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超大军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94|回复: 18
收起左侧

英雄坦克手许森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9-9-11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超大军事

x
英雄坦克手许森
  许森,广西边防部队某部七连710号车驾驶员,广东省临高县人,一九五七年八月出生,一九七七年一月入伍,同年七月加入共青团。在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斗中,许森同志参加了围歼同登之敌的战斗,叁天之内四次驾驶坦克出击,机智勇敢,英勇顽强,在连长李德贵的直接指挥下,他驾驶坦克夜闯敌阵,撞毁、轧碎敌人火炮两门、高射机枪两挺、卡车六辆、小汽车一辆,打乱了敌人的防御体系。在战车中弹损坏、其他乘员牺牲、自己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他坚持战斗,亲手打死两名越寇,并排除了另一辆战伤坦克的故障,将这辆坦克开回了我军阵地。上级党委为他记了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他“英雄坦克手”的荣誉称号。

  春天里一个明朗的日子,在祖国南方某部队医院的病房里。一位年轻的女护
士拿着一张报纸闯了进来。

  “许森!许森!”

  她满脸笑容地高声喊着,径直走到一张靠墙的病床前。伤员们拾起了头,望着她和那个名叫许森的小伙子。小伙子还闹不清是怎么回事,脸却先红了。

  “你看!”

  护士把一张《解放军报》在许森面前展开。

  “这是不是你?”

  原来是她指着报上的一篇报道间。许森抬眼一看,只见醒目的标题是《单骑捣敌阵》。里面有他和连长李德贵的名字。伤员们听说报上登了许森的事,顿时活跃,“呼啦”一下围了过来。

  护士又问:“哎,你说话呀,是你吧?”
  许森显然很不适应这种场合,他眼睛盯着报纸,微微翘起的鼻尖渗出了汗珠
,椭圆形的脸膛红得简直可以唱关公啦。好半天,他才指着李德贵的名字说了一句:“这是我们连长……”

  “哟!原来真是你呵!”

  女护士两手一合叫了起来。

  同一个病房住了二十多天的这些伤员,都只知道许森是海南岛临高县人,在
坦克部队当驾驶员,谁也没有听他讲过自己的事迹。这时,他们都争着看那篇报道,你一句我一句地夸着许森:“瞧,报上讲的是‘英雄坦克手'!”

  “小许,我们可得好好向你学习呢!”
  “嘿,许森可为坦克兵争了光啦!”
  许森低着头□腆地说:“我算啥英雄,我们连长才是英雄!”
  “你们连长?”

  那个女护士转动着一双大眼睛,问道,“昨天部队给你来的那封
信,是不是你们连长写的?”

  “不,”

  许森慢慢低下了头。

  “他牺牲了……”

  二月十七日,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的当天,下午五点钟,一支由四辆坦克
组成的装甲分队,奉命从友谊关出发,向着同登之敌的核心防御阵地──探某进击。冲在最前面的710号坦克,是连长李德贵的指挥车。这辆坦克的驾驶员就是许森,炮长叫何国献,炮手叫周创标。

  许森熟练地驾驶着飞驰的坦克,心里一阵激动,时刻准备着的这一天终于到了!他暗自下定决心,战斗中一定要沉着勇敢,机智灵活,连长指挥到椰里,我就把坦克开到哪里,实现自己的立功计划! 
  傍晚时分,四辆坦克闯过同登镇,按时到达了预定地点──玻保。
  为了解决步坦协同问题,步兵副连长朱廷青背着步谈机,登上了710号坦克。
一切准备停当后,许森把离合器一松,710一声吼叫,象一只出山的猛虎扑了出去。步兵与坦克在朱廷青的引导下,密切协同,向敌人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忽然,一发炮弹落在710号车背后,飞起的弹片打坏了朱廷青背上的步谈机。步兵同坦克就要脱节了。这时,许森从耳机里听到了连长坚定的声音,“同志们,现在天黑、地形复杂,步兵很难跟上坦克。我和朱副连长研究决定,向敌人实施坦克袭击,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按时插到目的地。就是剩下一辆车、一个人,也要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请连长放心,你指到哪里,我保证把坦克开到哪里!”

