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超大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70|回复: 8
收起左侧

吸血鬼︰恶夜猎杀(ZT)

[复制链接]
CDer:000040666
发表于 2007-02-05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
以下内容均来自网站“最深的地下城” http://www.ntrpg.org
背景概述

译者: Elwing

「吸血鬼︰恶夜猎杀」的世界并不是现实世界,尽管它相似得足以令我们感到惊慌。这个有吸血鬼栖息的世界是我们这个现实世界的镜像,是它黑暗的影子。这里邪恶潜伏,随处可见;「终夜」(Final Nights)紧跟在我们身后,整个地球在悬崖边摇摇欲坠。这是黑暗的世界。

表面上,「黑暗世界」跟我们居住的「现实」世界相差无几;增加的是在底层翻腾汹涌的恐怖──现实世界病态的一面在「黑暗世界」中更为明显。我们的恐惧在此都成真了︰政治更为腐败、生态更为恶化;而吸血鬼确实存在。

现 实世界与「黑暗世界」的许多差异均来自于吸血鬼──他们自称为「血族」。他们的血缘古老而不可考,他们玩弄人性,如同猫玩弄老鼠于股掌间。不死的血族操控 社会,除了排遣夜晚的无聊与不安之外,也为了警戒千年宿敌的阴谋诡计。不死之身对吸血鬼而言是个诅咒,因为他们被永无止尽地囚锢于凝滞的时间与腐朽的肉体中。


世代(Generations)与该隐(Caine)

这 些天谴者(The Damned)辨认彼此的一个方法,是依年代与世代(generation)来区分,或者依他们往上追溯到吸血鬼始祖该隐(Caine)之间的年代距离来决定。年轻的吸血鬼必须向长老们证明自己的能力足以胜任某个地位,而血族社会通常一成不变,就像他们本身的永恒生命一样。不过,由于血族长老总是在寻求人 才与结盟以对抗圣战(Jyhad)中的敌人,因此仍然有少许的流动性。

地位最高的是第三代吸血鬼,上古耆宿(Antediluvian)。大多数吸血鬼认为这些长老都成了传说──在现今的夜晚中,没有人确实看过他们。位阶最低的是新生(neonate)与劣族。劣族不属于任何氏族,或者是因为血缘太稀薄,无法追溯到任何一族。

‧ 上古耆宿︰这些古老的吸血鬼倘若存在,便是世界上最强的生物。他们是第三代,离第一代吸血鬼该隐只有两代之遥。若当他们决定从长眠中醒来,所有跟他们有联系的人都会受到很大的震撼。从一些断简残篇中对他们作为的描述看来,他们所拥有的能力迹近于神。在血族的传说中,最早有十三位上古耆宿,其中有几位据说已 被摧毁。圣战是他们永恒的斗争,也因此影响了所有的血族,而层层操控与无数诡计让这些祖先的阴谋隐微到几不可测。

‧麦 修撒拉(Methuselahs)︰如果说上古耆宿是血族的神,那么可怕的麦修撒拉就是半神或降神(avatar)。当吸血鬼活到一千至两千年之间的某一刻,会发生剧变,有时是肉体上的剧变,不过多半是心智或情感上的。不过无论如何,经历这种剧变的吸血鬼都不再具有人类的外观,完全从世俗的物质界跃入超自 然界。麦修撒拉多半会遁入土中休眠,远离年轻吸血鬼的毒牙与野心。不过,他们的力量仍然很强大,即使与世隔离,依旧可透过心灵力量(如魔法或心灵传讯,甚至通常是无形的)去指挥爪牙进行深不可测的谋略。血族相当惧怕麦修撒拉,据说他们的特性非常骇人。有关他们的谣传众说纷纭,有说他们的皮肤均已石化,有说 他们形销貌毁,非常丑陋,也有说他们拥有令人不敢直视的超凡美貌。据说有些麦修撒拉只饮用吸血鬼的血,而有些则深居在石墓中,却掌控整个国度的命运。

‧ 长老(Elder)︰活了数百年之久,多半位于第六到第八代的吸血鬼,称之为长老。累积了数百年的求生智慧与权力欲,使他们成为圣战中最活跃的人物。他们不像上古耆宿与麦修撒拉被长期的休眠所束缚,也没有年轻的血族那么弱势而容易操控。「长老」的判定很主观,在新世界(New World)中有资格称为长老的人物,在欧洲或其它古老文明地区中可能只能算是「辅者」(Ancilla)。长老维系着血族的权力结构,运用自己维持了几十年或几百年的控制力,防止年轻的吸血鬼获得过高的权位。

‧ 辅者︰较年轻的吸血鬼称为辅者,他们成为不死之身已有一、两百年的光阴,也在血族社会中受到认可,占有一席之地。辅者是高位血族之仆从──如果够聪明或运气好,就能成为明日的长老。此一阶级介于新生与长老之间,这意味着他们虽说是尝够了鲜血的滋味,但由于经验与年龄都不够,所以还不是圣战的正式成员。世界 人口在近两百年来成长迅速,以致于占吸血鬼最大比例的就是辅者与新生。

‧新生︰从刚独立的雏儿,到活了一百多岁但慵懒度日、无所作为的吸血鬼,都是新生阶级。他们尚未有一番作为让长老认可他们的能力,因而背负着新手的污名。他们可能在一夜之间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而晋升,但更可能沦落为其它邪恶阴谋底下的卒子。

‧ 雏儿(Fledgling)︰又称为「子嗣」(childe),除了该隐之外,每个吸血鬼都必定是另一位血族的「子嗣」。雏儿是刚获新生不久,尚在主人(sire,赋予吸血鬼新生与血缘者)监护与保护之下的吸血鬼,在血族社会中不受尊重,仅被视为主人的财产,而不是正式的一员。当主人认为雏儿已经准备妥 当时,她便可在亲王(Prince)的同意下升为新生阶级。


氏族与党派(Sects)

传 说该隐「育生」了一群后裔,这群后裔再各自育生子嗣,这群第三代子嗣即为现今氏族之祖,所有的吸血鬼都是从其所出,承袭了他们的一般属性(Trait)与 特征。这个传说当然有部分属实,每个氏族的后裔都经由血缘继承了一套特属的能力,在这套能力上比其它氏族更容易精进;同时也继承了该血缘特殊的弱点或性格缺陷(flaw),形成了氏族的独特性。

血缘对血族而言非常重要。虽然血族天性多半独来独往,极力避免结伴,但是这些天谴者仍然非常重视他们的继承权。吸血鬼的荣誉不仅源自于世代,也来自氏族,拥有显赫身世的吸血鬼即便顽劣愚騃,仍会受到少许尊重。

已 知的氏族有十三支,各源于一位上古耆宿。不过在血族世界中流传着有关「低等」(lesser)氏族或旁系「血脉」(bloodline)的耳语,认为他们 存在于历史中不为人知的阴影中。很少有吸血鬼声称自己是出于这些神秘的血脉,即便有,也不脱抱着幻想自我欺骗的劣族之身。有关这些氏族的详细信息,请参考手册后附的氏族介绍部分。

党派是指一群据称具有共同理念的吸血鬼,他们是现代的重要产物。大部分的吸血鬼都归属于某个党派,不过也有些声称独立、中立,或只效忠于自己的氏族。「秘隐同盟」(Camarilla)算是现今最庞大、最普及的党派,与它敌对的则是「魔宴同盟」(Sabbat),近年来日渐蓬勃,而且在各方面都与秘隐同盟相对立。秘隐同盟是在十五世纪时为了联合吸血鬼对抗宗教审判(Inquisition)而成 立的。在铁腕领导之下,原本只是一介谨慎建议的「潜藏」诫律(Tradition of Masquerade),跃然成为血族一生的最高指导原则。直至今时,秘隐同盟仍然严格把关,执行「潜藏」诫律,以免遭灭族之祸。

