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超大军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90|回复: 9
收起左侧

“短臂将军”——龙书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2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期待你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超大军事

x
本帖最后由 施图卡俯冲 于 2017-3-18 14:35 编辑

人物生平
xin_650132f93cf64f09814f6888176a0ce0.jpg
龙书金(1910-2003),湖南省茶陵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一军团政卫连排长,连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115师343旅685团连长,营长,团长,山东纵队鲁北支队副支队长,115师教导6旅17团团长。1939年2月,曾参加和指挥了陵县大宗家战斗。1941年2月,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六旅副旅长。1942年9月,兼任冀鲁边第二军分区司令员。1944年2月,冀鲁边军区与清河军区合并为渤海军区,任渤海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七师副师长,东北野战军第十七师师长,第四野战军四十三军副军长,军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广东省军区司令员兼党委书记兼广州市警备区司令员,湖南省军区司令员,新疆军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共八大、九大代表和第九届中央委员。
龙书金1910年11月21日出生于茶陵县秩堂乡一个农民家庭。少年时期参加过民间"练打",学会不少拳术棍技。1929年冬参加乡赤卫队,1930年9月编入红十二军,同年12月加入共青团,1932年2月转为中共党员。他以吃苦耐劳、作战勇敢著称,很快由士兵晋升为班长、排长、连长,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参加了东征、西征战役。东征战役中任强渡黄河的突击组长,一马当先上岸,攻占敌堡,为红一军团顺利东渡黄河立下战功,被军团授予战斗英雄称号。西征战役中,所指挥的第四连以善于夜战近战闻名,被军团称之为"夜老虎英雄连"。
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连长、副营长、第五支队副支队长、第十七团团长、冀鲁边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渤海军区副司令员等职。参加了平型关战役和孟县伏击战,取得重要战果。认真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严惩敌顽势力,团结和改编"十八团"等乡民自卫组织,为建立和巩固以乐陵为中心的鲁北抗日根据地做了大量工作。在大宗家战斗中,负责一线指挥,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术与敌拼杀,击毙日军旅团长安田大佐以下官兵500多人。在这次战斗中,为抢救一名战士而左手负伤,导致左手终生残疾。

龙书金将军打仗极有悟性。某日,将军与众转移中,遇日军骑兵追之。只见后头马蹄阵阵,刺刀闪闪,若排山倒海而来。情形十分危急,适逢前方有村庄、树林、山丘。将军振臂一呼:"快进树林牎"遂率众进密林中。日军骑兵追至,徘徊于树林前,弃马欲进,然犹豫再三,遂退。

历任山东野战军第七师副师长、东北民主联军第七师副师长、东北野战军第十七师师长兼党委书记、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师长、第四十三军副军长等职。从山海关到海南岛,参加了辽沈、平津、渡江、湘赣、广东、粤桂边等著名战役,屡建战功。参与指挥东北战场自卫反击战的第一仗山海关阻击战,以6个团1万余人的兵力,抗击国民党两个美式机械化军6万余人的进攻,为中共大批军政干部先敌进入东北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战四平、攻锦州、夺天津等战役中,所指挥的师以善于打攻坚战著称。在1947年的夏季攻势中,亲率第十七师将蒋介石的"五大金刚"之一孙立人指挥的国民党新一军歼灭一个团,打破了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在第三次攻打四平的攻坚战中,率第十七师官兵冒着敌人的炮火和坚固工事,浴血奋战13天,攻占了陈明仁的核心工事指挥所,活捉了陈明仁之弟陈明信及以下官兵2000多人,第十七师从此便有了"攻坚老虎"的威名。在东北局召开的师以上干部会上,他介绍了指挥第十七师打攻坚战的经验,即"四快一慢"、"四组一队",使用小包炸药打巷战,一个营打一条街等战术,为丰富人民军队的战术理论作出了贡献。所指挥的第十七师、一二八师,在锦州战役中,先后攻占了敌重兵据守的神社、铁路大楼和炮兵阵地,毙俘敌1.2万人。在解放天津的战役中,歼敌8400余人。1950年4月,指挥一二八师师部和两个加强团,乘坐帆船强渡琼州海峡,创造了"木船打军舰"的奇迹,成为人民解放军首次登上海南岛的军级指挥官之一,为海南岛的解放立下了战功。不久,晋升为四十三军军长,随后又兼任粤西军区司令员。

1939年3月,龙书金将军率部于鲁北陵县大宗家与日军激战,左臂负伤。医生告诉他,弹头于左上臂骨内炸开,为粉碎性骨折,急需手术治疗。术时,嘱其坐靠背椅,一护士取粗麻绳至。将军惊问:"你要捆我不成牵"医生对曰:"我们没有麻醉药,只能用吗啡代替。它的效果不太好,怕你受不了。"龙书金将军大笑曰:"可知关公刮骨疗毒故事牵"言毕挽袖伸臂,曰:"请用刀,保证不动一下。"医生乃垫油布于臂下,取手术刀在手,割开皮肉,直至于骨。利刃到处,"吱吱"有声,顿时,血流如注。龙书金将军安坐椅上,纹丝不动。然脸上汗珠滚滚,浑身湿透。术毕,警卫脱其衬衣,拧之,竟汗流盈盆。