  许森大声地回答。说着,他迅速关闭了所有的灯光。打开驾驶窗,毅然升座露头驾驶。

  四辆坦克开足马力,轰鸣着同前驶去,象四把锋利的尖刀,问探某直插过去!朱廷青站在坦克上,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呼。忽然,他隐隐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座十来米长的小木桥,桥面看来与坦克车体差不多宽。朱廷青刚想提醒驾驶员注意,坦克猛然加快速度,呼隆一下冲过了小桥。

  “好样的!”

  朱廷青暗暗称赞道。

  突然,“轰”的一声710号坦克压响了一颗地雷,车尾猛烈地掀动了一下。朱廷青心里一惊,赶忙蹲下。而坦克却开得更快了,他不禁又是一阵赞叹。

  不多久,坦克闯过了几个高地。猛然,前面不远的公路右侧,停着两辆卡车,山坡中间有几间亮着微弱灯光的房子。看样子是敌人的一个指挥所。

  李德贵的命令刚刚出口,许森早已选好射击位置,迅速停住了车,后面的坦克也立即占领好有利地形。四辆坦克同时开炮,把敌人指挥所的房子顿时打得倒塌起火,人仰车翻。接着,许森又开着坦克冲了上去,把公路旁的两辆卡车撞了个粉碎。
  这时,左前方出现了敌人的一个混合炮阵她。李德贵一见,喜出望外。他一面指挥后面叁辆坦克向右侧和后面高地上的敌人还击。二面命合许森:“左前方──冲上敌人的炮阵地,捣毁它!” 

  许森答应了一声,“轰隆隆”一个猛冲,突然出现在敌人炮阵地上。越寇被吓懵了,到处乱钻,毫无招架之力。许森怒目圆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驾着坦克来回奔突,见炮就轧,见车就撞,见人就碾,发动机不时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酣战中的坦克车前倾后仰,左摇右摆,象是剧烈地颠簸在大海狂涛之中。蹲在炮塔后面的朱廷青,两手紧紧地抓住炮塔上的扶手。他看着一辆辆汽车和火炮被撞翻碾倒在坦克下,听着履带发出的阵阵“嘎嘎嘎”的响声,高兴地笑道,“哈哈!痛快!痛快!”

  经过一夜的激战,敌人的炮阵地上,横七竖八地摆着被坦克撞烂轧坏的两门火炮,两挺高射机枪;四辆卡车和一辆小汽车。那坦克的履带印,就象是一张死神的罗网,严严地覆盖在阵地上,我英雄的装甲分队无一伤亡,奉命撤回了友谊关。朱廷青在同坦克英雄们分手的时候,拍着驾驶员许森的肩膀说,“小伙子真行,技术过硬,勇敢!”

  许森不擅言谈,只是“嘿嘿”地憨笑着。

  二月十九日下午五时半,装甲分队再次出击探某。
  由于710号坦克电台发出的信号不好,连长李德贵带710全体乘员换乘705号坦克。

  铁骑隆隆,许森驾驶的坦克依然冲在最前面。
  在冲击的道路上705号坦克一连消灭了两旁高地上敌人的十几个工事和火力点


  天色渐渐黑了,许森开窗升座,露出脑袋,一面全神贯注地驾驶着战车,一面机警地搜索着四周的火力点。

  忽然,右前方红光一闪。

  “不好!火箭弹!”

  许森猛地一拉操纵杆,火箭弹怪叫着擦着车身飞了过去。左侧又是一团火光,他急忙又来了个紧急制动,敌弹又落了空。705号坦克一次又一次与敌人周旋,连续避开四发火箭弹,闯进了敌人的环形防御核心阵地。

  这时,一个严重的情况出现了:后面两辆坦克被敌人猛烈的炮火阻拦,没有跟上来,紧随指挥车的709号坦克又被敌弹击中,全体乘员已经下车,拿着轻武器与敌人展开了激战。就剩下705号坦克身陷重围,孤军奋战了。

  又击毁了敌人几个火力点后,炮弹打完了,李德贵当机立断,命令许森:“开足马力,冲上去碾轧敌人!”

