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超大军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76|回复: 7
收起左侧

后周世宗鲜为人知的败绩--涡口之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0 10:24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超大军事

x
   后周世宗郭荣是五代时期最有为的帝王之一。其在位五年多期间,整军经武,南征北讨,为后来北宋统一中国打下了坚实基础。而在这短短五年多的时间里,周世宗就花费了两年半的时间,连续三次亲征南唐之淮南。这是周世宗指挥过的历时最长、规模最大、成果最丰的一次战争,可说是其毕生军事生涯中的代表作。然而在这次战争的初期,周军曾遭受过一次重挫,直接影响了战役进程,甚至差点改变了整场战争的结局。不过由于周军这次大败被史官所掩盖,所以鲜为人知。本文就将尽力从现存史料中搜寻蛛丝马迹,理清这一仗的来龙去脉。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2………………………………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27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猛犸战象 发表于 2019-4-10 10:26
2………………………………

   后周显德二年(955年)十一月,周世宗遣宰相李谷率前军进攻淮河南岸的寿州,由此拉开了淮南战事的序幕。周军在水师未备的情况下渡淮作战,全靠在寿州西南的正阳建造的浮桥以输送人员和物资。因此至显德三年正月,南唐的援军已开始从水陆两路威胁着正阳浮桥,周军李谷部不得不从寿州城下撤军,向西退保正阳。而周世宗随即遣兵援李谷,双方会战于正阳东,结果是南唐军溃败。此战暂时解除了南唐军对浮桥的威胁,于是周军将浮桥从正阳顺流移至了下蔡(下图蓝色标记处)。同时,周世宗乘胜亲率大军复攻寿州,又分兵向淮南各地纵深发展。至同年三月中旬,周军已占领滁州、扬州、泰州、和州、光州、蕲州、舒州,并持续围困寿州、庐州、濠州、黄州。南唐的淮南江北十四州,似乎大部已入周军囊中。

(图片来自网络)
5E35862A-8B46-4F24-9E51-52A2539681E9.jpeg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猛犸战象 于 2019-4-10 15:27 编辑

   然而,约从显德三年三月下旬至同年六、七月间,形势发生了变化,周军逐渐丧失了先前攻占的诸州(只有寿州、庐州仍坚持围守)。对此,《旧五代史》中的解释是:淮南各地盗贼蜂起,故周军从各地抽身,集中兵力以围攻寿州。宋初官修的《旧五代史》,仅用一年多时间便已成书,内容大抵承袭自五代官方记录,而包括宋太祖本人在内的宋朝诸将当初多在周军阵营中,所以《旧五代史》的记载实际上是代表了后周一方的说法。周方此说,不能说全无可取处,但至少是有所隐瞒的。《旧五代史》中记载的这段战事期间的周军败绩仅有以下两处:

“(显德三年六月)戊子,......淮南道招讨使李重进奏:寿州贼军攻南寨,王师不利。先是,诏步军都指挥使李继勋营于寿州之南,攻贼垒。是日,贼军出城来攻我军,破栅而入,其攻城之具并为贼所焚,将士死者数百人。”

“(显德四年)秋七月丁亥,以前徐州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武行德为左卫上将军。先是,诏行德分兵屯定远县,既为淮寇所袭,王师死者数百人,帝惩其偾军之咎,故以环卫处之。”

   第一处记载了寿州城中出兵袭击围城周军一事,不书明确交战日期,只书败报递到周都大梁之日为显德三年六月戊子。第二处则记载了周将武行德败于濠州定远县一事,亦不书明确交战日期,仅因为显德四年七月丁亥武行德被降职而顺便提及之。《旧五代史》记此二败,甚是轻描淡写,而且看似毫无联系。不过,细看其它史料,就会发现其中大有文章。南宋人陆游在《南唐书刘仁赡传》中记载这一时期的战事如下:

“(寿州)自正月至四月不可下,世宗还京师。扬、泰、滁、和、舒、蕲诸州皆复为唐守,涡口、定远周兵戍守者亦皆为我师袭破,江左几复振。而寿州之围独不解,元宗遣元帅齐王景达以兵数万来援,分重兵据紫金山,列寨十余处,与城中传烽相应,筑甬道抵城通餽饷。六月,仁赡出兵,杀周兵数百,焚攻城洞屋甚众,周将李重进等兵力颇屈。”

   刘仁赡为当时的南唐寿州守将。陆游《南唐书》成书时距周唐淮南交兵已有二百余年,但其书中采用了一些现今已不得见的南唐一方的史料,以交战双方的说法互较无疑极为重要,故其仍有一定价值。上面这段记载有些地方虽不甚精确(例如周世宗还京师应在五月等),但却明确提到,除定远县和寿州城下之捷外,南唐军还在涡口取得过胜利,这是《旧五代史》不载的。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猛犸战象 于 2019-4-11 09:41 编辑

