作组6月18日发现两个哨位已经失守的情况后,6月19日,六十七军军长去了五九五团,又对他们进行了教育。冯育军处长在6月19日的日记中记到:
       “早上5点半我们去208高地A师(乙)一团,呆了两小时,军长对团的主要领导交谈了两个多小时。看来,下面对211高地反击战的认识与上边精神有很大差距,对为什么夺下211高地而付出较大的代价有些想法。信心是一个大问题,轮换的思想已暴露出来,但兵员有所不足。部队中被敌一打就散的问题有一些,形不成坚强的整体力量,这实在使人恼火。”
       如果说一九九师在当时还没有提高认识,那么,三个月以后的“9.8”作战中,他们应当能够认识到坚守两个哨位的重大意义了吧,应当有信心了吧,应当有坚守的决心了吧。但是,想不到,9月12日,在敌我双方都很困难的情况下,一九九师又“提出若两哨位被毁则以火力控制”的报告。
        冯育军在9月12日的日记中记到:
       “今日战事仍在进行,昨夜敌人组织了两次小的反扑,未成什么气候。(我注:越军的反扑并不大)
       我偏马85加农炮对敌4号洞进行了炮击,将该洞炸毁,敌无处藏躲,Ml高地之敌对防御产生了动摇,要求炸毁Ml而放弃阵地,但其上级没有批准。(我注:越军也很困难啊)
我方1号哨位遭敌炮击,破坏严重,前方防守分队亦有放弃之意。
       军领导19时30分开了紧急会议,研究了当前作战问题。军长做了结论性发言,“收复211高地1、2号哨位作战中,夺占和打反扑很好,三团7连接防后抗敌反扑也打得很好。师这几天的措施和现地指挥是比较及时和周密的。当前情况,总的讲,敌人很困难,我们也很困难,但敌人的困难要大于我们,尤其是下午85加农炮打中敌4号洞后,敌守Ml的决心动摇,想放弃固守企图。但敌982团的决心较大,其原因是1、2号哨位是它上来后得到的,占的便宜不能丢,再是怕我占领东高地。我们的情况是,在抗反中伤亡也较大,最困难的是1号哨位,工事薄弱,只能放2个人,而且和敌人接近。决心,根据总部和前指指示和敌我情况,必须下定决心坚守211高地,彻底粉碎敌人反扑企图。如果放弃1. 2号哨位,在政治、军事上不利,即使主动放弃,敌人也会大力宣扬,放弃1号对我2号也是个威胁,要准备付出代价。措施:一是要迅速增加兵力,要准备同敌较长时间争夺的兵力,要用一个比较熟悉211高地的连队上去。二是为了减轻211高地压力,明日搞重点炮击和火力拔点,直瞄火炮重点打东高地。130加农炮直射A6。三是加强军工组织, 把弹药物资运上去,把伤员烈士运下来。四是指挥问题。在没有相对稳定的情况下,仍由1团负责,三团要派团干部参加一团指挥,逐步掌握情况,接替指挥。五是万一 1号哨位被打塌,要采取措施。”根据军首长研究的处置方案措施,我们随机向A师(乙)发了急电。
       发电之前该师来电,提出若两哨位被毁则以火力控制,如1号被毁则守2号。 看来还得统一他们的思想,放弃是不行的。
       其实只要加修工事,守住不是不可能的,关键是信心。”
       从冯处长日记看,军和师在决心的坚定性上差距很大啊。冯处长9月13日的日记进一步反映了这个问题:
      “ 211高地的防御可以说进入比较艰苦阶段,主要问题是添油方式不恰当,由2号到1号比较困难,再是组织指挥由于两个团交接而显得不够及时、果断和清醒。我打掉4号洞以后,敌似又利用我火力间隙而进入该洞。据观察,距我方哨位只有7米多远,这是我防御的潜在危险。
敌人的Ml也十分困难,要求侦察兵和工兵增援,仍未到达,那里也成了敌人伤心的地方,有人讲成了敌人的伤心岭。不断地伤亡,使敌人逐步失去争夺的信心。
敌人广播讲,我动用一个团的兵力对其进攻,并占了越方一个高地。我们从军事观点上讲,敌人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夺占了该高地,我们军人就是通过军事上的行动到达全局上的政治上的目的。
       现在,我们仍在担心,能否坚决地守下去,当然从军里看,决心坚决、信心足, 而坚守分队情况不明,如果防御组织不周到,则会导致较多的伤亡,使坚守出现更多的困难,从上报的情况看,三团7连接防后做长时间坚守的思想准备不足。 ”
       我判断“撤离命令”的真实性还因为,五九五团和一九九师一开始就隐瞒实情。
       6月13日下午,粟戎生参谋长才离开五九五团,从6月11日晚上到13日下午两天多时间,他在团指挥所都没有听到两个哨位已经失守的情况,说明五九五团隐瞒着他,说明五九五团一开始就隐瞒实情,说明他们下功夫隐瞒实情。
       208高地的那个团指挥所我后来去过,地方很小的。如果不有意识隐瞒,如果不下功夫隐瞒,一线来的电话是能够听到的。
       这样,如果一开始的失守是一线指挥员造成的,如果团指挥员一开始没有想放弃两个哨位,那么,一线阵地来的消息为什么能够隐瞒了呢?一开始就成功的隐瞒,说明他们一开始就有偷偷放弃不守的动机。
       看了这些,我也明白了另外的一些问题,一个战斗精神如此低落的指挥班子,一个思想作风有严重问题的指挥班子,在战斗残酷的情况下,怎么能不埋怨上级催促呢?怎么能不埋怨上级“干预”呢?怎么能不埋怨上级“瞎指挥”呢?怎么能不推卸失败的责任呢?
       在“9.8”作战中,多亏了六十七军首长机关决心的坚定!不然,“9.8”作战的结局又将同于“6.11”作战。
       当然,也多亏了一九九师这一次没有擅自改变和隐情不报。
        第四,失败的责任到底由谁来负?
       我过去一直认为,六十七军军部开始积极反击的决心是对的,但是,6月11日,在反击分队连续三天不能按时到位,连续两次返回重新组织,部队士气很低落的情况下,坚持打到底的决心是错误的,也是造成“6.11”作战失败的重要原因。
       形成这个认识,并不是因为网上的对六十七军尤其是对粟戎生参谋长的责怪。我的认识,一方面因为,我过去了解到的情况是,当时确实打不赢,尤其是很难守住。一方面是因为六十七军自己一直在检讨,粟戎生参谋长也在检讨。
       六十七军的检讨可谓三番五次,算得上深刻与坦诚!
       在六十七军1985年11月8日的《老山地区雨季作战基本总结》中写到:
       “三是,由于急于求成,在战斗准备不够充分的情况下,6月11日组织了 574号阵地西高地两个哨位的反击作战。虽然攻击分队一度占领了反击目标,但未有效地组织防御,致使战斗“未能完全奏效”。军对仓促组织此次作战负主要责任的问题,于6月27日向军区前指和总参作了检讨报告,8月7日又在军党委会上作了检讨。”
       现在看来,既然两个哨位是在夺占后偷偷的放弃的,我们不能再说当时难以打赢、难以守住的话,我们不能再说六十七军6月11日打到底的决心是错的!不能再说“军对仓促组织此次作战负主要责任”!因为,一是实践证明是可以打下来的;二是守住是可能的。
       未守即撤,怎么能说是守不住呢?
       在越军“几天没有发生再次争夺的作战行动”的情况下,怎么能说守不住呢?
       后来“9.8”作战的情况说明,守是艰苦的,但是,是能够守住的。
       当然,“6.11”作战期间,部队的作战能力比不上“9.8”作战的时候,按五九五团及一九九师当时的指挥协同水平,肯定打不出“9.8”作战那样的效果。但是,如果不主动放弃,如果有当年上甘岭的精神,也不会叫越军轻易占领。即使谁都守不住而形成拉锯,越军也不能那么猖狂,我们国家和军队的威望也不能受到那么大的伤害。
       在越军以两个哨位作为喧嚣胜利的资本的情况下,两个哨位的归属就是胜负的标志!
       那么,是谁造成两个哨位的丢失,失败的责任就应当由谁来负。
       既然失败的事实不是战败而是主动放弃,是擅自做主而放弃,是违抗上级三令五申的命令而放弃,是隐瞒着上级偷偷的放弃,那么,失败的责任还能让坚持积极反击的军首长来负吗?还能说上级“急躁”、“干预”吗?还能说粟戎生“瞎指挥”吗?