  当坦克冲上一道山坡时,被一米多高的田埂挡住去路,连冲叁次都没能上去,最后陷进了稻田。李德贵立即指挥全车人员摘掉工作帽,按战前制定的方案紧急行动。他们关闭了炮塔门、指挥塔门和驾驶窗。炮长和二炮手卸下并列机枪,许森卸下航向机枪,连长李德费收集手榴弹,准备下车战斗。由于坦克陷在稻田里,他们无法从车底安全门出去。炮手周创标猛地掀开炮塔门,用并列机枪压制敌人。许森正在给连长递手榴弹,忽然,周创标中弹跌了下来。炮长何国献上去继续射击,又被敌弹击中左肩,摔了下来。他忍着剧痛,艰难地再次爬上去。

  “何国献!”

  李德贵想喊住他。可他好象没有听见一样,操着机枪只顾一个劲地向敌人猛扫。不久,又中弹摔了下来。李德贵含着满腔悲愤,抓起了手榴弹。他对许森说:“咱俩要经得起考验。为了保卫祖国,为了替牺牲的战友报仇,剩下一个人也要战斗到底!”

   许森坚定地表示,“连长,你放心吧,我决不会停止战斗!”
  李德贵迅速打开指挥塔门,狠狠地朝冲上来的敌人投出几枚手榴弹,几个敌
人应声倒下,剩下的也不敢靠近了。许森提起航向机枪,正要打开驾驶窗,
突然“砰砰”几声,敌人的炮弹击中了坦克。接着,又是一发落在了驾驶窗上,“轰”的一声,窗盖炸飞了,许森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便失去知觉……

  四周一片漆黑。倒在驾驶椅上的许森渐渐地苏醒过来。他感到脑袋一阵阵发晕、发胀,脸部、脖颈和右手在火辣辣地作痛,两只眼睛的眼皮象被胶水粘住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他想坐起来。一用力,一阵针刺刀剜般的疼痛使他从迷蒙中清醒过来了,猛然间,他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连长!连长!”

  他赶紧扭过头喊了两声。
  可是,战斗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响动。

  “连长!”

  他提高声音又喊了几句,还是没有回答。
  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急切地爬进了战斗室外。天已大亮,定神一看,不禁呆住了,连长和炮长、炮手倒在一起。他们浑身都是血,面容却又是那么安详。

  “连长、炮长……小周……”

  许森跪在烈士的身旁,哽咽着,呼唤着自已的首长和战友,止不住的眼泪,默默地从脸上流了下来。怎么能相信呵,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友会真的离开了他!

  “不,他们不会离开我,他们绝不会离开我!”

  许森在喃喃地叨念着,慢慢地脱下上衣盖在烈士们的脸上。

  忽然,他看到连长的左上衣口袋露出一个白布条,小心地抽出来展开,只见上面写着几行苍劲的大字:“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寸土誓不丢!只要一声党召唤,甘洒热血写春秋!李德贵·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许森捧着字条的手在颤抖。感到浑身的热血下都在沸腾,他面对着烈士们,默默地发出了内心的誓言:“安息吧,同志们。为了祖国,你们光荣地牺牲了,我要学习你们的榜样,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战斗到底!要为你们报仇,向越寇讨还血债!”

  许森怀着满腔悲愤回到驾驶室。这时,浑身的伤痛、疲劳和饥渴,一齐问他袭来。他实在是没有多少气力了,歪着身子靠在驾驶椅上想休息一会儿,忽然,车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叽哩咕噜的说话声。

  “敌人!”