秘隐同盟的大敌是对立的党派,魔宴同盟。秘隐同盟坚信吸血鬼应当在人类社会中隐匿而居,并且坚持体内残存的一点人性;魔宴同盟的哲学观则完全不同,他们不屑做只没有尊严的狗,瑟缩在人类社会的角落,也不甘心成为长老计谋中的卒子,反之,他们非常享受自己的不死生命。


心兽与人性

成 为吸血鬼的首夜,多半是在学着体会不死的含意。子嗣不可避免要接触自己的心兽(Beast):体内狂野而难以驾驭的怪物,靠惊骇与杀戮成长茁壮。她不是陷 入狂暴,就是很快学会驾驭这野性的呼唤。主人通常会出手协助,指导子嗣如何制止心兽;或者冷眼看着子嗣被心兽征服,事后再斥责她的软弱。这是因为这时便是子嗣认清不死之身其实是种诅咒的时刻,尽管透过「吮拥」(Embrace)而被赋予强大的力量,她却已不再是自己,而必须永远和内在随时爆发的饥渴 (Hunger)抗争。

同时,血族也才了解到人类感情的价值所在,但太迟了。子嗣一旦成为吸血鬼,心便已枯萎,徒留一具冰冷的躯体,再也不会感受。大部分的吸血鬼会试图用久远的回忆来弥补早已缺乏的感受,这些残存的人性尚能阻止他们陷入狂怒而完全成为野兽。在许多吸血鬼 的心中只剩下绝望,因为他们知道随着凡人之身的自己消逝,他们也丧失了什么。

吸血鬼的无尽生命揭开了一连串无情的真相,许多血族无法接受这恐怖的夜晚新世界,因而选择受烈日灼身,灰飞烟灭。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20 金钱 +38 魅力 +20 金币 +5 收起 理由
CDer:000080044 snowhole + 20 + 38 + 20 + 5 相当老的帖子,整理老帖的时候看到了……惭 ...

查看全部评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40666
 楼主| 发表于 2007-02-05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Vampire: the Masquerade 现代的夜晚

译者: Elwing






「哥德庞克」(Gothic-Punk)风格,正是现代黑暗世界物质特性的最佳描述。各种风格与势力互相冲突、扞格而产生不协调的混合,种族、社会阶级与次文化并列造成的紧张,激发了整个世界的活力,尽管其中也潜伏不少危险。

哥 德风格,指的是黑暗世界的氛围。巨大的拱廊缀饰着古典风格的圆柱与诡异的石像鬼(gargoyle),与之相比,人们显得渺小;令人迷失其中的螺旋尖塔高 耸入云,似乎要带领人逃离世俗的物质世界,奔向天堂。教会的权力阶级迅速膨胀,因为每个人都盲目地企求有人应许他们更好的环境。同样的,地下教派逐渐兴盛壮大,因为他们提供力量与救赎。比起现实世界,黑暗世界的社会结构更趋稳固保守,因为许多权势人士宁愿接纳他们所知的邪恶力量,也不希望改变带来混乱。这 是个分裂对立的世界:有与无、富与贫、优越与卑下。

庞克的一面则展现在黑暗世界中许多居民已然接受的生活方式上。为了寻求生活的意义,他们反叛、斗胆向权力挑战。帮派在街上巡行,有组织的犯罪在地下滋长,这一切都是对漫无目的的制式生活所产生的反弹。音乐更吵、更快、更 暴力,单调重复的旋律有强烈的痲痹效果,让想逃避现实的大众暂时解脱。演讲更粗糙,流行更放肆,艺术更为惊世骇俗,科技则把一切都简化成按钮。

世界更为堕落,人们心灵破产,逃避现实取代了希望。

如 果这些还不够吓人,最近几年内有种静默的恐惧逐渐蔓延,在血族心中盘旋不去。在血族之间流传着圣战的耳语,那是一场永恒之战──或游戏?──据说夺去了许 多远古血族的不死之身。这场斗争从有时间之初便已开始,许多吸血鬼惧怕由于新旧千禧交替的时期,对于不死生命的诅咒力量会减弱,一场谕示中的最终战争即将到来。各种记载于预言书《挪得之书》(Book of Nod)中的征象与预言已然显现,所有氏族的吸血鬼因而忧心忡忡,即使是公开声称毫不相信的血族亦然。魔宴同盟的巫会(coven)与秘隐同盟的沙龙内都在私下谈论着东方的暴乱、无氏族的暴民大军、那些血缘稀薄而无法吮拥的吸血鬼、那些力量强大到难以辨识身分的神秘长者、以及阴暗阒黑的新月与鲜红似血的满 月。信者俱言这些都是「终夜」降临的前兆,一切终将归于虚无。

有 些血族相信,「最终审判」(Reckoning)的夜晚近在眉睫,天堂势力已然做好准备,要来审判吸血鬼及其所作所为了。另外有人提及「末日筛选」 (the Winnowing)或「火焚末日」,在这夜最古老的吸血鬼将醒来,吮食后代以满足自己的饥渴。这种迷信虽被置之一笑,但是大多数吸血鬼还是明显感受到一股紧张,默默弥漫在黑夜中。吸血鬼的长老放弃了几百年之久的计划,打算孤注一掷;魔宴同盟出于战争的恐惧,拚命建筑城墙堡垒,以免丧失机会;阿剎迈族一向 受到严苛的诅咒所抑制,现在却大肆捕猎吸血鬼,渴饮着他们的鲜血。血缘不明的吸血鬼被偏激的长老视为火焚末日的凶兆而予以猎杀。尽管耐心应是不死生命特有的美德,这种特质已日渐消逝,整个血族世界陷入集体狂暴的状态,在崩溃边缘摇摆挣扎。


党派的演化

党派是由具有相同理念的吸血鬼与氏族所组成的团体,为现代的重要产物。就目前所知,党派最早是在十五世纪发生横扫全欧的「大反动」(the Great Anarch Revolt)后成形。许多长老虽然勉强承认党派组织,却嘲笑他们「只是为了血才起义(the Blood is all that matters)」。这些长老声称,在「大反动」与宗教审判之前根本没有党派这回事。其它吸血鬼也同意这种想法:在大城市内生活的吸血鬼,很可能十几年来都没碰到过另一位血族,仍然过得好好的,所以党派又能做什么?

无 论如何,大部分的吸血鬼还是党派的一份子,不过也有些吸血鬼宣称独立、中立或只效忠氏族。现存的党派中,秘隐同盟据称是最庞大、最普及的一支,然而它的死对头魔宴同盟近年来日渐蓬勃,而且在各方面都与秘隐同盟相对立。形迹隐密的「遁世会」(Inconnu)虽然可能引起争议,仍坚称自己并非党派,不过它有组织结构,且刻意回避其它党派。与之相反的是动作频仍,想跻身党派之列的「反动者」,然而当魔宴同盟出现在城市外围时,它们最先向秘隐同盟求援,因而秘隐 同盟将之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


秘隐同盟

身为现存最大的吸血鬼党派,秘隐同盟与「潜藏诫律」息息相关,也期望能在现代为血族保留一席之地。秘隐同盟是个开放的社群,声称所有吸血鬼皆为成员(不管他们是否想加入);任何血族,不分血缘,一律欢迎加入。

根据血族一向处处矛盾的历史记载,秘隐同盟约在十五世纪时「大反动」之后成立。十三支氏族之一的梵卓族认为自己大力促成党派的形成,因而许多血族才得以存活。由于实行「潜藏诫律」,血族得以躲避「宗教审判」(教会对行使超自然力的异端生物进行的全面猎杀行动)。