       第五,严重的作风纪律问题竟然可以容忍!
       在我看到六十七军主动承担责任的大度与坦诚的同时,也感到六十七军对五九五团和一九九师迁就庇护的问题。
       在事关国威军威大局的作战行动中,部队竟然敢于擅自改变战役、战略决策,甚至在上级三令五申之后仍然违抗军令,而且一直到总部查出来的时候仍然隐瞒实情。问题还不够严重吗!
       后来的实际后果更加严重!
       我们偷偷的放弃,越军悄悄地进入,使越军轻而易举的捡了一个大胜利,为越南那个“第三世界军事强国”给足了面子!却使我们的国威军威遭受了极大的伤害。其后果是国际性的!
       当时如果不放弃两个哨位,坚守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那就是一个胜仗啊!但是,偷偷的放弃,不论是在战场,还是在国内与国际舆论,都造成了我军打不过越军的丢人局面,不仅严重挫伤了一线指战员的士气,而且,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无不胜的历史抹了一个不小的黑点点!其后果是历史性的!
       从6月4日开始筹划,8日开始行动,11日终于打下来,折腾了一周时间,从统帅部到昆明军区,从军师团到一线指战员,耗费了多少精力,经历了多少煎熬,尤其是付出了多少鲜血和生命,他们却轻而易举的放弃不守,前功尽弃!这才真的是叫英烈们的鲜血白流了!
       但是,这么严重的问题,却没有找到处理谁的信息,但却知道,打仗回来后,师团领导还照样提升了。
       在六十七军三番五次的检讨的同时,却找不到一九九师的检讨。我把一九九师战后编写的《鏖战南疆——老山地区防御作战战例、总结》翻了几遍,没有找到他们认错与检讨的内容。在工作总结中写“存在问题”,这是一般的甚至是必须有的行规,所有轮战部队的轮战总结中都有“存在问题”部分,恰恰是问题最大的一九九师的轮战总结没有。在一九九师《老山地区防御作战总结》中,经验写了十条,竟然没有“存在问题”那个部分。在一九九师《老山地区雨季防御作战总结》中,虽然有“雨季作战存在的问题和教训”这个部分,但是,其内容比老山的大雾还朦胧。
      “ 雨季作战存在的问题和教训
       1、作战初期,兵力部署不够周密合理。前沿阵地兵力稀疏,力量单薄,有些片面强调“存兵”,加之部队对敌情、地形和气候还不完全适应,主观上考虑不够全面,照顾不够周到,造成了一定的被动。
       2、出击作战予备力量不足,未能抓住出击成功的有利战机,扩大战果。
       3、战场管理呈现“马鞍形”,两头紧中间松,由于作战任务重,一度有所忽视,因车辆事故和雷伤造成的非战斗减员和损失较大。”
       从冯育军处长7月15日的日记看,六十七军曾经考虑调整他去兼任五九五团团长。我认为这是加强一线指挥的有力措施,但是,这个方案当天就取消了。冯育军处长在7月15日的日记中记到:
中午,部首长打招呼,准备让我去那拉口方向一团兼团长,我的态度是坚决服从,力争干好。在敌M2反扑行动即将实施前夕,首长赋以重任,也就是临危受命吧!我也深知这一仗的至关重要。晚饭后我被正式告知,明日就去上任,初定为 A师(乙)副师长兼一团第一团长。虽然很突然,但我还是抓紧时间做出发准备,并开了处务会交了班。大约23时左右,又被告知,经与有关方面研究确定不去了,其理由是外单位去的领导太多,担心影响情绪,所以这样定了。
       此事虽未实现,但也感到军首长已是下了最大决心,已是处于无奈的情况之下,用参谋们的话讲“不想让去又不得不去”。
       一支法纪不严的部队是打不好仗的!
       一支法纪不严的部队是打不好仗的!
       一支法纪不严的部队是打不好仗的!
       六十七军为下级承担责任,不能说不大度,但是,那么严重的问题仍然迁就庇护,不能说有利于作战,不能说有利于锻炼部队。
       粟戎生参谋长在背了几十年黑锅的情况下,仍然为部队的声誉担忧、辩解,甚至庇护。从个人道德品格上评论,我为他的任劳任怨与高风亮节肃然起敬。但是,从党性原则去评价,我却难以赞同