  许森精神一振,迅速摸出一颗“防一式”手榴弹,拔去保险销,右手握住压在大腿下,准备随时同进来的敌人同归于尽。只听一个越寇爬上坦克,把头伸迸炮塔门看了看,嘀咕了一句什么,便跳下车,同一帮家伙骂骂例例地走了。

  许森把手榴弹的保险销插好,忽然觉得脑袋直发沉,一下子又昏迷了过去……

  一天一夜过去了。二月二十一日早晨,我军进攻探某的隆隆炮声,把许森从昏睡中震醒。

  “我们的大炮”

  他高兴得叫了起来,顿时,他觉得身上有了劲,眼睛也亮了。他想发动坦克,试了试,不行,损坏太严重。这时。车外传来一阵"喀啦喀啦"的金属碰撞声,许森敏感地觉察到有人在撬坦克上的工具箱。他急忙抓起了航向机枪。

  过了一会儿,叁个越寇从驾驶窗旁走过。两手提着衣襟,兜着一兜罐头和饼于。

  许森不由怒火中烧:“狗东西!杀害了我的战友,现在又来偷我们的罐头、饼干,看我不收拾你们!”

  他望望周围没人。取出机枪架在驾驶窗上,对着刚走过去几十步远的越寇,"突突突"一顿猛扫,叁个家伙一下子都跌倒在地上,两个蹬蹬腿不动了,还有一个却突然爬起来猛跑。

  “你跑!你跑!”

  许森又狠狠一枢扳机,糟糕,子弹没了。他赶忙伸手去取弹盒,可是那个越寇已经连渡带爬地拐过山脚。许森望着敌人逃去的方向轻蔑地“哼”了一声,收起了机枪。他转头一望,后面不远的公路上停着一辆坦克。

  “呵,是我们的709车!”

  他一跃爬出驾驶窗,向709号车走去。

  709号车上有一个火箭筒弹孔。



李德贵烈士墓
  许森从驾驶窗钻进了坦克,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弹架上还留着十几发破甲弹。他把窗盖关好。按了按电钮,发现电路不通。他仔细检查了一遍,原来是第八个起动保险丝接线柱螺帽松动了。他找来扳手,迅速排除了故障,起动了发动机,他咬了咬牙,真想把坦克开上敌人的阵地,再狠狠地碾轧他一顿,为连长他们报仇!但他冷静一想:不行,这辆坦克上还有祖国新研制的破甲弹,绝不能让它落到敌人的手里。为了保住祖国的军事机密,我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坦克开回去!

  他刚要开动坦克,忽听背后"挡榔"一声响,扭头一看,一只瘦手从指挥塔门缝里抽了出去,一张狰狞的面孔闪了一下就不见了。许森知道不妙,连忙侧身
一闪!与此同时"轰"的一声巨响,敌人塞进来的手榴弹爆炸了,弹片在他背上、右大臂上撕裂了两条大口子;鲜血直流。二十多块从坦克内壁反射下来的小弹片同时嵌进了他的头部、脸部和背部;他颇时觉得全身一阵麻木,怎么也动弹不得。
  “决保住军事机密!”

  许森一咬牙,两手用力一撑,在驾驶椅上坐了起来。这时,他看到加温锅的水管被炸裂了,水□□地往外喷。他清楚地意识到,压力很强的水刺一时无法用什么东西堵得住,如果水一漏光,坦克就无法开动了。于是他忍着剧痛,赶快脱下衬衣,卷巴卷巴,斜搭在背上,把两个袖筒在胸前打了个结,草草包扎了背上的伤口。然后,立刻开动坦克,掉过头来,同着我军阵地奔驰。两面高地上的敌人毫无精神准备,他们傻楞楞地,望着奇迹般复活了的709号坦克从眼皮底下开走了。

  许森全神贯注地驾驶着坦克。他每拉一拉操纵杆,伤口就张合一次,痛得他浑身打颤。殷红的鲜血,浸透了他背上的衬衣儿染红了他的军裤和坐椅。渐渐地,负伤的右手不听使唤了。他就用一只手交替操纵两根操纵杆,终于把709号坦克开回了我军占领的叁八六高地附近。 
  这时,许森发现水温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到了一百度。他估计水快漏完了,如果
再往前开,发动机就要被烧毁。于是他停住车,带上四枚手榴弹下了坦克。他要赶快回去报告,要首长派车来把709拖回去,可是他刚刚走了几步,身子一软,便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

  “我爬也要爬回去!”