秘 隐同盟规模庞大,超过半数的氏族主动加入。秘隐同盟召集这些氏族的代表开会,称为「集会」(convocation);也定期召开「秘会」 (conclave),所有成员均可参加,共议同盟内部近期的重大事项。不过,只有大法官(justicar)才能召开秘会。裁判长是由最高会议(Inner Circle)选出,处理有关诫律之重大事务。大法官通常是颇具威望的长者,因此他们对诫律的解释。执政官(archon)集团(corteries)随侍在大法官之侧,被执政官约见,通常表示事态严重。

秘隐同盟对外并不承认有上古耆宿与该隐,即便存在,也早就遭遇最终死亡。任何血族只要隐约提到他们,都会遭到大众讥讽。


魔宴同盟

谣传魔宴同盟起源于中世纪的死亡祭典,因而让该党派之外的许多血族畏而远之。魔宴同盟行事野蛮暴戾,唾弃一切人类哲学或道德的束缚,转而享受吸血鬼的不死之身。魔宴同盟有时被称为「黑暗之手」(the Black Hand),因为他们企图废除六道诫律、摧毁秘隐同盟,并最终征服凡人世界。

魔 宴同盟每统治一地,便在该地广募成员,以致于他们的势力像毒藤般迅速蔓延,铲除周围不少组织。他们跟秘隐同盟另一点不同的是,他们承认上古耆宿存在,不过却视之为劲敌。据魔宴同盟宣称,上古耆宿的一举一动都足以影响整个世界,这种致命的控制正是他们所要对抗的。他们认为秘隐同盟是古老吸血鬼的棋子,因而在 政治面与物质面都是对立的。大多数魔宴同盟的成员毫不掩饰对秘隐同盟的轻蔑,认为他们是懦夫,不敢面对自己掠夺的本性。

外人对魔宴同盟的内部运作所知甚少。有些秘隐同盟成员甚至怀疑这个组织只是上层长老放出来恐吓不听话子嗣的谣言,就像是童话中的邪恶巫师一样。有关魔宴同盟的骇人传说如野火般传开,像是他们无休无止地施魔法狂欢、崇拜恶魔、猎杀其它吸血鬼、能够打破血系(blood bond)等等,不过唯一一致的传言是他们对火的热爱──他们的骇人名声源于活动现场遗留的火烧痕迹。


遁世会

遁世会与其说是党派,不如说是一群志趣相投的吸血鬼组成的异质团体。他们不想成为长老的傀儡,也厌倦年轻一辈无止尽的计策,因而似乎集体退出圣战。这是遁世会与其它党派最大的不同,他们离群索居,也不涉足一切可鄙的阴谋。

谣 传(由于没有人真的见过或找到他们)遁世会的成员年岁相当高,能力也不容小觑。据说他们大多处于休眠状态,或者经常睡觉,这是躲过圣战的最佳方式。有些血族将遁世会比做上古耆宿,声称他们已经脱离世俗,不受限于时间与人性。还有些血族相信遁世会成员都在追求或已达到「浩恩永生」(Golconda)的境界,一种吸血鬼的超脱传说。

与遁世会打过交道的血族多半留下神秘敬畏的印象。尽管遁世会不怎么正式,组织松散,他们彼此还是往来密切。他们知道何时该避开血族,何时该隐藏自己,或运用强大的力量驱离吸血鬼。就算他们有集会,也没有人知道。


反动者

反 动者是反对该隐诫律,也反对受执法长老命令的吸血鬼。讽刺的是,长老也不得不赋予反动者一定的地位,因为即使长老反对,他们还是握有力量。反动者也因他们的热情与趋力而受到尊重,因为鲜有同龄的血族陷入欲望与不满的困境时还能像他们一样。然而,大多数吸血鬼仍然认为反动者是在长老的指缝间苟延残喘、互相争 食的胡狼。尽管秘隐同盟视之为自己的一份子,反动者仍直言希望见到血族现状有所改革。


火焚末日:末日将至

血族神话的中心即为「火焚末日」。血族一夜比一夜更相信这毁灭全世界的天启将至。当火焚末日降临时,上古耆宿将苏醒,将世界化为一片荒芜,在可怕的圣战最高峰将凡人与血族吮食而尽。

虽 然秘隐同盟成员对此嗤之以鼻,还是有很多吸血鬼认为世界往下沈沦,相信浩恩永生即将发生,也许近在几年之内。血族疯狂地将种种异象拼凑起来,不管是血族历史事迹还是神话中的片段,希望能找出有关火焚末日真相的蛛丝马迹,进而遏止。然而,长老们知道上古耆宿的意志无法消除,万一他们真的如此期望,火焚末日就 必然会降临,席卷全世界,以鲜血与烈火毁灭所有凡人与血族。

即使如此,血族仍然企图扰乱或投入圣战,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已处于关键位置。折磨着整个世界的千年终结,确实是天启的前兆,「终夜」已然迫近,除非……

对 火焚末日的恐惧在血族心底萦绕不去,火焚末日教派相继冒生,这些近似秘密结社或派阀的团体最常见于秘隐同盟内,不过也逐渐渗入魔宴同盟甚或独立氏族中。因为火焚末日教派算是声名狼藉,因而活动都是秘密进行,一般也因而认为这些教派存在的说法不过是一派胡言。然而,近来他们的规模激增,不少高层的吸血鬼也秘 密加入了火焚末日教派。


世界局势

最近在黑暗世界内发生了不少事,许多血族因而确信终夜已经降临。数不清的事件暗示着上古耆宿的行动,世界即将有重大的变化,血族本身也将有重大转变。

种 种有关上古耆宿的说法大部分是道听途说,却愈形普遍。似乎当世界正走向命定的毁灭之途时,有些微妙的关键在圣战中失落了。不管这些发现是真是假,都显示了扰人的妄想与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遇见自称为该隐的吸血鬼故事广为流传,对这种荒谬的故事报以嗤笑的态度曾经蔚为风潮,近来却已有许多吸血鬼宁可信其有。

魔 宴同盟最近动作频繁,在芝加哥、亚特兰大、华盛顿特区及其它由长老统治的城市积极夺权,他们像蝗虫般密布在美国东岸与南方,同时在加拿大的势力也大为扩张。看来他们似乎是想沿着美国边界连成一排战线,控制所有通径。当魔宴同盟在边界行使权力时,在美国-欧洲途中的许多血族不是被灭便是失踪。

表面上美国西岸还没落入魔宴同盟的手中,不过这只是因为许多来自亚洲的吸血鬼异族都在此扎根。加州地区的反动者领地已成战场,一向傲慢的反动者也不得不向秘隐同盟的最高会议低头,乞求援助。东方血族在美国西岸势力大增,显然很快会改变该隐子孙之间的均衡状态。

秘 隐同盟的势力整体而言似乎愈来愈衰减,影响力也不如以往。几年以前,北美洲几乎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下;一旦千禧年的集体歇斯底里发作,他们即便更加严密控制,也力不从心。的确,他们最高成员之一佩卓顿(Petrodon),这位伟大的大法官竟然在芝加哥被不知名的党派击垮杀灭。

然 而,魔宴同盟也同样蒙受损失,他们的情况未必好到哪里去。最近,魔宴同盟中所有的睿魔尔族在墨西哥市的一场大火中尽数被灭。更甚的是,隶属于魔宴同盟的末卡维族将他们可怕的疯狂传达给秘隐同盟与反动者组织内的同族,使得魔宴同盟的优势不再。对立的两方同时遭遇独立血族的侵略,尤其是阿剎迈族再次展开的谋杀 行动。甚至连一向无忧无虑的雷伏诺族也展开别有居心的恶行,有些长老开始怀疑,他们长久以来所忽视的「骗子」其实才是最险恶的敌人,而他们还不自知地将喉咙暴露在对方的毒牙下。

因此,黑暗之夜逐渐渐腐朽崩坏。事物愈来愈不可信,愈来愈多恶兆显现,许多血族开始猜疑未来,当世界末日逼近时,不死之身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40666
 楼主| 发表于 2007-02-05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Vampire: the Masquerade 血族之身

译者: Arty








Stood by the gate at the foot of the garden
Watching them pass like clouds in the sky
Try to cry out in the heat of the moment
Possessed by a fury that burns from inside.