   涡口是涡河与淮河的交汇口(上图红色标记处),为淮河重要渡口。而周军当时方在该处建造了一座新浮桥,下据《资治通鉴》和《宋史袁彦传》:

“(显德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丙戌......涡口奏,新作浮梁成。(二十五日)丁亥,帝自濠州如涡口......五月壬辰朔,以涡口为镇淮军。”

“又命于涡口修桥,桥成,世宗幸焉,因立为镇淮军。”

   这就是说,至显得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淮河上有了两座周军浮桥:一座是位于下蔡的老桥,一座是位于涡口的新桥。如此一来,涡口的战略价值就更为突出了。《南唐书刘仁赡传》所载南唐军在涡口取得的胜利,实际上就是指这座涡口新桥被南唐军所摧毁。关于这一点,可以通过《宋史郭廷谓传》的记载进一步得到证实:

“周师为浮梁涡口,命张从恩、焦继勋守之。廷谓语仁谦曰:‘此濠、寿之患也。彼以骑士胜,故利于陆;我以舟师锐,故便于水。今夏久雨,淮流泛溢,愿假舟兵二千,断其桥,屠其城,直抵寿春。’仁谦初沮其议,不得已从之。即轻棹衔枚抵其桥,麾兵断笮,悉焚之,周师大衄,死者不可计,焚其资粮而还,以功授武殿使。周师退保定远,又募壮士为负贩状入定远,侦军多寡及守将之名,还曰:‘武行德、周务勍也。’廷谓曰:‘是可图也。’又籍乡兵万余洎卒五千,日夕训练,依山衔枚设伏以破之,周师大溃,行德单骑脱走。时有以玉帛子女饷廷谓者,悉拒之,唯取良马二百匹以献,以功为滁州刺史、上淮巡检应援兵马都监。及紫金山之战……”

   郭廷谓原为南唐濠州守将,显德四年降周,赵宋得国后又为宋臣。元修《宋史》虽较《南唐书》更晚出,但其承袭自已失传的宋朝国史。而作为宋太祖朝臣的郭廷谓,其国史传记原当列于北宋前期就已成书的《三朝国史》中,所以《宋史郭廷谓传》的记载应当就是源自《三朝国史郭廷谓传》,无疑也是颇有价值的史料。如上所见,该传详细描写了郭廷谓指挥南唐军摧毁周军涡口浮桥及随后又击溃定远周军的作战。虽然该传不书具体时日,但从其提到利用淮河汛期和战事发生于显德四年春的紫金山之战前这两点,则可推知其所书摧毁浮桥的战事是发生在显德三年夏秋间。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猛犸战象 于 2019-4-11 09:41 编辑

可是,对于涡口浮桥被毁的时间,现存史料中也存在不同的说法,有些史料将其系于显德四年夏,这就给读史者带来了不小的困惑。不仅如此,这样的变动事实上大大弱化了涡口之战的地位。因为在显德四年夏,南唐军主力已覆灭,南唐败局已定,而周军也已拥有强大水师,故淮河浮桥的战略价值已降低,此时破坏浮桥意义已经不大(但在显德三年时,情况是全然不同的,南唐军若摧毁淮河浮桥,是能够致周军于死地的)。在这些史料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资治通鉴》的记载,其将涡口之战及定远之战联书于周显德四年五月丁酉条之后:

“(显德四年五月)丁酉……唐郭廷谓将水军断涡口浮梁,又袭败武宁节度使武行德于定远,行德仅以身免。”

   《资治通鉴》成书时已距周唐淮南交兵一个多世纪。会出现这种记载大概是由于:一方面,周方史料中对于显德三年四月所建涡口浮桥及其下场缄口不提;另一方面,周军却又于显德四年三月第二次在涡口架设了浮桥:

“(显德四年三月)甲午,发近县丁夫数千城镇淮军(即涡口),为二城夹淮水,徙下蔡浮梁于其间,扼濠、寿应援之路。”

   周军这第二次架设的涡口浮桥,实际是将下蔡的老桥再次顺淮流东移至涡口重新固定,而非如前一年那样新建。但这就足以使某些不通晓军事细节的后世文人史家产生混淆,使其误以为南唐军摧毁的是这座第二次架设的涡口浮桥,所以才将战事系于显德四年夏。
   其实只要稍微从军事角度思考一下,就能发现涡口浮桥被毁必发生在显德四年夏之前。因为周军移桥这件事本身就已足可证明,时至显得四年三月,前一年在涡口建造的新桥已不复存在,否则根本没必要费力去将下蔡老桥移至涡口。当然,除此以外,还有大量史料可以从侧面印证南唐军摧毁涡口浮桥的时间在显德三年,例如:

“(显德三年)八月壬寅,张永德上言:败淮贼千馀人於下蔡桥东,获楼船二只、掉船五只。”

“(显德三年十月)壬午,张永德上言:败淮贼千馀人於下蔡县淮北岸,获战船数十只,贼众溺死者甚众。”

“(显德三年十一月)庚戌,殿前都指挥使张永德奏:败濠州送粮军二千人于下蔡,夺米船十余艘。”
·
   以上三条史料,皆是驻守下蔡浮桥的周将张永德的奏报。其显示在显德三年八月至十一月间,张永德曾在下蔡附近多次与南唐水军交战。南唐水军自东溯淮来攻,浮桥对于周军来说是阻挡南唐水军的防线。这些下蔡附近的作战记录已经表明,至迟到显德三年秋八月,位于更东边的第一道防线涡口浮桥必已被毁,否则南唐战船是不可能驶到下蔡桥以东水面的。
   又分别据《江南野史林仁肇传》、马令《南唐书林仁肇传》、陆游《南唐书林仁肇传》:

“仁肇出援寿春,与刘仁赡相应,攻城南大寨,斩俘甚众,及复濠州水寨,累有战功。”

“仁肇将偏师出援寿州,攻城南大寨,斩获甚众,遂破濠州水栅。”

“仁肇率偏师援寿州,攻城南大寨,有功,又破濠州水栅。”

   这三条史料当出同源,皆称南唐将领林仁肇参与了攻击寿州周军城南大寨的作战。而此战约在显德三年六月间。林仁肇为福建水师将领,其进军路线必是从淮河溯流而上,经濠州、涡口,去往寿州。如果林仁肇于显德三年六月进抵寿州,那么涡口浮桥理当在此前已被摧毁。
   总之,任何将南唐军摧毁涡口桥之战系于显德四年的史料,都是绝不可靠的!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猛犸战象 于 2019-4-21 15:48 编辑

   至此,我们已可以大致弄清当时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南唐军大约在显德三年五六月间,首先利用淮河汛期之便,以水师打垮了驻守涡口的周军张从恩(为检校太师、褒国公)、焦继勋(为左厢排阵使、右羽林统军)部,焚毁了涡口浮桥。随着涡口陷于南唐军,濠州境内的周军就处于被切断的孤立境地,所以不久之后,屯濠州城下水寨及定远县的周军就皆被南唐军击破。而由于浮桥这道淮河阻塞线不复存在,南唐援军得以沿淮开抵寿州城下,故周军在此处也遭遇了败绩。可以这样说,这一系列战事的发生是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第一块骨牌就是涡口之战。
   涡口一仗,对周军来说是一次大挫败,人员物资的损失还在其次,对周军心理上的震撼则是巨大的。因为淮河浮桥为联结南征周军与后方之间的战略通路,若被切断,后果不堪设想,四百多年前的梁魏钟离之战就是极相似的例证。虽然周军与当年的魏军不同,在淮上建有两座浮桥,二失其一,尚未到无可挽救的地步,但也足以使其惊出一身冷汗。所以周军从淮南诸州撤退,全面收缩防线,势在必然。周世宗最为倚重的殿前精锐即在张永德率领下从盱眙、六合一带直接回防下蔡(他的副手赵匡胤则带兵回至寿州城下),《宋史张永德传》记到:

“俄屯下蔡。时吴人以周师在寿春攻围日急,又恃水战,乃大发楼船,蔽江而下,泊于濠、泗,周师颇不利。”

   此处描写的无疑正是周军大败于涡口之后的情形,连周方将领的传记中也承认当时局势之严峻。周世宗调张永德部回下蔡,就是要严防死守周军最后的命脉下蔡浮桥。而张永德最终不负所望,抵挡住了南唐军对下蔡浮桥的进攻(这次老天站在了周军一边,南唐军的火攻因风向骤反而失败),才使周军免于重蹈四百多年前魏军的覆辙。
   涡口之败,让周世宗清醒了过来,于是对其战略进行了重大调整。他返回周都大梁后,立即大造战船,只用数月时间就编练出了一支可用的水师。再征淮南,周世宗一改战争初期那种大胆深入、四处分兵攻城略地的战法,代之以更为谨慎的战法,先攻克寿州,然后沿淮水陆并进,由西向东依次攻击濠州、泗州、楚州,而后沿运河南下扬州,最终迫使南唐屈服。吃一堑长一智,是涡口之败迫使性格急躁的周世宗不得不耐下心来,稳扎稳打,最终用两年半的时间才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9-4-12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周军军纪败坏,导致占领区人民起来反抗也是其失败的原因之一。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超大军事

本版积分规则

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19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19-4-21 22:41 , Processed in 0.03441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