       期望五九五团、一九九师的老战友提出不同的资料与意见!
       期望大家发表不同意见!
       如果我的考证和分析是错的,我检讨!
       重要的是历史的真实!
       重要的是给历史留下正确的历史借鉴!




新人发不了图,原文里每段证据都有截图。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910559
发表于 2020-1-11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写的有水平!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466266
发表于 2020-1-11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上对211作战评价是一边倒的,也是情绪性的,这篇文章分析的有理有据,不容易。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61278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一篇关于211高地作战的文章


公众号里有一系列的文章,还有原始资料,欢迎关注。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1160977
发表于 2020-1-11 14:08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战到底阵亡多少人?有说牺牲七十多人 也有说牺牲两百多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910559
发表于 2020-1-11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一篇关于211高地作战的文章

vivid1984 发表于 2020-1-11 13:46
公众号里有一系列的文章,还有原始资料,欢迎关注。

谢谢推荐!文章有理有据。另外从第一手资料看来,之前网上一直挨骂的粟公子,应该是人品非常过硬的好人。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910559
发表于 2020-1-11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转一篇关于211高地作战的文章

guangdetaozhou 发表于 2020-1-11 14:08
这一战到底阵亡多少人?有说牺牲七十多人 也有说牺牲两百多

531, 611前后打了两仗,每天还有零星伤亡。估计总伤亡200多,其中牺牲70多人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超大军事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0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0-2-22 21:23 , Processed in 0.032438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