-- Joy Division, "The Eternal"








吸血鬼并不称呼自己为 vampires,而通常自称为 Kindred (血族)。一个凡人要成为血族的一员,首先要经过 Embrace 的历程。也就是说,他必须先被一名血族成员吸尽身上的血,然后马上接受该血族反喂食身上的血(即使只有几滴),即可变成为新生的血族。Embrace 会带来非常强烈的感受,夹杂着惊惧与狂喜的情绪,这经验会使该血族永难忘怀。

一旦成为血族的一 员,便获得「不死之身」,或者说是一名「活死人」。血族是异于人类的生物体,身体组织发生全然的变化。血族的牙齿可以任意抽长,虽然大部份的时候为了掩饰身份会隐藏起来。当血族吸血之后,只要舔噬牺牲者的伤口,就可令伤口愈合以掩盖痕迹。血族的心脏停止跳动,体内的血液以扩散的方式流动,由于微血管已不再 饱含血液,因此血族的皮肤特别苍白。有时候,甚至会在哭泣时流出血泪。血族可利用体内的血来治愈自己,当受到伤害时,体内的血液会集中到伤处,伤口附近泛出紫红色,很快即能痊愈。

血族不用进食,但需要不断吸取鲜血。当血族感到饥饿时,会对鲜血产生强烈的渴望,这种欲望的强烈程度,不是凡人能够领会的。虽然凡人也会有各种欲求,但和血族的饥渴比起来,那根本不算什么。血族对鲜血的饥渴欲望,凌驾于饮食、繁殖、野心等欲望之 上,是一切欲望的总和。吸血会为血族带来美妙的感受,就像吸毒一样,血族通常会痛苦却又无法克制地上瘾。

血族的体内宛 如居住着一头野兽,当饥渴的欲望爆发,便可能无法自制地陷入狂暴。尚未完全沦入兽性的血族,常常因此而挣扎不已。许多新的血族成员试图在人性与兽性之间找到平衡点,有些血族甚至相信终有可以还原成人类的途径。然而血族之身已成事实,大部份的血族成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逐渐堕落,终于成为丧心病狂的野兽。 「身为怪物,却又拼命制止自己更像怪物」这正是多数新进血族内心深处的矛盾冲突。救赎的可能极其渺茫,但是却又似乎并非完全没有希望。

「最终的死亡」也许是另一条出路。血族还是会死,生命的原始来源----太阳----能使血族彻底毁灭,死亡的血族会在瞬间化为飞灰。面对阳光的恐惧,常也会使血族无法自制地狂暴走避。

简而言之,成为血族之身,不只是身理上被转变,心理上、精神上都将同时遭到扭转,随之而来的是永恒的挣扎,这不是血族自己能控制的变化。换言之,成为血族,即是悲剧的开始。
Vampire: the Masquerade 血族的权力游戏

译者: Arty








And the Lord set a mark upon Cain,
lest any finding him should kill him.

---- Bible, Genesis 4:15






任何悲剧都有起源,而和人类所写的历史一样,血族也有自己的历史,虽然绝大部份都属于传说。

血族最早的起源据称是圣经中的该隐,他因为犯下杀害亲兄弟的重罪,遭到神的放逐,随后因为神秘的际遇,使他转化成为第一代血族。该隐有十三个孙子,据说这十三名第三代的血族,正是当代十三个氏族 (clan) 的源头。数千年后的今日,血族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三至第十五代了。

在 中世纪以前,血族成员由于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并造成一般人的恐惧。直到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血族的存在,随即大肆进行补杀。虽然血族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血族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合作威胁。于是血族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因应恶劣的局 势,当时的几个血族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于是产生了 Camarilla (卡玛利拉) 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卡玛利拉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 (Six Traditions),要求盟派中的后世血族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血族必须隐匿于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血族生 存的危机,这就是千年潜藏的由来。

卡 玛利拉的政治运作并不单纯。主要由 Ventrue氏族进行各氏族之间的整合,七个氏族的长老会定期召开的高层会议 (Inner Circle),会议中选出各氏族的大法官 (Justica) 。大法官可说是卡玛利拉的最高权威,大多由辈份较高者担任(这表示他们都有强大的异能),他们负责裁断并惩处所有危及卡玛利拉生存的行为,原则上他们是整个卡玛利拉的统治者(当然,他们管不到参与高层会议的长老)。大法官有时并不自己裁断事情,而会邀请地方重要血族人士,召开秘密会议 (Conclave) 以投票方式裁决事务。同时,无庸置疑地,大法官通常都有自己的眼线。在这整套政治运作过程当中,通常充满了高峰之间的政治斗争和阴谋,而年轻的血族则多半在其中扮演卒子的角色。

卡玛利拉之外的另一个盟派是撒霸特 (Sabbat)。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加入撒霸特,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撒霸特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千年潜藏的教条,他们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传说撒霸特会将新加入的血族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 (Blood Bound)加以控制。撒霸特还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卡玛利拉成员通常称呼撒霸特为「黑暗之手」。

另外,未加入卡玛利拉或撒霸特的其余四个氏族,则通常在两个盟派的斗争中保持中立或见机行事。

在卡玛利拉盟派之下,血族成员还划分出地方的势力。一般而言,血族会以城市作为集中地,因为都市中非常适宜觅食。原则上,都市人口每达十万人便有一名血族(例如台北市可以有二十名),这样的比例很适合血族潜藏。

每个都市中会有一个血族王子 (Prince) ,这个称谓和王室没有关系,而且也不一定是男性。王子是该城市中所有血族的领袖,一般称呼为某某城市王子,例如 Prince of New York。

卡玛利拉在成立之初,并未设置「王子」的职务。但由于 1743 年伦敦市发生血族内部叛徒的叛乱暴动,严重地破坏了千年潜藏的诫律,因此从此便在每个城市设立一名负责管辖者,以杜绝叛乱。

王 子通常也是由辈份较高者担任,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辖地的诫律传统。他是辖地中唯一拥有繁衍血族后代的权力者,辖下的血族若要创造新的后代,必须经过他认可。王子会受到辖地中的元老会所辅佐,元老会成员一方面提供建言,一方面也默默监督王子的权力,通常只要王子能维护千年潜藏的传统,元老会便会给予支持。 不过当然,能参与元老会的长老必都是老谋深算之徒。

另外,只要有外地的血族进入辖地,便须接受王子的管制。王子可以以保持潜藏为由,针对某些或全部辖地中的血族下达限制禁食的命令。虽然王子不能任意杀害血族成员,但仍有些王子会滥权雇用血族猎人。最后,王子很有机会在卡玛利拉的政治结构中晋升自己的地位。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40666
 楼主| 发表于 2007-02-05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Vampire: the Masquerade 秘隐同盟(Camarilla)

