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超大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4|回复: 0
收起左侧

满洲开发四十年史 第一章

[复制链接]
CDer:001206354
发表于 2021-01-13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成为超大会员

x
第一章  现代殖民地活动与经营满洲

第一节  以现代殖民地活动方式经营满洲

日本经营满洲,在居住过该地的世世代代的人们心目中虽然仍然存在着种种角度的记忆,但这件事毕竟已经变成历史了。我们在记述日本人开发中国大陆东北地区的地位和从事开发处女地的成绩时,首先想冷静地、客观地把日本历时十四年的经营满洲这件事放到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历史的地位。

在日本进入满洲之前,事实上中国大陆已被西欧列强瓜分统治了。英国、法国、德国、俄国等西欧资本主义国家,都已经获得了中国大陆的重要地区的“租界”、“租借地”。这些租界、租借地,是列强机会均等采取的旨在蚕食腐朽的满清大国获得殖民地的方式,表面上尊重主权国中国的面子订租期为99年,但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下,不可能设想期满之后可以归还。从而列强就能够以这些“权益”为依据,随心所欲地开展殖民活动。对满洲最早掌握有力发言权的是帝俄。1896年(明治29年),它首先与中国缔结了修建中东铁路契约;继而于1898年,迫使中国承认其租借关东州及修筑南满洲铁路作为中东路南线。日俄战后,日本通过朴茨茅斯媾和条约继承了俄国的部分权益,以后又依据“日中满洲善后条约”予以追认。1915年(大正4年)又依据“二十一条”的要求延长了期限,结果关东州延至1997年,满铁主线延至2002年,安奉线延至2007年交由日本直邮掌握。这样一来,日本也跃身于列强之林,得以“租借地”和“满铁附属地”为基础、以满洲铁路为动脉参与殖民活动。不过,日本的经营满洲,从1906年(明治39年)至1931年(昭和6年)这25年期间,日本的政治统治权能够达到的范围,仅限于南满洲的一部分,在此期间,南满洲一带实属日本所称的“不殖民的殖民地”。以1931年的“满洲事变”为转折,日本的政治统治才扩大到满洲全境,在这以后放弃满铁之前的十五年期间,日本则以全满洲为对象展开了现代的殖民活动。

就这样,日本的经营满洲以满洲事变为限,前后共达40年,前25年与后15年相比,不仅是地区大小不同,其殖民活动的实况及其对满洲社会的各种影响,都有引人注目的差异。在满洲事变之前,概括说来日本的经营满洲是沿袭了先进资本主义各国在世界各地实行的殖民活动的传统做法。日本当时除占领满洲之外,还据有台湾和朝鲜实行殖民活动,在这两个地方,其活动也没有超出旧殖民活动的传统模式。日本在台湾和朝鲜,以至满洲事变以前25年间在满洲活动的主要目的,都与英国在印度、荷兰在印度尼西亚、法国在印度支那的活动目的一样,它在于开发商品市场、投资市场和粮食供应基地,得以服务于日本资本主义的经济利益。把这种从属社会经济程序在满洲建成,则是它的本来使命。开始时日本还无意超出这种使命范围而向一般的工业化发展,但在满洲事变后的十五年件,日本改变了全力以赴的殖民地活动,使满洲实现全面的现代化工业。在这种形势上发展殖民活动,是世界殖民史上史无前例的,也是非常值得注目的一种创举。这一尝试,充分具有引起大多数人属目的价值,研究殖民地专家米切尔就有如下的看法:
“日本统治下的满洲国,无论在帝国主义扩张史上,或在帝国主义进行的后进地区开拓史上,都是一个绝无前例的现象。据我们所知,日本在台湾和朝鲜执行的乃是传统的殖民地开发政策,这两个地区被开发的是农业和矿产原料生产基地,在所谓的‘工业化’这点上,基本上都局限于原料的加工和攫取那些原料所需要的企业建设。而在满洲日本却放弃了典型的帝国主义的实际做法,其选择的途径是以这新的领土为对象,实际地进行具有扩大本国工业经济意义的开发,使其拥有最新型的大规模工矿史”。