龙书金将军任四十三军副军长。抢滩登陆时,将军见数百士兵聚一"老鹰嘴"岩上。"老鹰嘴"与本岛仅一沟之隔。将军急挥臂呼其下,并嘱通讯员鸣枪驱赶。须臾间,怒潮汹涌,奔腾而至,"老鹰嘴"与海南岛隔断。即刻,敌人两架野马式飞机亦投炸弹于"老鹰嘴"。离"老鹰嘴"士兵,无一伤亡。龙书金将军善射,有百发百中之硬功。在江西苏区红军连队里,将军为射击标兵。红军到陕北后,于三原开运动会,将军为射击代表。平型关大战,时任连长的龙书金将军率部攻日军一"蛇头"阵地,因其火力凶猛,久攻不下。将军上前观察,见远处一小山包上有两个日军人影,一持望远镜,一举指挥刀,似为日军指挥官。将军取套筒枪瞄准,"叭叭"两枪,两人应声而倒。我军一鼓而上,敌溃败。

长征到遵义后,因股部负伤,掉队。另一红军,亦掉队,同行。某日,两人歇于一土地庙。见赖传珠等人骑马过,将军呼救,赖指前方曰:"翻过此山即到,后面有担架队。"言罢飞骑而去。约几小时,担架队果至,见将军两人如陌人,不理而去。只得沿路乞讨追赶红军。幸同行红军怀藏一团大烟土,状似牛屎,大小若皮球。每至一地,便与当地苗民易物。割指甲大小,便可易一只大公鸡。行整七天,始赶上队伍,大烟土尚未去半。龙书金将军言:长征过毛尔盖后,于班佑河架桥。见毛泽东主席。其时,毛泽东面容憔悴,神情不安。过桥后即与我握手,口中喃喃道:"四方面军和我们分手了,但他们还会回来的。"解放后,毛主席至长沙视察,他问我,我们见过面没有,我答,见过多次,便提及当年毛尔盖情景。约谈一半,见主席神态不悦,即打住。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于山东平原县扫荡。龙书金将军与警卫员追击逃敌,进一大户家。院子里有两个地窖,急将枣树刺子搬开,钻进地窖。进后方发现窖门没关,此时,日本兵已敲门。将军心想,此命休也。忽见一双三寸金莲,一扭一扭过来。至地窖门前,停步。弯腰将枣树刺子盖上窖门,又取扫把扫去院中脚印,然后开门。鬼子走后,"三寸金莲"请将军进屋,端出白面馒头招待。龙书金将军言:"我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一。因为这家是地主,解放后我一直不好去看她。"

爆破攻城,为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十七师作战一大特色。龙书金将军言:十七师前身于山东曾召一批煤矿工人入伍,故善此术。1947年6月14日,四平攻坚战打响。初始,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第一师、第二师久攻不下,损失惨重。攻城总指挥、第一纵队司令员李天佑调十七师上。仅一天时间,十七师便打至敌核心工事前。是时,李天佑特意至阵前指挥总攻。李天佑问龙书金将军:"有否把握牵"将军对曰:"问题不大。"总攻命令下达后,始闻哨声口瞿口瞿然,枪声啪啪然;继而手榴弹声轰轰然,冲锋号声嘀嘀然;无何,便是惊天动地之爆炸声,如惊雷滚滚,似海啸阵阵。龙书金将军笑曰:"敌核心工事已破。"须臾,前方来电果如所言。

四平攻坚战一役,龙书金将军之十七师伤亡约4000人。第五十团全团兵勇集合,仅够编一个连。林彪闻之,唏嘘不已,特指示,将东北军区的9个警卫团的第一连(包含军区警卫团)补充十七师。(当时一个部队的警卫一连都是最能打的连队)

苏静将军言:我军攻打锦州当天夜晚,林彪坐立不安,愁眉不展。约11点半,忽报龙书金之十七师攻下铁路局大楼(国民党军锦州守将范汉杰的指挥所),林彪顿时精神振奋,面露喜色,当即嘱苏静记录,口述电文,嘉勉十七师:"部队投入纵深,发展迅速。望发扬'攻坚老虎'的巷战威力,争取锦州战役全部胜利。"十七师后称之为"攻坚老虎",盖源于此。其时,苏静任东北野战军参谋处长。

龙书金将军年幼只读半年私塾,参加红军时不会写姓名。指挥打仗发电报,主要靠参谋。解放海南岛时,因没带参谋,将军上岸后只得亲拟电文。某电文中有一句言"打敌人屁股",将军写为"打敌人定(腚)"。时任四十三军军长的李作鹏阅电后,不识"定"为何意,猜测良久,方明白,遂大笑。

1950年4月22日。龙书金将军率部于海南美竹、黄亭与薛岳守军激战。将军立于一大榕树下指挥作战。忽敌机飞掠而下,掷一弹,于树梢爆炸。将军无恙,耳震聋。后又见三架飞机,一大两小,凌空往南而去。龙书金将军指大飞机曰:"薛岳逃跑了牎"他挥手命令一二七师、一二八师勿与敌纠缠,迅速向海口、府城前进。解放海口后,经了解,薛岳确系22日乘飞机而去。人问龙书金将军:"怎么知道飞机上坐的就是薛岳呢牵"将军答曰:"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的。"此乃战争中之悟性也。

1955年,任中南公安军司令员兼广东省军区司令员、党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1959年赴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习,1962年毕业后任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兼党委书记、湖南省委常委。他在省委、省军区的支持下,主张大办民兵,在长沙市组建了2000多人的基干民兵团。6月17日,毛泽东视察湖南,听取了他关于战备工作和民兵工作"五落实"的汇报,非常满意,并将其概括为"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因而成为指导全国民兵工作的基本原则。