译者: Timeout








卡玛瑞拉(Camarilla)是目前最大的吸血鬼盟派(Sect),大半的吸血鬼是属于这个组织,并且在它的支配下生存。


◎历史

卡 玛瑞拉起源于十三世纪席卷欧洲的异端审问、猎杀女巫的狂潮中,许多年长的血族亦不能幸免于火刑柱,年幼的血族伺机崛起,弒杀长上、打破旧规,这就是所谓的「大叛乱」,Lasombra和Tzimisce这两个氏族,第三世代的始祖先后被消灭,为了抑止革命的热潮席卷世界,数个氏族的长老提倡结盟,以对抗新兴的势力,公元1450年,正式创立卡玛瑞拉,欧洲的叛乱血族顿时陷入劣势,最后纷纷被降服、消灭,在大叛乱中乘势恣意杀戮的Assamite氏族,也因 为根据地阿拉穆德被攻陷,而向卡玛瑞拉屈服,但是整个氏族已经被叛乱势力取代的Lasombra和Tzimisce,无法认同卡玛瑞拉的长老支配体制,转而结盟组织撒霸特(Sabbt),Tremere基于种种考量而支持卡玛瑞拉,和Venture及Toreador有世仇的Brujah,因为无法同意撒 霸特残虐偏激的形式风格,捐弃不合投入卡玛瑞拉,Malkavian中,除了一派因为呼吁卡玛瑞拉对于叛乱血族宽大处断不被接受,愤而投入撒霸特之外,再加上Nosferatu和Gangrel,就是组成此盟派的主要七个氏族。

卡玛瑞拉和撒霸特之间的斗争,终于以卡玛瑞拉的全面胜利,撒霸特被逐出欧洲做结,由于异端审问时得来的教训,为了保护血族的生存与安全,不能让人类社会知晓吸血鬼的存在,以免重演惨剧,而贯彻以千 年潜藏(Masquerade)为首的六大戒律,同时,为了防范新兴的氏族Giovanni,卡玛瑞拉每十三年便在该氏族的根据地威尼斯召开最高集会 (The Inner Circle)。


◎体系

简言之,就是「西方封建体制社会」,把一个都市及其近郊地区称为领地,交由一位君主(Prince)统治,他是领地内的最高权力者,负责调停纷争,维护秩序,有权制订规约,颁布猎杀令(Blood Hunt),在他的许可之下才能吮拥新的血族,君主通常是由该领地中最有势力的氏族的族长所担任,同时也多半是该领地最年老的吸血鬼,没有实力的傀儡政权通常很难维持下去。

而领地内其它氏族的族长则可组织评议会(Primogen),做为君主的顾问,监督其施政并共同承担统治领地的责任,有些领地有君主专制独裁的现象,但是也有些领地君主没有得到评议会的同意便无法行事。

更上层的会议是总集会(Conclave),为了解决领地之间的纷争,或纠弹不适任的君主,领地之内所有的血族都有权都有权参加,可为定期或不定期的集会,一旦通过大会的审查,亦有权命令君主退位。

此外,卡玛瑞拉的七氏族族长集会(The Inner Circle)则自每一个氏族中选举出七位最高裁判官(The Justicars),巡行每一座城市,一旦发现问题便有权召开总集会,并担任议长,拥有最高的裁判权,各领地的君主不能违抗其指令。

在1998年召开的最高集会中选出的裁判官分别是:

Brujah:Jaroslav Pascek
Malkavian:Maris Streck
Nosferatu:Cock Robin
Toreador:Madame Guil
Tremere:Anastasz di Zagreb
Venture:Lucinde

Gangrel则宣布退出卡玛瑞拉。


◎敌对者

卡玛瑞拉仅以六条戒律约束,其余委任该领地的君主,事实上组织是非常松散的,成立至今五百多年之后,它仍存在着许多敌手。

叛 乱者(Anarch):正因为血族是不死之身,无法像人类一样改朝换代,有自然的代交替,年长的血族永远居于高位,年幼的血族自然不甘心永远屈居于下,他们以打倒长老们的封建支配为目标,鼓吹自由与所有血族平等,卡玛瑞拉僵化和腐败的弊端,无法因应时代潮流的演进,时至今日,已经有越来越多血族投身叛乱者 的行列。

撒霸特(Sabbat):总数相当于卡玛瑞拉的四分之一,誓言尽杀暗地造成重族相残的上古血族,作风恐怖残酷,北美洲的东半部几乎一半地区已经落入其支配,在势力界在线正上演着激烈的拉锯战,许多卡玛瑞拉城市的君主也担忧领地会被撒霸特渗透。

隐遁者(Inconnu):在罗马帝国灭亡时,一群高龄吸血鬼组成的集团,他们自永恒的圣战(Jyhad)中抽身,冷眼旁观同族的斗争,与时世的变化,只有在少数都市曾经偶然出现踪影,他们深不可测的实力也令卡玛瑞拉感到惧怕。

黑手(The Black Hand):在圣战中最令人恐惧的组织,他们是数千年前在中东成立的秘密结社,之后分裂为东、西两方,暗地策动血族社会,只有少数血族知晓他们的存在,关于组织的成员与目的至今依然是不解之谜。
Vampire: the Masquerade 十三氏族

译者: Athos








以下数页是血族中十三支主要氏族的特色简介。每页上端的图为他们在长夜(即黑暗时代)时的外貌,下图则是他们的现代面貌。有些氏族一千年来始终如一,不过有些则判若两人……


◎阿剎迈族(Assamite)

十 字军东征带回许多关于圣地的传说,而其中一些则提到了一群信仰狂热的杀手。欧洲人称这些沉默的暗杀者为刺客。然而,血族里也有着和这些阿拉伯人相似,却更为危险的氏族—恶魔般的阿剎迈。早在十字军东征前,西方的吸血鬼就遭遇了阿剎迈族。传言指出,某些发起东征的君主(如亚历山大大帝)乃是畏惧阿剎迈之血族的爪牙。撇开这些不谈,西方血族害怕阿剎迈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阿剎迈藉由邪术增加自己的能力。

阿剎迈是出身于遥远东方可怕刺客。所有血族中,阿剎迈最为声名狼藉,因为他们也为其它血族提供暗杀服务,充任职业杀手。某些吸血鬼相信,阿剎迈乃是遵照古老力量的嘱咐行事,也许是为了最后圣战的到来预作准备。


◎布鲁赫族(Brujah)

布 鲁赫族是优秀的学者兼战士,致力于追求身体与心灵的完美。族中长老牢记着黄金时代,对失落的迦太基津津乐道。不幸的是,没有比梦想破灭更令人伤痛的事了。迦太基的灭亡让布鲁赫族心生怨恨,而其它氏族拒绝伸出援手则让布鲁赫族尝尽苦果。因此,布鲁赫一直争斗着。布鲁赫和梵卓族争斗,因为他们毁灭了迦太基,布 鲁赫和勒森魃族争斗,因为他们鼓励逾越本分的行为,布鲁赫和睿魔尔族争斗,因为他们谋害了扫罗特族。这些例子不胜枚举。若没有热爱的信念,布鲁赫族就不像自己了。

一般认为近代的布鲁赫族就像被宠坏的孩子,缺乏荣誉与历史感。身为大反动(Great Anarch Revolt)的支柱,布鲁赫族鲜少屈服于秘隐同盟的建立者,对长老的观感也普遍不佳。虽然布鲁赫族算是秘隐同盟的成员,但他们却是同盟中的煽动者,不断试探诫律的底线,并为了一己的信念反抗团体。许多布鲁赫族都是激进的反动者,他们藐视权威,不把亲王放在眼里。


◎卡帕多西亚族(Cappadocians)