由于战败,这一尝试并没有结成硕果,仅经15年就停止了活动,从而给日本前后40年的经营满洲印上了终止符号。

当日本进入满洲以前,世界上后进的弱小国家,几乎全被资本主义国家分割为领地或势力范围。资本主义列强垄断这些领土和势力范围,为其本国的经济利益而开发后进国的资料,建成了帝国而炫耀其强大和富有。处在这样的帝国主义国际政治当中,后进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日本,要想取得强大与繁荣,除了自己建成殖民地帝国之外别无他途。日本资本主义也要沿着西欧诸列强对外扩张的老路走下去,使抓住了在南满洲一带建立势力范围的机会。所以从处在当时的国际政治背景的角度来看,无论日本进入满洲以前采取的做法和过程,或是实行于满洲的殖民活动,全都没有脱离这个时代发展资本主义的模式。

当然,殖民活动采取的模式或给予当地居民的影响,由于各自活动的时期、地点、居民的人种以及活动的主体国有别而各不相同。不过,现代的殖民活动则属于一定发展阶段中的资本主义国家政策,作为这种政策来说,它具有历史上规定的性质与内容。正因如此,在这种现代殖民活动的实况及其产生的影响方面,还可以看到具有超越时间、地点与其主体国家的极为重要的共同性。因此,要想全面阐明现代殖民活动的历史性质及其产生的作用,分析这种共同性就是很必要的了。于是,我们在讨论各个部门的开发史之前,加上序论篇,是企图把满洲列为现代的殖民活动,冷静地进行剖析其历史意义。


第二节  现代殖民活动的概念与性质

我国著名的殖民政策专家已故的矢内原忠雄,对于殖民地概念有这样的论述:“从语义上看,殖民地应含有如下的三要素:第一是本国人移民;第二是由移民者开垦利用土地;第三是政治上从属于宗主国”但人类社会的发展,使这三要素的内容发生了变化,从而导致殖民地的概念也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如若把重点放在上述三要素的哪一要素上,就将在规定殖民地的概念上引起差异,当然规定以其某一要素为重点,也应是顺从社会和历史的要求。如果重点放在本国人集体移居从而利用土地上,那么,殖民地的中心概念就应叫做移居地,规定这种概念是适应大量农民移居的时代而定的,主要是对应于早期产生资本主义那一阶段。然而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进入帝国主义时代后,殖民三要素的关系就产生了重大变化。第一、资本的输出比人类的移居更为重要;第二、殖民地的资源和购买力,对发展宗主国经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第三、是在这个时期,各国之间争夺殖民地的竞争激烈,殖民地的政治占有就具有重要的垄断意义。如把宗主国人民的定居作为其主要的经济含义,那么这种殖民地就叫作移居殖民地;如果主要的经济含义在于输出宗主国资本利用原居民的劳动力而兴办资本家的企业,这种殖民地就叫作投资殖民地。徜若属于投资殖民地,尽管也有经营人、技术人、高级劳动者、教师等少数人移民,其殖民地的重要意义也在于资本和政治上从属于宗主国。关于殖民地的概念——殖民地与本国的关系,矢内原忠雄就是这样解释的。

如上所述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与此相对应的殖民地活动形式变为投资殖民活动的方式阶段是在1870年以后。在进入1870年的这个时期,在欧洲自由竞争阶段的资本主义,它变为最高阶段的组织——垄断资本主义,使大规模垄断产业的生产力获得空前未有的发展。产业资本家生产商品的能力迅速成长起来,远远超过了国民购买力,迫使前者必须寻求国外市场,来吸收他们在国内滞销的过剩商品。生产最发达的英国,以前靠着他们的强大生产力向富裕的外国倾销商品,但在1870年以后,富裕的各国即法兰西、比利时、意大利、德意志等国也都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了,产业资本家由于商品过剩堆积如山,都在寻求国外市场,一切先进资本主义各国的产业资本家,都同样面临着向哪里销售其过剩商品的课题。世界上,任何地方也不再有所谓的自由市场了,唯有殖民地才可以成为过剩商品的出路,于是,开始争夺殖民地了。