人物轶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龙书金将军向胡耀邦总书记上书,要求解决住房问题,将军书曰:"鸡有鸡窝,狗有狗窝,我革命几十年,至今没有窝。"胡耀邦阅后即嘱余秋里立即解决。将军晚年于广州休息。1983年离休,享受大军区副职待遇,2003年4月逝世。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龙书金将军遗恨铁列克提
打了一辈子硬仗、胜仗的折在了一个叫做“铁列克提”的弹丸之地上。那是1969年的8月,龙将军时任新疆军区司令员。

铁列克提位于与苏联(今哈萨克斯坦,下同)接壤的中国新疆塔城地区。1969年8月13日,进行正常边境巡逻的38名中国边防官兵遭到苏军突然袭击。在绝对优势的对手的重重包围下,中国军人以轻武器面对对手重装备进行了长达4小时的英勇抵抗,最后全部牺牲。事后调查,事件发生前,苏军已有种种反常迹象,许多涉及此事的文章都指当时的指挥失误,未能及时停止巡逻。1971年的“9·13事件”发生之后,龙将军被视为“与林彪集团有牵连的人”,被免去职务直至去世。在人生的最后30年里,战将龙书金完全是在赋闲中度过的。

2003年5月13日的《人民日报》发表的一则讣告称:“原新疆军区司令员龙书金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4月16日在广州逝世,享年93岁。”讣告在历数将军的战斗经历和职务后有言“他坚持从严治军,为加强部队的全面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和巩固国防做出了贡献。”盖棺论定了,终于。

在1955年授衔的我军将领中,一共有11位独臂将军!他们是贺炳炎,蔡树藩,彭绍辉(以上上将),余秋里,晏福生(以上中将),左齐,龙书金,苏鲁,陈波,彭清云,童炎生(以上少将)。其中贺、晏、苏、彭、童将军均断右臂,其他为左臂。30年前在部队的时候,就听老首长说起贺炳炎和余秋里一个旅长一个政委,两个“一把手”搭档。开会时俩人吸烟,贺左手取烟,余右手点火,配合极为默契的逸事。龙书金将军之断臂因中弹断骨,仅以筋皮相连,似瓜蔓,能左右旋转;似弹簧,能上下伸缩。而五指灵活,运用自如。故人亦称“短臂将军”。

记者吴东峰专有文章述及龙将军的断臂医事:“1939年3月,龙书金将军率部于鲁北陵县大宗家与日军激战,左臂中弹负伤。医生告之,弹头于左肱骨炸开,为粉碎性骨折,须手术,方可愈。术时,瞩其坐靠背椅,一护士取粗麻绳至。将军惊问:“你要捆不成?”医生对曰:“我们没有麻醉药,只能用吗啡代替。它的效果不太好,怕你受不了。”龙书金将军大笑曰:“可知关公刮骨疗毒故事?”言毕挽袖伸臂,曰:“请用刀,保证不动一下。”医生乃垫油布于臂下,取手术刀在手,割开皮肉,直至于骨。纹丝不动,然脸上汗珠滚滚。术毕,警卫脱其衬衣,拧之,竟汗流盈盆。”

我与龙将军素昧平生,原是在读战史的时候喜欢遥想将士们的风采。

都说龙书金就是强渡大渡河时最后哭着要参加突击队的那个小战士。1936年东征时被军团首长授予“突击组长英雄”称号并颁发奖章。平型关大战时龙书金任115师685团1营4连连长,久攻不下时,龙发现对面阵地上的日军指挥员,遂举枪射击将敌击毙,使战斗一举而胜。东北作战时,龙书金指挥的17师为四野“头等主力师”,四平攻坚战一役,17师伤亡近4000余人。50团全团仅够编一个连。林彪闻之,唏嘘不已,特指示,将东北军区的9个警卫团(包含军区警卫团)的第一连补充17师。当时每个部队的警卫一连都是最能打的连队。琼洲渡海,龙书金带领先后登陆的三个团和琼崖纵队一部,包围敌一个团,结果遭敌5个师的反包围,处境严峻时增援部队及时赶到。这一仗,龙书金先攻后守,再反守为攻,终于化险为夷。

龙书金年幼只读半年私塾。吴东峰记,他参加红军时不会写姓名。指挥打仗发电报,主要靠参谋。解放海南岛时,没带参谋。将军上岸后只得亲拟电文,文中有一句“打敌人屁股”,将军写为“打敌人定(腚)”。时任43军军长的李作鹏阅电后,不识“定”为何意,猜测良久,方明白。

这样的将领,深得战争的亟要,遍历大战恶战,怎么会在铁列克提这样一次营规模的战斗中失手呢?