在 血族的千年历史中,卡帕多西亚族一直以「死亡之族」著称。事实上,其它血族也经常因卡帕多西亚的阴森兴趣而避免与其接触。尽管卡帕多西亚族的神秘特质令人畏惧,但同时也为他们赢得了不少尊敬。在吸血鬼的社会里,卡帕多西亚族通常充当着顾问或亲王的角色。他们的洞察力与智慧广受推崇,对世俗权力缺乏兴趣则使 他们获得信任。最近卡帕多西亚族吮拥了一群死灵法师,以作为研究之用。


◎乔凡尼族(Giovanni)

和其它氏族相比,乔凡尼族也许贬多于褒,其族人大多是企业家或死灵法师。藉由玩弄世俗凡人的商品与经济,乔凡尼族获得了巨大的权力和财富。成为吸血鬼后不久,乔凡尼族的领导人便谋杀了主人,依照自己的意思建立此一氏族。


◎羲太族(Followers of Set)

吸 血鬼很少对羲太族(Setites)表示善意,这是有原因的。羲太族是黑暗的仆人、腐败的化身。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使人类与血族的道德沦丧,为自己与他们 的黑暗主人创造不计其数的奴隶。传说羲太(Set)是此一氏族的建立者。有人说俄赛里斯(Osiris)击杀了羲太,也有人说他是被霍拉斯(Horus)打败的。不管怎样,羲太发誓要以黑暗力量重建自己的势力,而其后代则追随他的脚步。

阴险的羲太族源自于埃及,据说他们 膜拜不死的吸血鬼神羲太,并尽力服侍他。羲太族通常先设法使受害者堕落,再利用其弱点奴役对方。不过,没有人知道羲太族这么做的原因。血族们鄙视羲太族,而羲太族也不和他人结盟。只要有羲太族,就会带来罪恶与沈沦,因此许多吸血鬼都拒绝羲太族进入他们的城市。


◎冈格罗族(Gangrel)

寂寞、流浪的冈格罗族通常漫游于夜晚的森林。和其它氏族不同,冈格罗族拒绝文明的诱惑,选择了孤独的荒野。他们的组织松散,喜欢独自行动,对人类与吸血鬼的礼仪不屑一顾。事实上,与其应付人类或吸血鬼,冈格罗族宁愿与野生动物为伍。

徘 徊于深夜的冈格罗族是野蛮的吸血鬼,拥有令人不安的野性与动物特征。他们很少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总是四处流浪。独自徜徉于夜空下乃是冈格罗族的最大心愿。离群索居、冷漠而野蛮的冈格罗族下场通常极为悲惨。虽然他们讨厌城市的人群与拘束,但狼人却让冈格罗族很难在荒野中生存。


◎勒森魃族(Lasombra)

勒 森魃族优雅而具侵略性,认为自己是血族的极致。他们笃信权力神授与优胜劣败的法则,对没有力量的吸血鬼没什么耐性,却感到怜悯,因为那不是对方的错。勒森魃族是高贵亲切与全然鄙视的奇妙组合。从修道院大厅到王宫里的走廊,勒森魃族会主动寻求可得的权力,却对随之而来的头衔与荣耀不屑一顾。大部分的勒森魃族 倾向于扮演幕后的黑手,而不愿自己走到幕前。

勒森魃族是暗与影的笃信者。许多血族认为梵卓族和勒森魃族互为对方的扭曲镜像。勒森魃族拥有一切,却放弃了原有的地位。血族的混乱历史与魔宴同盟的成立让大多数族人不愿提起氏族的起源。现在,勒森魃族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身为吸血鬼、被诅咒的命运。


◎末卡维族(Malkavian)

末 卡维族也许是最混乱的氏族。有时优雅而精明,有时却陷入严重的精神错乱。然而,这只是末卡维族的其中一面。除了为人熟知的疯狂外,他们几乎没有共同特征。尽管如此,其它氏族仍然毫无选择地承认末卡维族。几代以来,末卡维族的神谕在吸血鬼历史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算是勒森魃族与傲慢的梵卓族,也得寻求末卡 维族的知识—当然,还是得保持距离。末卡维族的族人都为疯狂而苦恼,受制于月亮的盈亏。传说末卡维族的建立者是古代吸血鬼里的重要人物,但却犯下了难以原 谅的罪行,因此,他受到该隐的诅咒,后代都有精神上的缺陷。在血族历史中,吸血鬼对末卡维族的古怪行为敬而远之,但却不得不求助于他们对事物的透彻眼光。


◎诺费勒族(Nosferatu)

诺 费勒族背负着古老的可怕诅咒。他们不再拥有神所赐予的形体,成为吸血鬼的过程永远改变了诺费勒族,使他们失去人类与天使眼中的美貌。被人类与血族社会遗弃,丑陋可怖的诺费勒族只得栖身于地下墓穴、下水道、和其它中世纪世界的隐密之处。近来,随着城市兴起,某些诺费勒族结束了流放的生活。尽管如此,这种情 形并不普遍,大多数的吸血鬼仍然蔑视诺费勒族。

诺费勒族受到形体的诅咒。吮拥的潜在力量扭曲了他们,把他们变成不折不扣的怪物。诺费勒族是绝佳的消息来源与情报收集者。外貌迫使他们练就隐藏的神秘能力,就算在缺乏掩蔽物的地方,也没有影响。


◎雷伏诺族(Ravnos)

雷 伏诺族是旅行者与盗贼,像风中稻草般散布于整个欧洲大陆。每个国家都可以找到雷伏诺族的足迹,但他们的落脚处却飘忽不定,随兴之至。许多族人和流浪杂工、不受社会欢迎的人一同旅行。想在一处同时找到许多雷伏诺族很不容易,他们喜欢独处,宁愿用痕迹记号和同伴联络。漂泊的雷伏诺族来自印度,是吉普赛‧罗玛 (Gypsy Roma)的后代。他们以操弄惊人幻像的能力闻名。许多吸血鬼迫害雷伏诺族,就因为他们经常引起混乱。然而,雷伏诺族以更加轻蔑的态度响应,使得双方关系势如水火。


◎妥芮朵族(Toreador)

从很久以前,妥芮朵族就是各种美的爱好者。美对妥芮朵族意义非凡,因此,他们把全副精力用于感觉美,让自己沈浸于美的世界里。妥芮朵族自认是美的保存与守护者,也是灵感之火的传承者。所有吸血鬼中,妥芮朵族是最羡慕人类成就的氏族。

妥芮朵族的族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放纵,他们说这都是为了启发艺术的缘故。就大多数的情形而言,此言不虚,因为妥芮朵族的确有许多才华洋溢的艺术家、音乐家、作家、与诗人。但另一方面,族里也有一些装模作样的家伙,这些人想象自己是伟大的艺术家,却没有创造美的能力。


◎睿魔尔族(Tremere)

睿 魔尔族原本是一群人类法师,他们狂热地希望获得无穷的生命,以让自己的施法技巧臻于完美。这群人的努力成果丰硕,在付出一位古老血族与其后代的生命之后,终于得到了永生—至少他们是这么想的。事实上,他们变成了吸血鬼。睿魔尔族总是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血之魔法的创造与使用者、行事诡密的睿魔尔族拥有绵密的政治组织,以力量取得作为基础。某些血族认为睿魔尔族根本不是吸血鬼,而是一群在永生研究中,诅咒自己不死的人类魔法师。


◎棘秘魑族(Tzimisce)

不知何时开始,棘秘魑族便出没于欧洲大陆,其踪迹甚至越过了易北河(Elbe)。沿着奥德河(Oder)与多瑙河(Danube),穿过普利佩特沼泽(Pripet Marshes),在喀尔巴阡山(Carpathian)的陡峭崖壁里住着冷酷的棘秘魑族。他们有自己的地盘,对入侵者毫不留情。几千年来,棘秘魑族在无数的战斗淬炼后变得极端残暴,即使在吸血鬼中,棘秘魑族的残暴也是恶名昭彰。