殖民地除了可以充当过剩商品的市场之外,还能够充当供应基地,为进行大规模生产提供国内难以得到的原材料,更能满足资本主义各国都感恐慌的粮食。产业资本家们要求从其所属的殖民地大量、廉价而且自由地获得这些原料和粮食,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有了殖民地,还可以使其过剩资本捞取巨大利润,把殖民地作为他们极端有利的投资市场,为资本家的利益服务。

众所周知,西欧资本主义是在1870年发展为垄断资本主义的,而西欧各国国民开始在海外进行殖民活动,却远远早于这个时期。追求经济利益是殖民活动的动机,这一点尽管是不变的,但那时活动的主体并不是产业资本而是商业资本,那些商业资本家是为经营商业或矿产业而向海外扩张的。最早是西班牙移居美洲,主张对这新大陆取得占有权,继之葡萄牙人也前来要求分享。然后英国、丹麦、荷兰等国人都向北美和西印度诸国伸了手。在这些主要的殖民地争夺这当中最成功的,在亚洲方面是英国人、荷兰人和法国人;美洲方面是英国、法国人和西班牙人,他们都分头成为广大殖民地的宗主国了。

充当商业资本触角在亚洲极大规模地展开殖民活动的是,著名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其次是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前者在1600年创立,后者稍晚,成立于1602年。虽然,英国以印度为舞台、荷兰以东印度群岛(印度尼西亚)为基础从事殖民活动,但其追求的目标、采取的策略、扮演的角色以及对殖民地造成的后果相同,甚至两个公司的落后也十分相似。两个公司都是商业资本的企业组织,以商品交易为业,为了籍以获取大量利益使股东高额分红而成立的。它们的经营商品,都是在欧洲和亚洲市场专销香料等一本万利的特产品。可是,这些公司在着手进行殖民活动当时,就连英国的商品,在东洋各国的市场上也不能比当地的土产商品更为廉价地大量销售,这些欧洲殖民地,作为西欧资本主义的商品市场,几乎是没有价值的。他们想获得殖民地的自己想要的商品的办法,除了正常交易外,还行使非经济的强制手段,也就是对土著居民的掠夺,其他别无办法。因公司当时对印度总督克莱布的残酷行为英国议会曾经通过不信任案也是出于同样理由;另一个印度行政长官黑司钦格斯也曾因同样缘故被提起公诉;根据这些事实可以想象,那时东印度公司的上下人员是怎样疯狂地肆意掠夺。尽管东印度公司的人员用掠夺手段把印度财富劫往本国,充其对象的印度生产力却被完全破坏了,致使印度国民论于贫困。英国东印度所起的作用,只是充当了替英国剥削印度财富的吸血虫,在商业资本家看来,殖民地不过是掠夺的对象而已。


第三节  现代殖民地活动的形成与争夺殖民地

产业资本家取代商业资本家登上了资本主义经济的领导地位,当然要用他们的观点来看待殖民地了。他们首先是把殖民地培育成推销自己过剩商品的市场,利用代表产业资本家及其利益的政治权力来推行把殖民地作为自己商品市场的政策,通过这种政策,促使殖民地经济迅速发生变化与此相对应,也就是出现了本国与殖民地的关系变化。举印度与英国的关系为例,对英国的东印度公司来说,起初最有利的商业活动之一是向本国输入棉织品,现在却反过来,向印度输出棉织品成为兰开夏纺织资本家极为有利的商业活动之一了。

当英国、法国、荷兰等产业资本家正在海外占有广大殖民地形成殖民帝国而把殖民地被为自家商品市场的时候,德意志、意大利以及一步来迟的美国和沙皇俄国等产业资本家们,也认识到殖民地市场的价值而参与争夺殖民地了。

1898年美国共和党的参议院议员贝瓦利基(Albert J Beverage)对波士顿产业界同人集团所讲如下的话,足以说明1870年以后一切西欧资本主义国家的所有产业资本家扩大殖民地的野心:

“现在美国工厂生产的产品超过了美国人民的需求,美国土地上的生产物多于美国人民的消费,命运为我们描绘出我们的政策,世界贸易必须由我们来掌握,将都成为我们的吧。所以我们也将依照我们的母国(英国)传授的方法取得世界贸易,他们将在全世界建立贸易网点作为美国产品的分配基地。我们要使我们的商船布满大洋,我们要建设海军来衡量我们的伟大,要让我国的国旗飘扬起来,让跟我们进行贸易的伟大自治殖民地在我们贸易基地的周围成长起来!”