遍查有关公开文章,指出铁列克提战斗指挥失误的细节主要有三:

第一是战前警觉不够。8月11日,中方在两国边防军经常会晤的巴克图哨所悬挂红旗,这是邀请对方进行会谈的例行信号。然而,红旗悬挂了一天,苏方并未露面。次日,军区作战部部长接到塔城军分区再次来电,认为苏军行动反常,马上报告了龙书金。龙书金弃置一旁,没有答复。同时,到边防检查工作的军区和军分区领导也将对面苏军调动频繁,夜间可听到坦克的轰鸣声,怀疑苏军有阴谋的情况报告过新疆军区司令部。

第二是没有对巡逻进行机断处置。鉴于当时苏军的反常情况,部队下级曾多次要求暂停巡逻,但上级都没有答复。北疆军区曾有情况不明暂不巡逻的决定,但上报军区后,一直未接到批复。而新疆军区作战部人员表示,作为参谋人员,我们也同意暂停巡逻,但是给领导汇报后,却没人理睬。军区作战部部长说:“为此事我曾专门请示过龙书金司令员,司令员让我报告北京外交部,让他们拿意见。由于事关重大,在外交部没有明确答复前,我不敢擅自下令停止巡逻。”而外交部答复:值班人员已回电,关于边防部队的巡逻间隔,巡逻路线,可由新疆军区自行确定。

第三是与林彪的关系。有一部书里说,“九大”期间龙书金赴京与会时,林彪对龙书金说:中苏之间的矛盾完全是因为争夺国际共运领导权引起的,即使有一些边境摩擦,尚不至于酿成大战。另外,从苏军的兵力部署上也可以证明这一点。林彪说:还是有一点边境纠纷好,可以提高军队的威信,加重几个军区司令员在中央领导层的份量。云云。

仅就我能见到的文献,我对上述说法是有疑问的。关于龙、林之间的关系和龙在最后一任上的工作,上述《人民日报》发表的讣告中的最后一段话应该是作数的。不提。关于“暂停巡逻”一说,当时的前方指挥员有此动议,应属清醒。不过谁都可以想见,在高级指挥员那里,这就不是一个军事行为,而是一个政治行为。所以,所谓请示外交部一举,尽管事后看来过于拘泥,但在大军区首长这里,应属必要的程序或是对授权的要求。有文献说,珍宝岛战斗以后,周恩来要求边防磨擦的处置要随时请示大军区以及外交部,所以龙的上报,不该算错。

1969年3月的中苏关系已经弥漫着硝烟的味道。3月,珍宝岛打响。4月中共九大召开,战斗英雄孙玉国因为毛的特殊礼遇,成为九大上最引人注目的人物。此后半年,直至9月周恩来与柯西金在首都机场会见,10月林彪发出准备打仗的1号命令,全国处在空前紧张浓厚的战争将临的氛围中。这种氛围与文革中“左”的政治路线的推进,使全国处在近乎疯狂的政治口号、政治混乱中。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应该记得九大后毛的最高指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置身处地的想,在这样一个时候,战场最高军事指挥员恐怕是很难自主作出“停止边境巡逻”的决策的。

众所周知,1969年3月5日,15日,中、苏军队在黑龙江珍宝岛发生冲突,这场战斗因中方周密准备,并且实际上掌握着发起战斗的战术主动及相对有利的地理条件(战场是我方岸域包围的小岛且有江河屏障),所以获得胜利。而苏军在东线失利以后必然要寻求报复,铁列克提之役即是不折不扣的军事报复作战。从冲突发生的逻辑上,铁列克提一仗有必然性,不在这里打响,也要在别处打响;你这里停止巡逻,总不能全线停止巡逻。而且,这回,是要在对方选择的战场和时间里打,战场的主动权在对方手里。

平心而论,龙书金的指挥失误,应该是没有督促部属对抗击苏军的战术袭击作好确实准备。我们至少可以从战斗的结局作出这个评价——当然,事后诸葛亮是谁都会做的。

铁列克提战场是经苏军精心选择的。面对地图,我可以作出这个判断(其实我有这个区域1:10万的地图,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里只给出1:100万地图的局部)。

新疆西北部边境,塔城与博乐之间,苏境向中方艾比湖方向侵入一个夹角。夹角南40公里为博乐县;夹角北100公里为裕民县,铁列克提地区位于紧依夹角北缘的中方克尔他乌山西麓。在这个夹角的苏方一侧,因为地处阿拉库里湖南缘,地势平坦道路条件好;铁列克提国境外苏方一侧还有一海拔900公尺的山峦,整个地形十分有利于苏军机动和隐蔽。

而紧依边境的铁列克提只有三条支援和补给路线:北路位于巴尔鲁克山脉西麓,地势起伏,但需经130公里到额敏河,再30公里到巴克图;其中塔斯提经国界线到苏尤河一段长35公里,“路窄坡陡,人马通行困难”;事实上,当增援部队从巴克图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几个小时了。南路需绕过苏境之夹角,再穿过阿拉山口,越过库夫土木佐山以后,历经150公里以上路程到达博乐,且其中的阿拉山口一段受苏军威胁。东路沿库萨克河由铁列克提经托依巴斯、沙孜牧场抵托里,路程愈180公里,且途中要翻越巴尔鲁克山,其中托里至沙孜牧场一段“晴通雨阻”。还要指出的是,除东路以外的南北两路部队机动大多都处在苏方可观通的范围之内。

因此,从战术上判断,除非事先得悉有关苏军行动的情报,在托依巴斯至沙孜牧场囤积增援兵力,才可能进行有力的反袭击、反包围作战;或是组织强有力的巡逻部队,在巡逻沿线获得重火器支援,而这正是3月15号的珍宝岛作战的部署。我相信,在当时,在新疆军区漫长的1200公里边境线上,在当时的装备和道路条下,要想做出这样的预先部署是有困难的。

战争胜负是情报、装备、战场形势和战术指导思想的集合体。可以说,在铁列克提地区,我军是处于守势、弱势;除非取消巡逻,或有迅速撤离路线,我军在冲突中的被动是并不奇怪的。然而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正响彻云霄的时候,即使暂时停止巡逻,你的这段边境也是必须要有人去守的呀!