  许森下着狠心,咬着牙往回爬。一步,一步……身后留下了长长的一道血印。  当许森爬过一个拐弯的地方的时候,一群人发现了他,向他跑了过来。他挣扎着站起来,朦胧的双眼看见一颗颗鲜红的五星帽徽跳跃着向他飞来,他笑了,张开双手,踉踉跄跄地迎上去。他胸前的背心上,那“人民装甲兵”五个红色的大字,显得格外鲜明。

  “同志……”

  许森激动地喊了一声,一下扑在战友的怀里,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1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越南人打仗也挺吊儿郎当的。也门游击队还知道俘获坦克后要烧一把火呢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1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谅我第一眼看成英国坦克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1 15:29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很小的时候看过这篇文章,应该是一本反击战英雄人物事迹汇总的书。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16:43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Re.英雄坦克手许森

小时候看过这事改编的连环画小人书。电影《铁甲008》的原型应该也是这个吧?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兵在机务站值夜班没事时,到处找书看,记得有一本厚厚的《自卫反击战战例选编》,其中有个战例就是这个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英雄坦克手许森

本帖最后由 号角 于 2019-9-12 19:59 编辑
armour101 发表于 2019-9-11 15:29
记得很小的时候看过这篇文章,应该是一本反击战英雄人物事迹汇总的书。


《新一代最可爱的人》--英雄坦克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咦,记得读书时看的,不是说是把新式的激光测距仪拆下带回来的吗?怎么是新破甲弹了?难道是另外一起战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中学朋友说,有激光测距仪,是79式坦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英雄坦克手许森

绿色冲击波 发表于 2019-9-12 20:35
咦,记得读书时看的,不是说是把新式的激光测距仪拆下带回来的吗?怎么是新破甲弹了?难道是另外一起战例?

八股文看看就好,别纠结细节,毕竟不是本人回忆录。79年的激光测距仪和气缸破甲弹都算新鲜玩意,许森不是开了一辆车回来嘛,理论上说两样都保住了也正常。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2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英雄坦克手许森

中国睡教教主 发表于 2019-9-12 22:41
当时中学朋友说,有激光测距仪,是79式坦克。

59改也有激光测距仪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3 00:31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为什么受到警告?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3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英雄坦克手许森

armour101 发表于 2019-9-11 15:29
记得很小的时候看过这篇文章,应该是一本反击战英雄人物事迹汇总的书。

有一本连环画,说的就是这个事迹。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3 09:54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XJH262 发表于 2019-9-12 18:40
当兵在机务站值夜班没事时,到处找书看,记得有一本厚厚的《自卫反击战战例选编》,其中有个战例就是这个

对厚厚的一本书,前几页是烈士/英雄的寸头照片合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3 10:55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幻想 发表于 2019-9-12 16:43
小时候看过这事改编的连环画小人书。电影《铁甲008》的原型应该也是这个吧?

小时候看过连环画,铁骑闯阵,里面就有这事。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7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步坦脱节的教训啊!坦克孤军深入都是凶多吉少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9-9-17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英雄坦克手许森

lx6a 发表于 2019-9-17 22:28
步坦脱节的教训啊!坦克孤军深入都是凶多吉少


把步坦协同打成步坦脱节。。是反装甲合成部队作战的基本套路。

不是因为你脱节而陷入危险,而是逼迫你进入脱节状态。

二战开始就没有坦克部队会故意不带协同步兵进行作战的。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9-17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容易,很不容易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超大军事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超大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19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19-9-21 13:02 , Processed in 0.03326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