在1850年到1900年的半个世纪里,过去被称为神秘大陆的非洲遭到了欧洲各国的瓜分,接着,西欧各国又觊觎最后剩下的亚洲大国——中国,伸出了他们的侵略手脚。

现代的殖民活动,给宗主国的什么人带来了经济利益呢?英国通过东印度公司的活动,获利者只是一小撮集团。尽管是现代的殖民活动,其攫来之果食也都是进入了从事殖民地贸易的商人,宗主国的生产厂家、造船公司、殖民地事业的经营者、投资者以及这些人们背后的金融业者的腰包。同这些分食的群狼相比,“普通英国人恐怕并没有享受到帝国主义的直接利益”。也有这样的事例,殖民地活动,没有给他们本国创造任何经济利益,例如“1913年德国对西南非洲殖民地的贸易额仅达2860万马克,而德国为统治该殖民地不得不支出大量经费,竟造成12140万马克的赤子,很难理解,用殖民地贸易额的利润怎样才能弥补这样的亏损……换言之,实质上依赖殖民地的活动来繁荣一个国家的商业,几乎是不可能的。”尽管这样,德国却依然不断地谋求获得殖民地并保持已得的殖民地,其中的秘密应理解为无非就是占有殖民地能够给那一小撮策划者和参与活动的人们带来很大的好处。黑兹就曾强调殖民地是为参加活动的个人利益服务的,他说:帝国主义“经济上的真正宗旨,不在于能使殖民地向宗主国提供经济利益,而在于殖民事业为宗主国的个人提供牟利的机会”。弗尼瓦尔也曾这样说:“当然,殖民政策能够为殖民地占有者创造现实的或理想的利益,但现代的殖民活动乃是资本的事业,不是属于人的事业。”

人民对这样资本事业——主要为产业资本家利益服务的现代殖民活动,给予了狂热的支持,任何国家的人民都由衷地欢庆本国国旗飘扬在国外的领土上。“按惯例说,殖民地可以购买本国的产品,向本国提供原料。一个国家占有的殖民地越多,其产品的市场越大。市场越大,其国家越能扩大产业,产业扩大则可以富国,可以使生产厂家获得利润,可为工人安置工作。”这样想法吸引了一般国民,在这种舆论的支持下,1870年以后,殖民帝国的建立才达到了西方各国家的理想高度。


第四节  现代殖民地活动实况与结果

那么,现代殖民活动作为“资本事业”开展了什么样的活动呢?一言以蔽之,就是这种开发活动会把自给自足的低阶段经济关系引进商品经济流程。现代的殖民活动,尽管殖民地的地位、起源、自然条件各不相同,但他们都要把活动舞台置于开发活动上,在这一点上,现代殖民地活动是带有共同性的,想要把自给经济变为商品经济需要两种手段,一是交通机构即铺设铁路,二是采取经济和非经济措施刺激土著居民的生产活动转变为商品生产活动,两者相辅相成,促使发展殖民地经济的一切条件发生变化。英国产业资本在印度展开的这种殖民活动,可以说是最典型的,他们向交通部门和农业部门(主要是灌溉设备)投资展开的开发活动,使印度经济结构改变,从而导致英国和印度某种关系的结合,黑兹对此做过如下表述:

“在英国管理下开凿了巨大的灌溉运河,结果能够在雨量极少而且降雨不均的地区,得以有规则地利用肥沃的土地,全耕地面积的六分之一成了灌溉田。他们在全境布下铁路网,铁路全长超过了33000英里,使内陆各邦的农民得以销售他们的农产品。于是开始大批生产了国内主要消费的谷子、豆类和砂糖以及印度为向外国出口的稻米、咖啡、茶、鸦片、棉片和黄麻等等。旁遮普邦是小麦的一大产区,1912年的小麦出口量超过4000万美元,其大部分都运到英国,印度成了英国最大的粮食供应基地之一。小麦供应本身就给许多的英国政治家提供了英国应该统治印度的充分理由。在另一方面,还具有不亚于上述效果的重要经济效益,更加充实了这一理由,那就是飞跃扩大的印度商品,自1857、1858年以来增长了四、五百倍。这些利益基本为英国所垄断,向印度出口的商品,几乎十倍于他们的商敌德国,印度十分之三的海上贸易,全都英国运行在英国的旗帜下,从事这种商业的英国商人和轮船公司,理所当然地要狂热拥护英国在印度的政治统治地位。为此不但确保了英国对商业的支配权,而且能使英国的若干产业也紧紧依附在对印度市场的支配权上。印度每年从英国购买相当于2亿美元的棉织品和高达12500万美元的钢铁、机械及铁路器材,所以棉、铁财阀们对英领印度的关注是不足为奇的。更有一些大小资本家投资于印度政府公债(约有6亿美元的政府公债保存在英国国内)、印度铁路(印度铁路的资本超过15亿美元,政府只保有一分)、241家棉制品工厂和61家黄麻工厂的若干部分以及有希望的油田、煤矿(1913年煤产量达1600万吨)等等。所以这些投机业者喋喋不休地盛赞英国在印度的文化使命。”

开发投资的重点是放在修建铁路和第一次产业部门,“工业化”的投资几乎不成为问题。由于这种方式的开发活动,结果导致印度经济领域仅仅成为英国商品市场、和所需的原料、粮食供应基地,或作为投资市场等方面的价值更大了,使印度成为英国的“宝库”。于是,英国人公开夸耀印度的对外贸易量在英国的殖民活动下突飞猛进,“对世界的福利做出很大贡献”。

然而,印度的一切现代化工业的发展前途被堵塞了,他们只能充当第一次生产品的生产者,完全沦为英国经济的附庸。印度的人民群众由于他们只是商品生产者,他们因此被纳入了商品流通过程,在生活水平上虽然出现了变化,但这种改变并不意味着生活水平提高,仅仅意味着生活水平的降低和贫穷化。在官方汇报殖民地各种情况的文化中,完全忽视原居民的福利问题,可以说是明显的暴露。此外还有无数的研究和资料证实,在现代殖民活动下除全体5%的人口外,大部分殖民地原居民的生活是日益贫困化。这些研究和资料是这样解释土著居民生活贫困原因的;第一是他们被卷入货币经济之后,连迄今可以保障土著民众的最低生活的社会福利机构也丧失了;第二是他们由于低廉的外国产品的竞争,连他们的生活支柱农村工业(主要是棉织品)也丧失了;第三是他们成了商业生产者,在流通关系上与大资家、大商家、贸易行业、金融行业进行交易,并被置身于变化无常的行情里,利润流进了前者的腰包,牺牲了他们的利益;第四是他们变成了地主高利货的牺牲品。

当人民大众的贫困化已经成为殖民地政府乃至宗主国政府都不能忽视的大问题时,为了保持殖民地民众对宗主国的“忠诚”,他们实行了贴有“善政”标签的若干福利措施。其主要努力是在保健设备和教育事业方面。然而这些政策收效甚微,原因是:第一,殖民地民众的贫困化,是现代殖民开发方式的必然结果,在这种情况下,想抑制民众的贫困化是根本不可能的;第二,要使上述的社会福利措施取得相当效果,就必须大规模地施行社会福利措施,因而需要大量资金。可是殖民地政府从哪里也找不到这逼资金的来源,当然也不能向国民大众征收。

占有殖民地的西欧资本主义各国,首先考虑的是发展经济,结果,本国人民的生活提高了,在殖民地由于经济发展,当地民众的生活却相对地陷入贫困化,福利得不到任何提高。不过,这样一来也使殖民地生产力从旧的传统社会束缚中解放出来,从而为他们形成独立的国民经济打下一个客观基础。同时,土著居民与外国文化接解,促进了他们的觉醒,激起了他们的独立心。不管殖民地统治者们的政治意图如何,任何殖民地都普遍出现了共同的现象。认为殖民地只不过是“一成熟就从宗主国树上落下的果实”,的历史学家,却是十分确切的预言家。