从图上研判,我怀疑战斗是在铁列克提北,苏尤河以南的地段上发生的。因为巡逻队是从北向南行,正是这里有909高地便于苏军隐蔽突袭,而且地形相对开阔。不然,对苏军营规模的部队展开越境突袭(而且是仰攻),巡逻队失于防范被全部包围,就是不太好理解的。

这些年,关于珍宝岛战斗,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当时苏方的资料;可是关于铁列克提发生的战斗,我们还没有看到对方的任何材料。由于巡逻队全部阵亡,有关战斗的情况只能从有限的电台通话中以及战场遗迹获得,我渴望着看到对方解秘的有关资料,以详尽了解当时战斗情况。这既是为了正视历史,也是为了更好地面向未来。

而龙书金将军,30年来,我们没有看到他关于这场战斗的只言片语。毕竟,他的38名士兵已经长眠在那片土地上。将军无语,我们却不能无语,无论是为了将军、士兵,还是为了祖国的安宁!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7-3-12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施图卡俯冲 于 2017-3-18 14:34 编辑

龙书金少将
1377053829508.jpg
湖南茶陵人。1910年出生于贫农家庭。
1930年参加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负过四次伤,第一次是在长征路上,在贵州与国民党军堵击部队作战,被手榴弹炸伤而掉队,与另一伤员同行。两人沿路乞讨追赶部队,同伴手上有大烟土,每至一地,便与当地苗民易食品,行整七天,始赶上队伍。
有材料说龙书金是强渡大渡河十八勇士之一,即是最后哭喊要去的小战士。
龙书金善射,有百发百中之硬功。在江西苏区红军连队里,他为射击标兵。红军到陕北后,于三原开运动会,他为射击代表。
龙书金回忆说:长征过毛尔盖后,于班佑河见毛泽东,其时毛泽东面容憔悴,神情不安。过桥后即与我握手,口中喃喃道:“四方面军和我们分手了,但他们还会回来的。”解放后,毛泽东至长沙视察,他问我,我们见过面没有?我答,见过多次,便提及当年毛尔盖情景。
1935年11月,龙书金在红1军团红2师红5团任4连连长。1936年2月,红5团参加东征,他率领8名战士乘船抢渡黄河,攻占晋军两座碉堡,保障红1军团顺利渡过黄河,被军团首长授予“突击组长英雄”称号并颁发奖章。
1937年到1938年间,龙书金在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1营4连任连长。平型关大战,龙书金率部攻敌一阵地,敌火力凶猛,久攻不下。龙书金上前观察,见远处一小山包上有两个鬼子人影,一持望远镜,一挥指挥刀,似为日军指挥官。他取套筒枪瞄准,日军指挥官应声而倒。龙书金后升任营长。
龙书金担任抗日挺进纵队5支队5团团长时,夜宿鲁北大宗家村,日军出动2000人包围了大宗家村、阎福楼和侯家村,龙书金率领12连、特务连和10连在大宗家村与日军血战。10连的一个排在村南顶不住了,龙书金亲率10连的两个排冲了上去,打退了日军。接着他带领通信排转移到村外。后接到上级撤出战斗的命令,但被包围在三个村子里的3个连队和团部几次突围均未成功。龙书金冒死率领身边仅有的十几人接应突围,结果3个连突围出100多人。这一仗歼敌500余人。
龙书金是我军绝无仅有的断臂兼短臂将军。乍一看,这只手臂并没有什么,手腕、手指、手掌和正常手一样灵活自如。仔细看,就会发现这条手臂象丝瓜吊在藤蔓上似的吊在肩膀上,可以前后旋转,可以伸缩,却抬不起来。1939年的一天,日军2000多步兵、500多骑兵突然包围了八路军东进纵队五支队一个团。这是一次恶战,打的很残酷。牺牲了团政委、政治处主任以下600人,身为副支队长兼团长的龙书金被打断了左臂。龙书金的左上肢肱骨在抗战时打断了,只有皮肉连着,因此,整个手臂比原来短了五分之一。
有一篇文章,用半文言文绘声绘色地描写了这一段:医生告之,弹头于左肱骨炸开,为粉碎性骨折,须手术,方可愈。术时,嘱其坐靠背椅,一护士取粗麻绳至。将军惊问:“你要捆我不成?”医生对曰:“我们没有麻醉药,只能用吗啡代替。它的效果不太好,怕你受不了。”龙书金将军大笑曰:“可知关公刮骨疗毒故事?”言毕挽袖伸臂,曰:“请用刀,保证不动一下。”医生乃垫油布于臂下,取手术刀在手,割开皮肉,直至于骨。须臾,血流如注,刀声“吱吱”,龙书金将军安坐椅上,纹丝不动。然脸上汗珠滚滚,术毕,警卫脱其衬衣,拧之,竟汗流盈盈。龙书金后任教导6旅17团团长、冀鲁边第2军分区司令员、渤海军区副司令员。
在东北,龙书金是林彪麾下的一员猛将,担任过民主联军7师副师长、东野6纵17师师长。有一种说法,四野有5个王牌师,17师便是其中的一个。
17师善于攻坚,爆破技术好。17师的前身部队于山东曾召一批煤矿工人入伍,这支部队人人都会用炸药包,炊事员、卫生员、干部都会玩两下。不但会用,而且用绝了。攻城用、过沟也用。林彪善用兵。故17师常为林彪单独所驱使。凡有攻坚任务几乎都有17师参加,如吉林外围攻坚、四平攻坚、辽阳、鞍山攻坚战,17师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获得了“攻坚老虎”的光荣称号。
四平攻坚战时,龙书金的17师作为预备队,当1纵1师和2师在攻坚战斗中遇到极大困难,每推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代价的时候,17师投入了纵深战斗。先后攻下了公园以北的大碉堡、女子学校、二碉堡、中央银行、市政府。最后攻下了71军军部的大红楼,俘虏了陈明仁的胞弟、71军直属特务团团长陈明信。攻打大红楼,达到了四平市巷战的最高潮。李天佑临阵观战后惊讶地对龙书金道:“你们这支部队好厉害啊!”