现在,棘秘魑族离开故土,加入了魔宴同盟。他们引导同盟排拒所有的人性。棘秘魑族拥有重塑血肉的异能,可以藉由毁损对手躯体,塑造自己惊人的美貌。


◎梵卓族(Venture)

由 战场步入下一个战场,从王座迈向下一个王座,梵卓族是血族西洋棋里的骑士与国王。他们是征服、战争、与十字军的化身,主宰着爵邸与王宫。有些梵卓族生前是致死方休的征服者、有些则是成功的商人或放贷者。尽管在某方面获得胜利,他们最后的报酬却都是成为梵卓族。梵卓族中没有失败,只有成功和受纪念的死亡。

身为秘隐同盟名义上的领袖,从一开始,梵卓族就是同盟的创造与支持者。他们积极地介入圣战,对血族的行为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虽然不愿承认,梵卓族仍是吸血鬼中的贵族。他们希望藉由实行诫律与潜藏为自己赎罪。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40666
 楼主| 发表于 2007-02-05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Vampire: the Masquerade 贱民(Caitiff)

译者: Timeout








所谓贱民(Caitiff)就是指身份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氏族(Clan)或是血系(Bloodline)的吸血鬼,尤其是指社会上的地位和属性,例如:从 自己的氏族被放逐、没有经过Prince许可而被制造出来的、或是自己的sire突然暴毙、被sire抛弃,或是因为残忍的血族们的恶作剧而诞生...,因为各式各样的理由,他们无疑一开始就注定了自己不幸的命运。

在血族社会中,他们往往被安置在最低下的位置,慈悲的Prince或许会对他们装作视而不见,但是他们多半会被视为圣战(Jyhad)的代罪羔羊,或者为了防备他们变成异议份子(Anarch)而被猎杀,在血族社会中,完全没有任何后盾可言。

但是,现在社会中,贱民们的数量却越来越膨胀,许多血族嘲笑既有的六大戒律,年轻的一辈任意制造新的后代或许是最主要的原因,但是某些固执的长老们(Elder)却认为,就如同「The Book of Nod」所记载的一样,这就是血族末日(Gehenna)的前兆,但是的确已经造成了严重的问题。

有许多贱民们连sire是谁都搞不清楚,甚至连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更不明白吸血鬼社会的存在,甚至有的会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唯一的血族,在懵懂中度日。

据 说在1973年,有位叫做阿雷吉‧达鲁沃的贱民,带着一群同伴向卡玛瑞拉当局请愿,希望能提升他们的地位,但是,不但被最高裁判官(justicar)否 决,谣言甚至传说,这群贱民便沦为他们餐桌上的食粮,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这群人从此失去踪影确是不争的事实;同样的,乔瑟夫‧庞达所领导的队伍,虽 然为了撒霸特(Sabbat)而奋战,但是他们仍然没得到应有的尊重。

在贱民之中,流传着一位拯救他们的神秘英雄,夸张的程度就和超人或是圣诞老公公一样,他使用众人未曾见过的异能,援救不幸的贱民,有人认为他是不为人知的上古血族(Antediluvian),也有人宣称他是从东方归来,被遗忘的该隐子孙,但是所有谣言的真实性,至今还是个谜。

对于不了解背景,或是初学者的玩家来 说,或许会有点意外,但是尝试扮演贱民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就是因为对于血族社会没有知识,也就不用受到它的束缚,角色扮演起来也会得心应手,虽然常常会意识到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但是可以把探索自己生存的意义,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当做游戏的目的,甚至整团的玩家都扮演贱民的角色,在被排拒的社会中,有 强烈的一体感,对不熟悉V:TM系统的角色扮演老手或是有经验的Storyteller来说也是一项值得一试的挑战。

生 存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加入某一个氏族,被视为社会的一份子吗?或许可以利用既存的权力结构,先充当Venture或是Tremere的侍从或网民,和蔑 视教条戒律的Brujah和Malkavian建立友谊,争取Toreador的好感等等,都是可行的,虽然这可能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

还是高唱自己的特立独行,不和既有的权力阶级为伍,磨练自己的实力,甚至自成一支血系(Bloodline),打下一片天地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放诸历史,连Tremere、Giovanni都不是该隐的直系子孙,一开始只不过是一群魔法师集团和一个家族而已。

甚至,怀抱崇高的理想,追寻圣者(Golconda)之道,奇迹同样还是有可能降临的,虽然对于前途充满了迷惑,但是渐渐了解血族的真相之后,不管是要顺应这个社会还是否定这一切,都必须选择自己的道路。

Vampire: the Masquerade 六道诫律

译者: Elwing








六道诫律是吸血鬼社会的律法根基,一般相信是源自第二代遭到屠杀的那场战争。战争并未留下纪录,但也未被遗忘,每个血族多少都知道。即使是蔑视诫律的吸血鬼,也知道这段历史;虽然他们的说词各异,但背后的意图不言而喻。
  
主人在认可子嗣从雏儿升为新生之前,要子嗣覆诵六道诫律,这已成为秘隐同盟普遍的做法。有些亲王会为此策画盛大的仪典,不过也有许多亲王根本不亲自见证, 完全任主人自行执行。几乎所有的子嗣在释放仪式之前都确实牢记六道诫律,但这项覆诵仪式在秘隐同盟中仍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秘隐同盟与诫律的忠贞信徒仍然坚称,如果新近被吮拥的血族尚未从主人处学得六道诫律,就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吸血鬼。显然,诫律必须严肃以待。主人对子嗣负有责任,直到对他传授完诫律,才 算赋予完全自律的责任。

第一诫律:潜藏(The Masquerade)
汝不得向非我族类揭示血族身世,违此诫律者当驱离血族,断其血缘。

第二诫律:领权(The Domain)
领地乃汝权责所在。凡入汝领地者,当服膺汝,不得挑衅忤逆。

第三诫律:后裔(The Progeny)
汝欲育生子嗣,须经长老允可。未经允可而私自育生者,主人与雏儿皆立杀无赦。

第四诫律:责任(The Accounting)
凡汝所育生者,皆为汝雏儿。未至释放之前,雏儿一切均听任汝命,汝亦当担其罪愆。

第五诫律:礼敬(Hospitality)
汝当彼此礼敬。到陌生领地,当先晋见领主;未经召见承认居留者,视为无物。

第六诫律:杀戒(Destruction)
血族中人严禁彼此残杀。唯长者方可格杀,唯最长者方可召唤血猎(blood hunt)。

有 些吸血鬼相信,诫律是该隐自己在育生子嗣时创造出来的,而现代吸血鬼则是依循着祖先加诸在他们身上的愿望而行。但是其它人或认为诫律是上古耆宿所创,用以控制子嗣;或认为诫律不过是些生存的常识,因为确实有用,所以才沿袭千年至今。例如「潜藏」诫律,原本便以某种形式存在于第一座城(First City)之夜晚,只是后来由于宗教审判而有所改变。
  
一些年轻的吸血鬼由于生活在现代,因而一味视诫律为长老控制子嗣以维护自己权势的手段,而且是古老过时的手段。在这个年代,潜藏已经没有必要,需要潜藏的 理由已成历史。该隐、火焚末日(Gehenna)与上古耆宿不过是神话,实质意义跟大洪水或巴别塔差不多,都是创造出来控制年轻世代的。因此,该是丢弃这些老旧诫律,跟上新时代的时候了。这正是魔宴同盟的吸血鬼所抱持的中心信念,他们唾弃诫律,不断攻击古老的权力结构。
  