第五节  日本经营满洲的理想与实况

1870年以后,西欧列强以迅猛激烈之势展开了殖民地争夺战,结果除将非洲大陆和大洋洲各国瓜分净尽告一段落之后,进而英国征服了缅甸和印度北方领土;俄国征服了中亚西亚;法国征服了安南、东京(即越南北部地带,中心城市河内);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夺取了西印度群岛和菲律宾,而且合并了夏威夷。然后,西欧各国的侵略指向“睡狮”中国,其侵略中国的信号,是由1842年的鸦片战争。不久英国就在中国中部、法国在中国南方获得了势力范围,1898年德国夺取了胶州湾,与此相对应,英国则掠夺了威海卫,第二年俄国占领了旅顺口,接着俄国侵略了满洲。1904年英国又入侵了西藏。

在亚洲,唯一幸免于西欧列强侵略的国家,就是日本。在1868年明治维新当时,日本还是个中世纪的国家,侧居于世界史的主流之外,通过明治维新推翻德川幕府,它才由封建制度的国家走上现代国家的道路。到19世纪末,日本达到西欧列强的水平变成了资本主义国家,它也援引西欧资本主义的先例主张扩大殖民地,由于日俄战争的结果,日本获得了进入南满的机会。

如何经营满洲——目标放在哪里?采取什么样的经营方式?当时是日本领导人的重大课题。关于战后面临的经营大陆政策问题,早在日俄战争中就有两个重要人物进行了筹划,一个是当时在台湾实际参加经营殖民地的后藤新平(第一位满铁总裁);另一个是参谋总长儿玉源太郎。首先出现在他们头脑里的经营模式,就是英国统治印度的方法,对于这样事,鹤见佑铺在他著的《后藤新平传》(见满洲经营篇上)论述如下:

“参与统治新领土(台湾)惨淡经营9年的他们,正在集中心力思考战后的经营大陆问题,当时在他(伯爵后藤新平)脑中浮现出的就是英国的统治印度手法。即人所共知的英国经侵印度,是开端于1600年创立的贸易商行——完名为东印度公司。他们不设岸然道貌的官制军制,而是藏形匿迹地开设一家贸易商行,假贸易之名行征服印度大陆之实,把那里无尽蕴藏的金银财宝劫夺到英国去了。他们不取法其掠夺的实效,而采取其经略方式,这恐怕是伯爵心中的思想吧。伯爵把这一创举呈送给儿玉,儿玉洞察秋毫,立即采纳了这一重大策略,这就是满铁会社产生的由来。”

朴茨茅斯条约缔结后,便公开了他们二人共同策划的经营满洲根本方针。据后藤新平在《接任满铁总裁请由书》中说,“经营满洲”的主旨如下:

“日俄的对抗,未必以满洲一战可以结束,第二次战争不知将在哪一年到来。如果胜利在握时,就先发制人;不能操胜,则以自重等待时机;即便开战亦不胜,我仍应留有善后余地。总之,我在满洲必须居于以主制客以逸待劳的地位……其得心应手之计,必当第一经营铁路;第二开发煤矿;第三移居;第四兴办畜牧农业设备……其中必以移民为要务……现在如依靠经营铁路不出十年将得以向满洲移民50万,俄国虽强也不能向我开启战端……我们倘在满洲拥有50万移民和几百万畜产,一旦战机对我有利,则进而作好入侵敌国的准备;于我不利,则岿然不动持和以待时机;这便是经略满洲大局的主张……”

日本经营满洲,就是在这一设想之下以满铁为主体机关展开的。满铁这个机构,並非如许多人所理解是个单纯铁路机构,正如后藤新平所讲那样经营满洲铁路并采煤,只要计算得好没有亏损,就算尽到了经营满洲铁路的任务。另外它也不是专门向满洲推销商品、购入商品借以牟利的贸易商行。满铁是一个奉行经济上军事上种种国家重要任务的殖民地开发机构。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前提条件是要求首先从整顿改善开始,向铁路添置各种现代的设备,为此,它必须向日本或外国寻求必要的资本,必须搞好引进资金的有效渠道,所以满铁要以其活动,获得相当利润,依次使一般投资家以为它是有利可图的投资对象。