东北野战军总部对17师的评价是:“该部队历史不算很老,战斗作风顽强,进步快。善于夜战及村落战斗,战士很勇猛,长于使用爆破,攻坚力最顽强。1947年夏季攻势之四平攻坚战斗中,参加主攻,纵深战斗13昼夜,在战术上颇有成果,为东北各野战部队中攻坚力量最顽强之部队,为头等主力师。”
四平攻坚战一役,17师伤亡近4000余人。50团全团仅够编一个连。林彪闻之,唏嘘不已,特指示,将东北军区的9个警卫团(包含军区警卫团)的第一连补充17师。当时一个部队的警卫一连都是最能打的连队。
三战四平结束后,林彪问龙书金:“打四平你们一个营打一条街是怎么打的?”龙书金说:“一个班分成几部分,先打几颗手榴弹,爆破组趁着手榴弹的烟雾冲上去爆破,爆破成功后,突击组再上去。”林彪仔细地研究过17师的打法,总结出著名的“四组一队”的攻坚作战经验。
辽沈战役时,林彪下令6纵17师全师分乘8列火车从四平赶到阜新,参加攻锦。龙书金对林彪说:领导上让练好本领打长春,为什么一个劲往南开,感到不太理解。林彪十分严肃地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们17师是攻坚“夜老虎”,过去打四平时,搞了纵深爆破,打巷战有经验。这次攻打锦州市区,要搞掉范汉杰指挥所和第6兵团的指挥机关。17师是攻锦总预备队。总攻开始后,主攻部队打开了突破口,17师副师长李丕功带领49团由石桥子及其以东攀登入城,插入敌人纵深,控制了铁路南500多米的一条走廊,打过铁路,发展异常迅速,全歼铁路警备署守敌。49团沿中央大街、三保街、银行街实行迂回,分割穿插,俘敌千余。51团通过铁路向西发展,连续攻占锦州车站和竞技场,50团在团长孙干卿率领下,直插东北剿总锦州指挥所附近的纺纱厂和被服厂,歼敌千余,迫使范汉杰龟缩锦州老城,接着向敌暂编18师发起攻击,歼敌千余,迫使该部向城东北方向逃窜。在这次战斗中,17师歼敌15000人。
苏静中将回忆说:我军攻打锦州当天夜晚,林彪坐立不安,愁眉不展。约11点半,忽报17师攻下铁路局大楼(范汉杰的指挥所),林彪顿时精神振奋,面露喜色,当即口述电文,嘉勉17师:“部队投入纵深,发展迅速。望发扬‘攻坚老虎’的巷战威力,争取锦州战役全部胜利。”17师后称之为“攻坚老虎”,盖源于此。
1949年,龙书金升任43军副军长。
龙书金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在解放海南战役中,他一登陆,就发现一个连占领了老鹰嘴,如果海水涨潮,老鹰嘴就会与海南岛隔断,他当即命令这个连撤下来,并嘱通讯员鸣枪驱赶。须臾间,怒潮汹涌,奔腾而至,“老鹰嘴”与海南岛隔断。即刻,敌人两架野马式飞机亦投炸弹于“老鹰嘴”。他要给军部发报登陆成功,而译电员掉队了,龙书金让电台利用海边的电线杆子架起天线,用联络信号直接发出“登陆了”的报告。
龙书金带领先后登陆的三个团和琼崖纵队一部,在美亭附近包围敌252师一个团,结果遭到敌5个师的反包围,处境十分严峻。幸亏40军部队及时赶到,40军部队由外往里打,龙书金率43军部队反守为攻往外冲,才化险为夷。
据吴东峰文:当时龙书金在一大榕树下指挥作战。忽敌机飞掠而下,掷一弹,于树梢爆炸。将军无恙,耳震聋。后又闻“隆隆”声响,三驾飞机,一大两小,凌空往南而去。龙书金指大飞机曰:“薛岳逃跑了!”他挥手命令127师、128师勿与敌纠缠,迅速向海口、府城前进。解放海口后,经了解,薛岳确系22日乘飞机而去。人问龙书金:“怎么知道飞机上坐的就是薛岳呢?”答曰:“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的。”
1950年,龙书金升任43军军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7年到1962年,任广东省军区司令员,1959年入高等军事学院学习,1962年到1968年,任湖南省军区司令员。
文革期间毛泽东与周世钊谈话说:龙书金我不认识他,但是我知道他很能打仗,很会打仗啊!我知道他是十八勇士之一啊!
湖南省在文革中有两大派群众组织,以"工联"与"湘江风雷"为主的造反派,成员多是工人,尤以大工厂的产业工人为多,组织有方,人多势众。其时的政治方针则是反对省军区,因为省军区在1967年初曾动用军队镇压过造反派,还曾将全省近万名造反派的骨干抓起关进了监狱。
    另一派则是以湖南省八大高等院校的大学生红卫兵组织"高司"为主,加上部份工人。"高司"红卫兵原本是湖南最早的造反派,是湖南造反运动的始作佣者与发动者。只是因为在如何夺省委的大权问题上与"湘江风雷"等工人造反派发生了分歧,后又得到奉命出来"支左"的省军区的有力支持,于是,"高司"便采取了与“工联”、"湘江风雷"等组织对抗的强硬立场。由于这个政治立场,"高司"也就得到了持保守态度的工厂企业的大多数党、团员们的支持,因而,使"高司"蒙上了"保守派"的色彩。
1967年2月8日,在龙书金、刘子云的指挥、支持下,由"高司"、"公检法"等12个组织发起成立“湖南省红色造反者联合筹备委员会”。 "省红联"的任务就是彻底摧毁"湘江风雷",筹备和实行夺取湖南省委和省府的大权。
47军主要负责人黎原、龙书金到北京向毛泽东汇报湖南文革动态和三结合组建新班子的时候,毛泽东听罢,说:“湖南有的人就不能打倒,比如华国锋,他就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经得起考验的同志,基层工作经验丰富,有头脑,理论水平也行,这样的人我看还是要结合进去,左中右,我看华国锋还是左派嘛。”
    "省红联"于3月29日,向中央上报了"三结合"的名单,草拟了《夺权公告》。"三结合"的夺权名单为,军方:龙书金、刘子云等7人;领导干部:万达、华国锋、孙国治、李照民、郭森等5人;工人:刘秀英、刘正良、唐兴国3人;农民:毛泽容、罗迭开、欧国轩3人;学生:詹先礼、黄绍贤、谌善山3人;另还有民兵、政法、新闻、省委机关干部代表等5人。省军区指导支持下的"省红联"和"高司"遭到了大部分老造反组织的反对,经过了半年的争斗。