大多数长老认为这些年轻人血气方刚,自认无所不知,却缺乏岁月的历练与智慧。由于许多背叛者(rebel)是反动者(anarch)与新生,这些人多半在 血族社会中毫无权力,人微言轻,也难怪他们如此粗野。不过,不是每个长老都抱着同样的想法,也有许多人认为这些小鬼可能会控制凡人社会,到时诫律的废止也不是不可能。天择的作用有时会给这些人一些机会,但偶尔也会由于某位亲王被鲁莽的年轻血族激怒而出手介入。

接着是诫律中最常见的用语。请牢记在心,这是长老们或正式场合中的用语。用语可能会依不同的氏族、不同的年龄与情境而异。子嗣在释放仪式中晋见亲王时,可能必须覆诵诫律内容,以证明主人确实有传授。
Vampire: the Masquerade 辈级位阶

译者: Arty








在血族的世界中,辈份便代表地位以及能力的高低。当然,由于血族不会衰老,所以实际活过的年纪和看起来的年纪没有关系。

Childe 是还未被介绍给王子认可的吸血鬼,他们也未被自己的上辈 (Sire) 所释放。通常 Childe 是被当作儿童般被上辈照顾带养着。

Neonate 是刚被引介给王子的新进血族成员,但还未在血族社会中闯出名号。他们是最年轻的血族,当代的 Neonate 通常是第十三代之后。

Anarch 有些叛逆性极强的新进成员会成为叛乱之徒。他们会因为叛乱的作为,而受到长老们的注意。但是他们不可能进入正式政治运作之中。

Ancilla 新进成员经过五十至一百年后,只要奉守诫律传统,便可能受到长老们的关注。他们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已经具有相当的能力。这是进阶至长老的中间阶段。

Elder 长老们通常已活了两百到一千年,他们拥有强大的能力,多半已在血族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掌握了相当的权力。

Methuselah 这是传说中的血族,他们活了一两千年之久,算是第四或第五代的血族。据说他们的身体在长年的岁月中,产生很大的变化。然而很少人确定他们是否存在,毕竟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就算是不死之躯,也可能因为疯狂或厌世而毁灭。如果真有存活至今者,也必然不问世事,不会加入任何组织。而且,无庸置疑地,他们绝对拥 有十分强大的异能。

Antediluvian 他们是最古早的吸血鬼,并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一般传说他们是该隐的孙子(第三代吸血鬼),没有人知道这是否只是传说,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们真的存在,而且介入了当代血族的事务,那么他们一定不会让事情善罢罢休。自古以来,便传说这些古老吸血鬼之间一直进行着最后决战 (Jyhad)。他们只要说一个字,就可能造成整个血族天翻地覆。在卡玛利拉习俗中,「Antediluvian」甚至是一个禁忌的字眼。

[ 本帖最后由 翻身的咸鱼 于 2007-2-6 01:46 编辑 ]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40666
 楼主| 发表于 2007-02-05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血族的精神疾病


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这种病因内疚和内心的冲突而起,它可以让人把差不多全部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放到一个单调而不断重复的行为或动作上。通常这些都与个体期望能够控制他周围的环境有关,例如,保持清洁,保持一定范围内的安静,或是在讨厌的人手中保护一个地区。用一个套强迫或是固定的行动去来使自己平静下来,例如,严格的按照固定顺序来放置物品,或是进行某种仪式来吸食凡人的血液,这种仪式的方式决不允许改变。
多重人格(Multiple Personalities)

角色可能会因为某些原因而产生一个或更多的人格,一般来说受害人都会否认自己有这种病也不承认由它而起的一切过失而把那些都推说是其他人做的。每一种人格都是对应一种情感刺激而诞生出来的,一个施虐者可能导致一位坚韧的“生存者”人格的诞生,也可能会创造出一个“保护者”,为了逃避所受的虐待甚至可能变为一个凶手。在大多数案例中这些人格彼此之间都没什么联系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发现对方,只有处于极特殊的情况和条件下他们才有可能通过患者的意识进行交流。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冲突、犹豫不决和刺激都可能会导致精神分裂症,一般都表现为逃避事实,激烈变化的行为和严重的幻想。比较典型的行动有,对着墙壁说话,认为自己是国王,或是指示自己的宠物去杀人。扮演这种人要仔细的去思考,因为玩家必须要决定一整套行为来对应各种发病的情况。在内心冲突又举棋不定时就要将它们表现出来,比如幻觉、怪异的行为或是严重的幻听。

妄想狂, 偏执狂(Paranoia:看这解释应该叫被害妄想症)

这种人认为自己的痛苦和不安全部都是因外界的迫害和敌对而起。妄想狂总是把他们的困扰想的过于复杂,他们常常创作了一个巨大而复杂的解释来证明是谁在折磨着他,并且目的是什么。这些人通常都有暴力倾向。

自大狂(Megalomania)

有这个病症的人会去积累力量和财富,通过成为在他们那个环境中最强有力的人来减轻他们的不安。这种人总是傲慢自大,极其相信自己的能力并且深信自己固有的优越感。他们会用很多方法来取得地位,从狡猾的阴谋到直接而残忍的行动。任何与自己地位相同或是更高的人都会被视为敌人、竞争者。有这问题的血族无论用什么手段总是尽力去提升自己的力量与影响。在他们看来人们只不过分为两个阶级:弱者和不应该拥有力量必须要变成弱者的人。这种想法会传染给在他身边圈子里的每一个人。
暴食症(Bulimia)

患有暴食症的人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吃东西上面,以此来缓和他们的不安和犯罪感。在感受在压力的时候,他们会吃掉大量的食物而且很快他们胃就又会变的空空如也,这会让他们能吃下更多东西。有这个病症的血族,需要通过这种方法来减轻身处黑暗世界的恐怖与焦虑。
歇斯底里症(Hysteria)

患有这种病的人不能够完全控制他自己的情感,每当感受到压力或是忧虑不堪时就会被猛烈的突发性情绪波动所影响。
躁狂抑郁症(Manic-Depression)

躁狂抑郁症患者身受强烈的情绪波动之苦,有时这些是因严重的外伤或是忧虑而起。患者可能在一瞬间变的乐观向上并且充满自信,在下一个瞬间就变得消极且悲观。患有此症的血族经常因一些小事而发作,没人知道在下一刻他的情绪将会产生怎样的波动。
记忆丧失症(Fugue)

患有此病的人会有记忆中断和丧失现象。当承受压力时患者就变得很古怪会做出一系列强制行为来移除压力。不同于多重人格,在发病期间这个个体并没有单独的人格,这有些类似梦游,打比方来说的话就如同进入了自动驾驶般的状态。

血灵症(Sanguinary Animism)

这种病症是血族所特有的,它反应了对于血族吸食凡人血液这种行为而产生的深重的罪孽。拥有这个病症的血族认为他们不光是在吸食受害人的血液,同时也在吸取着他们的灵魂,使他们成为吸血鬼意识的一部分。在吸食之后的一个小时内,血族会下意识的在脑中听到受害人的声音并且通过受害人的精神直接感受到对方大量的记忆。在极端的情况下,血族的意识甚至会被占据从而被驱使着去完成受害人原本想做的事情。显然,这种诅咒使得他们完成任务变得困难重重。

[ 本帖最后由 翻身的咸鱼 于 2007-2-6 01:53 编辑 ]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52172
发表于 2007-03-14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还真象那么回事情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031195
发表于 2007-03-14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方的 吸血鬼的传说...........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CDer:000129510
发表于 2008-06-26 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和一般的影片描写的不一样啊,是某个游戏的设定吗?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超大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1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1-06-15 01:29 , Processed in 0.66289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