当时的满洲,就整体来看,还属于世界上未开发的落后地区,但也不是完全被现代世界文明所隔离。从十九世纪后半期到二十世纪初期,世界资本主义的发展,对于中国大陆这片东北区域,也没有容其处于原始状态。尽管是属于局部地方,毕竟也受到资本主义影响,开始了新的发展。从营口进入该地的外国商品,在满洲小生产者的朦胧意识中。也缓慢地接受了现代社会的因素。早在日俄战争以前,满洲的农民就渴望开辟市场吸收他们的产品,这种愿望,在定居于北满的农民之间表现得尤为强烈。当时在北满遍布着将来可能大有经济价值的广阔处女地,与移民北满农民有联系的华北农民,了解到这种经济价值后也希望移民过来。一旦谋求生路的大量华北农民涌入肥沃的北满原野,能够把他们的农产品通过大连等海港向各国大批倾销,由内地往海港运输农产品的满铁就可能繁荣起来,面向国内购买里的工商业也可能得到发展,同时还能促进日本等外国对满投资,所有这些一系列经济活动的相互作用,实现开发满洲是指日可待的。因此,要想开发满洲,就需要创造这些条件,也就是说必须整理建设现代化的交通机构,以缩短华北和北满的距离;提供港口、船只、金融机关、交易所等一切发展国外贸易的设备;努力向海外市场扩大满洲农产品销路。还需要经营城市、搞好公共事业的建设,使从事上述开发活动的日本官吏、满铁社员、技术人员、企业人员在此定居,自然还要努力维持治安。于是,完全以满铁为中心全力以赴地展开了这些必要的建设和开发活动,结果确定出现了期望的效果,在25年的短短时间里,开发满洲工作进展迅速,满洲的社会在人们眼里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无需赘述,在这暂短的时间里,满洲的开发与经济的发展,主要是得力于日本人以“满铁”和日本通过满铁这条渠道对满投资为中心而展开的活动。据利玛教授调查,1930年(昭和5年)日本向满洲直接投资达11亿日元;到1914年(大正3年)增加为4.15倍,这11亿日元中有30%是对满铁投资的,这个数字清楚地说明了这一事实。

至于日本向满洲移民,当初曾作为经营大陆的一个使命,设想“不出10年向满洲移民50万”(见后藤新平《就任满铁总裁请由书》);在1910年(明治43年)外交大臣小村寿太郎还曾在议会上提倡20年向满蒙移居大和民族100万人。话虽如此,截至满洲事变的25年间,移居满洲(包括关东州属地商埠地在内)的日本人才只有23万,大部分都是从事各方面开活动的人员及其家属,农业移民不足1000人。日本农业移民如此出乎意料地不旺盛,原因之一就是由于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低,无法同他们竞争。所以在满洲事变以前,日本的经营满洲,在移民方面完全失败了。反之,中国人向满洲移民,从1923年到1930年间高达290万,成为世界史上天与伦比的民族大迁移,与日本形成了鲜明对比。日本移民的如此失败,可以表明满洲事变以前日本的经营满洲是偏重于追求资本利益的一面。

“满洲事变”以前的满洲开发,局限于农业和原料部门向这些部门提供的开发劳动力,是中国农民。日本开发活动所起的作用,只是为使满洲经济向国际经济开放而采取必要的现代化措施,刺激商业生产,以外部的支援来促进经济进步,日本扮演了所谓经济开发的“产婆”角色。对于日本这种开发活动,不可能指望它超越这种角色而做到全面的工业化。当然,满铁及其它的日本资本,在满洲也并非完全从事建设现代企业,尽管在关东州和附属地建设了种种工业,却只限于所谓例外的发展,主要是经营满铁所需的辅助企业,或是不能与日本自身工业争利的企业,这些企业都出现在出口农产品的加工方面,此外除了建立两三个规模的纺织等工厂,基本上并没有看到利用日本资金建设的工业。

拿同一时期发展经济的情况与中国本土对比来看,日本开发活动的性质和作用就非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超大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21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21-01-20 18:12 , Processed in 0.016308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