1967年5月,龙书金给詹才芳来电话,请求军区派一名首长到长沙,帮助他做好稳定军队的工作。龙书金说,前几天在军区党委扩大会上,曾把湖南情况向刘兴元作了汇报,请派领导同志到湖南,但没有得到同意。詹才芳接龙书金报告后,第二天就向刘兴元汇报,刘对詹说:“广西告急,广东告急,你不是不知道,湖南还有谁去,你身体不好,能去吗?”詹才芳说:“现在湖南问题是军内支左不统一,三驾马车各搞一套,龙书金统一不起来,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如果没有人,我去几天吧!”经刘同意后,5月22日詹才芳前往长沙,
召开了有湖南省军区、47军、长沙政干校的领导会议,听取汇报,分析形势,针对支左中存在的问题,重新调整充实了湖南省支左的领导小组,解决了省军区与政干校的紧张关系,对少数同志派性严重问题进行了批评教育。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细致的工作,湖南省军区机关涣散,干部不听指挥,领导不负责不管事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7月27日中央表态支持"工湘派"后,"省红联"自动解散。8月,湖南省军区被中央文革定性为“犯了方向路线性错误。”整个湖南省,尤其是长沙、湘潭、株州、衡阳等城市社会大乱,造反派组织掀起了一股反军、乱军的恶浪,矛头直指湖南省军区、各军分区、县、市、乡、镇武装部。省军区机关被造反派进驻,10几个军分区机关被造反派冲击,绝大多数县、市武装部瘫痪了。龙书金被群众揪到北京批斗,后经詹才芳及时向周恩来总理报告,才得以放回。
10月9日,周恩来在武汉接见湖南造反派代表时说:把龙书金拿掉,你们来当司令员行吗?“揪军内一小撮”提错了,到处抓一小撮,广州抓黄永胜、南京抓许世友……湖南抓龙书金,我们说一旦有事,我们还要这些人带兵上战场的,龙书金同志还是要当司令员的。龙书金同志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打仗是很勇敢的。当兵打仗的容易急,龙书金打仗很勇敢,但就是处理问题急,不调查清楚就处理。毛泽东后来说过:龙书金可以做工作,争取留在那里(指湖南省),如果继续犯错误就不能留。
1968年4月龙书金任湖南省革命委员会第一副主任,8月,龙书金调任新疆军区司令员。
      文革开始后,群众组织夺了新疆自治区党委的权,1967年2月中央指示新疆军区党委代行自治区党政权力。当时新疆两派对立严重,驻疆空军和新疆军区在“支左”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1968年9月5日成立新疆自治区革委会,龙书金出任主任。
1968年10月31日,毛泽东在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闭幕会上的讲话时说:新疆,我讲过你们那里团结起来,你们那里还有些问题。哪个是龙书金?你还是我的老乡咧。还有王恩茂。你有些作法很笨,到飞机场搞欢迎那一套干嘛呀?结果搞的一派赞成,一派反对。总有人给你出主意,摇鹅毛扇子的。
1969年,龙书金当选九届中央委员。《共和国之战》一文记载:“九大”期间龙书金赴京与会时,林彪对龙书金说:中苏之间的矛盾完全是因为争夺国际共运领导权引起的,即使有一些边境摩擦,尚不至于酿成大战。另外,从苏军的兵力部署上也可以证明这一点。林彪说:还是有一点边境纠纷好,可以提高军队的威信,加重几个军区司令员在中央领导层的分量。
周恩来当时规定:有关边界的纠纷一旦发生,不管事件的大小,管辖哨所必须一式三份,用电报直发军分区、军区和北京外交部。1969年4月,中央军委给龙书金发了电报,报文中特别说明,毛泽东最近指示:“西北可能要出问题。”要龙书金早做部署。由于林彪的交底,龙书金草签了个名字,便将电报放进了文件柜,未对下传达。进入6月,关于外交纠纷的报告沓至纷来,有时一天多达20余份。龙书金擅自下了一道命令:“此后一般性的外交纠纷,可逐级报告,本级能处理的,可不必报告上级。”
8月10日,北疆军区副司令员任书田到塔城军分区检查工作,塔城军分区政委王新光汇报工作时谈到最近对面苏军调动频繁,夜间可听到坦克的轰鸣声,怀疑苏军有阴谋。任书田副司令员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新疆军区司令部。
8月11日,中国军队在两国边防军经常会晤的巴克图哨所悬挂起红旗,这是邀请对方司令官进行会谈的信号。然而,红旗悬挂了一天,苏军的赫尔丘上校、安泽菲洛夫中校、巴什捷夫中校,谁也没有露面。
8月12日,新疆军区作战部部长盂魁武接到塔城军分区再次来电,认为苏军行动反常,马上报告了龙书金。龙书金弃置一旁,没有答复。当晚,王新光政委又电话直要新疆军区作战值班室,报告当面苏军可能有重大的行动。请示明天的例行巡逻可否取消。
值班参谋回答:军区首长已接到你们的报告,但对取消例行巡逻一事没有明确指示。
8月13日上午8时,按照规定,副连长杨政林率领三排37名官兵,执行例行巡逻任务,遭到苏军300多人在飞机和坦克掩护下的伏击,杨政林等38人全部牺牲,等到中国陆军第8师的一个团携带轻重武器,从60公里外的巴克图据点赶来时,战斗早已结束了。
半个月之后,为了弄清事件真相,中央军委调查组来到了乌鲁木齐,先后调查了司令员龙书金、政委王恩茂、副司令员赛福鼎以下近百人。塔城军分区政委王新光、参谋长南仲周认为,事件发生前,苏军调动频繁,情况异常,这些情况多次向军区司令部值班室汇报过,有电话记录可以做证,汇报中曾多次要求暂停巡逻,但上级都没有答复。北疆军区副司令员任书田说:“接到塔城军分区的报告后,我们是慎重研究过的,并且有情况不明暂不巡逻的决定,但上报军区后,一直未接到批复,不得已只好让值勤分队继续巡逻,为了此事,赵副司令员曾亲自打电话找到龙书金,并且吵骂了一通。”新疆军区作战部科长宫为友、政治部保卫科科长岳耀礼说:塔城上报的情况我们都已知道,作为参谋人员,我们也同意暂停巡逻,但是给领导汇报后,却没人理睬。新疆军区作战部部长孟魁武说:“为此事我曾专门请示过龙书金司令员,司令员让我报告北京外交部,让他们拿意见。由于事关重大,在外交部没有明确答复前,我不敢擅自下令停止巡逻。”
再查北京外交部,外交部答复:值班人员已回电,关于边防部队的巡逻间隔,巡逻路线,可由新疆军区自行确定。 据说林彪事后大发雷霆,痛斥龙书金:你有失我国威!有失我军威! 1971年5月龙书金担任中共新疆自治区委第一书记。 1972年7月16日,中发[1972]26号文件:“龙书金同志站在以林彪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一边,上了贼船,陷的很深,坚持资产阶级立场,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转移斗争大方向”,龙书金被免职。 1988年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003年逝世,享年93岁。《人民日报》发表讣告称:龙书金“坚持从严治军,为加强部队的全面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和巩固国防做出了贡献。” (与江勇合编 第十一稿)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7-3-13 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扯淡,站在林一边就是资产阶级立场,站M一边就是正确,,无非宫廷权利斗争而已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7-3-13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于山东平原县扫荡。龙书金将军与警卫员追击逃敌进一大户家。院子里有两个地窖,急将枣树刺子搬开,钻进地窖。进后方发现窖门没关,此时,日本兵已敲门。将军心想,此命休也。
===========================
俺的语文看来是体育老师教的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7-3-15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国将领太多能征惯战的了,文革一下搞死搞蔫一批也好,要么都是动乱因素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7-3-15 17:04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铁列克提算是黑点了,军委和总参都有提醒,就是不放在心上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7-3-17 14:47 超大游击队员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军部队参谋长 发表于 2017-3-15 17:04
铁列克提算是黑点了,军委和总参都有提醒,就是不放在心上

铁列可提,新疆军区是有准备的,巡逻队以外安排了多个制高点,动用了一个连的人。只是苏联直接上火炮覆盖,下了死手。这是龙书金低估了苏联方面的决心。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短臂将军”——龙书金

蓝军部队参谋长 发表于 2017-3-15 17:04
铁列克提算是黑点了,军委和总参都有提醒,就是不放在心上

当时他听了林总的话,认为打不起来,大意了。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发表于 2017-3-20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百度来的吗?也不整理一下,乱糟糟的,还重复。
最具影响力军事论坛-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欢迎你!超然物外,有容乃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超大军事

本版积分规则

存档|监狱|手机|联系|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声明:论坛言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立场

Powered by Discuz © 2002-2017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CJDBY.net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128905500)

最具影响力中文军事论坛 - Most Influential Chinese Military Forum

GMT+8, 2017-3-28 23:55 , Processed in 0.09851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